下拉阅读上一章

番外篇

  最快更新重生后嫁给三叔 !

  番外篇

   第一百四十六章

   她早已不是懵懂的小女孩, 一下就明白了表哥为何流鼻血,她一张脸红得滴血。

   康儿眨了眨眼, 纤长的眼睫扑闪扑闪的, 白嫩的小手来到了郑菲凌额头上,“娘亲,你身体不舒服吗?”

   郑菲凌握住了他的小手, 脸颊仍旧一阵滚烫, “没有,不早了, 康儿早点休息吧。”

   婇瑕偷偷笑了笑, 被主子瞪了一眼, 才含笑牵住了康儿的小手, 将人哄走。

   翌日清晨, 郑菲凌让婇瑕和护卫们将康儿送去了李府, 她难得偷闲,便作了会儿画,谁料这时, 却见姨母身侧的丫鬟来了她这儿, 给她送了一盒糕点。

   这家糕点, 郑菲凌一直很喜欢, 姨母时不时就会给她送来一盒, 此刻望着这盒糕点,她心底却升起了疑虑, 姨母根本不爱吃糕点, 这糕点当真是她让人买的吗?

   不止糕点, 还有城南的卤凤爪,康儿一向爱吃, 姨母也托丫鬟送来许多次。

   郑菲凌越想越心惊,有好多次,她去姨母院中时,表哥也会带回来不少东西,郑菲凌心中多少有些乱,面前的糕点,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

   她抬眸时,眼中含了一丝笑,道:“今天康儿不在,早上婇瑕在街上也买了一盒他们家的糕点,我一个人也吃不完,你替我谢过姨母,把糕点给表哥吃吧。”

   这丫鬟怔了一下,“爷不爱吃糕点,姑娘还是留下吧。”

   郑菲凌笑道:“这不是怕浪费嘛,表哥只是不爱吃甜食,这家糕点软糯香酥,并不甜腻,你带回去让表哥试试,说不准他喜欢呢。”

   她只好带着糕点离开了。

   这丫鬟名唤春桃,她拎着糕点来到陆锦泽这儿时,陆锦泽正在书房内,他一眼就扫见了她手中的糕点,“她没收?”

   丫鬟没敢抬头,老老实实将郑菲凌的话交代了一遍。

   陆锦泽微微颔首,让她退了下去,他望着糕点却有些出神,他自然清楚她在撒谎,这家糕点铺子,实际上过了初七才开业,他今日之所以能买到,是特意出了高价,店家才给做了一些。

   除了他,店家根本没接待旁的客人,她又哪里买得到糕点,她分明是察觉到了糕点是他送的,不想收,才找的借口。

   饶是清楚,她需要时间,见她委婉地拒绝时,陆锦泽还是有一瞬间的失落。

   *

   李府,康儿在丫鬟的陪同下,先向曾祖父与祖父等人拜了一下年,才被赵氏带到她院中,整个李府,康儿跟赵氏最亲,她拿出好吃的时,康儿也没与她客气,开开心心吃了起来。

   李徵自然也来了,他陪康儿玩了一会儿,就打听了一下郑菲凌的事,先是问他,“你母亲最近怎么样?”

   随后又问,“有人向你姨母提亲吗?”“你母亲跟谁走的比较近?”

   每次见面他都喜欢问来问去的,有好多问题,康儿根本不知道怎么回答,康儿很不喜欢这样,小眉头拧了拧,朝祖母伸出了手。

   赵氏给他使了个眼色,“哪儿那么多问题,康儿好不容易来一趟,你就不能多陪陪他?”

   李徵有些沉默,半晌,才勉强笑了笑,对康儿道:“父亲陪你下棋好不好?”

   康儿同他下过一次,他下着下着就会走神,半天也走不了一步,康儿不喜欢同他下,小脸埋到了祖母怀中,只冲他摇了摇头。

   赵氏摸了摸康儿的小脑袋,等小家伙离开后,赵氏才一脸失望地对李徵道:“你多大的人了?还用我劝你吗?已经弄丢了媳妇,难道连儿子你也想弄丢不成?”

   李徵抿了抿唇,脸上不自觉闪过一抹羞愧。

   康儿回到自己家时,才彻底放松下来,他虽然很想祖母,每次去了李府,还要见曾祖父、父亲等人,他精神一直紧绷着,直到此刻,才放松下来,开开心心扑到了母亲怀里,他在郑菲凌怀里打了个滚,“娘亲,咱们去找舅舅和姨姥姥吧?”

   他很喜欢往隔壁跑,郑菲凌以往都陪着他,在她心中姨母跟母亲没什么分别,哪两天若是去得不勤,姨母还会亲自过来。

   因为表哥的缘故,她有些不敢过去,去了两人势必要见面,只是想起康儿的话,她就浑身不自在。

   她道:“今日不去了好不好?娘亲有些累了,改日再带你去。”

   康儿乖乖点头,还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娘亲,你起热了吗?”

   郑菲凌摇头,将小家伙抱到了怀中。

   第二日,康儿想去隔壁时,郑菲凌依旧没陪他过去,一连三日娄氏都没瞧见她,她还以为郑菲凌身体不适,亲自过来瞧了瞧她,她过来时,郑菲凌正在看账本,瞧着气色还算不错。

   娄氏这才放心,笑道:“康儿说你有些累,怎么又看起了账本?”

   郑菲凌将她拉到了榻上,“没什么事就看了看,姨母快坐。”

   “没什么事怎么也不往姨母那儿去了?谁惹我们菲凌心烦了?”

