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番外篇

  最快更新重生后嫁给三叔 !

  番外篇

   第一百二十三章

   黄公公很快就抵达了武安侯府, 得知是给安翼和李洺倩宣旨后,郑氏微微一怔, 她虽担心李洺倩的身体, 这毕竟是圣旨,她对丫鬟道:“你去通知一下他们,将人尽快喊来。”

   黄公公笑道:“夫人不必喊世子夫人, 皇上和皇后娘娘特意叮嘱了奴才, 世子夫人因身体不适,可免去接旨, 让世子接旨就行。”

   郑氏赶忙谢了恩, 府里有圣旨, 接旨的自然不止安翼一人, 除了李洺倩尚未出来, 其他人都恭恭敬敬随着安翼, 一起迎接的圣旨。

   听到圣旨上的内容时,众人都有些反应不过来,安翼原本就是安国公世子, 日后是要袭爵的, 如今却突然被封为了侯爷, 古往今来, 这可是头一例。

   郑氏心中满是惊喜, 她已打定了主意,不让女儿回安国公府, 可一个出嫁女, 若一直住在娘家, 时间久了,难免要被人笑话, 她正忧心忡忡着,皇上就赏给他们一个侯府,还将她封为了一品诰命夫人。

   搬去新府邸,意味着日后,李洺倩不必再与安母抬头不见低头见,晨昏定省也免了。

   这自然是天大的好事。

   郑氏心中清楚背后定然有皇后娘娘的手笔,她万分感激,赶忙随着安翼一道谢了恩。

   将黄公公送走后,郑氏才扫了安翼一眼,他略微垂着眼睫,侧脸略显严肃,让人窥不出真实情绪。

   郑氏清楚,他心中必然不好受,国公夫人毕竟是他的母亲,因为她,他却险些丢掉孩子,若搬到新府邸,日后母子关系也不知道能否修复。

   察觉到郑氏的目光,安翼才抬眸,他阅人无数,自然猜出了郑氏的心思,说起来,郑氏之所以能将李洺倩教得这么好,也跟她性子纯善有关。

   安翼也没多说旁的,只正色道:“能搬到新府邸是好事,日后洺倩就是当家主母,不过洺倩肯定想在家里多住一些时日,只怕还要继续叨扰岳父岳母一段时间。”

   裴邢赏赐的府邸,离武安侯府不算远,面积也不算小,亭台楼阁样样不缺,安翼清楚,新府邸再好,对李洺倩来说,终究比不上自己娘家。

   郑氏道:“都是一家人,说什么叨扰不叨扰的,先让她养好身体最重要。”

   李洺倩有孕在身,在娘家多住一段时间,无可厚非,安翼却不便多待,起码明面上不行,收到圣旨后,他先去看了李洺倩一趟,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她。

   李洺倩闻言,不由怔了怔,“皇上怎么突然赐你侯爷之位?”

   不等安翼回答,李洺倩就猜出了原因,“是皇后娘娘的意思对不对?”

   她又忍不住红了眼眶,这次却是因为感动,她喃喃道:“娘娘肯定是为了我,才求到皇上跟前。”

   安翼吻了吻她的泪,“别哭,搬出去是好事,