   郑菲凌神色一僵,虽仅有一瞬,却被娄氏捕捉到了,娄氏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隐约猜到了什么,她也没久坐,回去时,就去了陆锦泽这儿。

   快到他院中时,天边竟又飘起了雪花,她们没撑伞,丫鬟“呀”了一声,道:“还好下得不大。”

   这是今年的第三场雪,雪确实不算大,落在地上,就化为了雨水,地上逐渐潮湿了起来。

   陆锦泽也瞧见了空中的雪,正欲让小厮关窗时,就听到了丫鬟的声音,他起身站了起来,亲自拿了把油伞,走了出去,“母亲,您怎么来了?”

   说着就亲自撑开了油伞。

   娄氏笑道:“这么大点雪,哪里值当撑伞。”

   她有头疼、头晕的老毛病,陆锦泽怕她淋了雪,又不舒服,两人进屋后,娄氏才将丫鬟屏退,“菲凌知晓你的心意了?”

   陆锦泽掀眸看了她一眼,轻轻摇头。

   娄氏嗔道:“你们一个个的,还想瞒着我不成?你怎么打算的?真不需要母亲帮忙?”

   陆锦泽自然不希望她帮忙,他只想靠自己打动她,一日不成,那就一个月,一个月不行,那就一年,感情的事,他不希望母亲掺和进来。

   毕竟是自己一手带大的,娄氏一眼就看出了他的心思,她叹口气道:“罢了,我也不催你了,你可得抓紧点,我跟康儿一样,还等着抱小孙女呢。”

   她这话一出,陆锦泽耳尖不由有些烫,只觉得鼻尖又有些发痒。

   晚上,他再次梦到了她,这一晚是他们的洞房花烛夜,他挑开红盖头后,对上的正是她娇羞的容颜。

   她时常入他的梦,以往顶多梦到两人会成亲,今日却梦到,自己竟将她压在身下,一寸寸吻着她的肌肤。

   陆锦泽醒来时,呼吸都有些凌乱,他眸色暗沉,眸底闪过一抹令人心惊的独占欲,半晌,才吐出一口浊气。

   后半夜,雪才稍微大了些,第二日,雪就彻底停了,太阳出来后,不过一上午,屋顶上的雪就融化了大半。

   一直到初七,赵霈真才寻到时间过来,他本想先讨好讨好这个大舅子,却不料,得到的仍旧是他的冷脸,被赶走时,赵霈真还有些委屈巴巴的,只觉得他忒难讨好。

   他哪里知道,陆锦泽也在想着怎么讨她欢心。清楚她喜欢李老夫子的画,他又费了点功夫,才寻到一幅他的墨宝,随即就让人给她送了过去。

   仔细算起来,两人已好几日不曾见过,几乎每一晚,她都会入她的梦,陆锦泽不想唐突她,却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梦境,白日的那些克制,一到夜晚,就会变本加厉地失控。

   郑菲凌收到画时,心情有些复杂。

   她每年都会收到他的礼物,每一样都是她极其喜欢的东西,她几乎不敢去想,他究竟是何时对她有意的,瞧见这幅画时,她终究还是没收。

   她累了,不想再成亲,也给不了他想要的感情,自然不想耽误他,只希望她的拒绝,能够令他尽快清醒。

   她本以为她接连拒绝两次,表哥就会明白她的意思,谁料,他竟是亲自来了她的住处,婇瑕进来通报时,眸中满是促狭的笑,郑菲凌被她笑得无端有些不自在。

   他毕竟是她的嫡亲表哥,对她那么好,郑菲凌自然狠不下心不见,她叹息了一声,道:“让他进来吧。”

   婇瑕偷偷乐了乐,这才将陆锦泽放进来。

   他身材高大,甫一进来,就挡住了大片阳光,郑菲凌原本在绣手帕,她放下了手中的针线,“表哥快坐吧。”

   陆锦泽并未坐下,而是将手中的画,又放在了书桌上。

   他低声道:“灵儿,我不会逼你做选择,你若觉得不自在,就还当我是兄长,直到你愿意为止,在此之前,表哥不会勉强你,我只希望,你还跟之前一样,别拒绝这些东西成吗?这本就是为你寻的。”

   微风拂过她耳边的碎发,吹得她脸颊痒痒的,郑菲凌很想伸手抓一下,硬是忍了下来。

   她虽未看他,却能察觉到他的目光一直落在她身上,专注又诚恳。

   郑菲凌心中乱得厉害,她哪能一边接受他的好,又一边将他当成兄长。

   她低声劝道:“表哥,你这么好,值得更好的姑娘,你就算真对我有意,也肯定是身边没有认识的姑娘,一时会错了意,等你遇到更好的姑娘,你就会明白,真正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等天气暖和一些,我就帮着给你引荐几个好不好?你肯定会遇到更适合你的。”

   说到最后,她才看向他,目光澄清而包容。

   陆锦泽薄唇微抿,漆黑的眸底定定望着她,眸中的情绪浓烈到几乎让她几乎喘不过气,就在她紧张地想移开目光时,就听到他说:“旁人再好也不是你。”

   他淡淡解释道:“我并非一时兴起,早在你十四岁那年,我就想娶你为妻,因出了点事,怕连累家人,我和母亲才离开京城,这些年,我迟迟不肯成亲,也是因为只想要你。”

   郑菲凌瞳孔不由一缩,内心大受冲击,万万没料到,他竟是因为她才拖到现在。

   陆锦泽还是首次剖析自己,他低声道:“灵儿,之前不想说这些,是怕给你造成心里负担,我不需要旁人,除了你,也不会娶任何人,你若想一个人,我可以永远当你的兄长,只远远守着你就成,别再提引荐的事,成吗?”

   郑菲凌心中乱成了一团,眼眶也无端有些发酸,只觉得,他怎么这么傻,她哪里值得他如此。

番外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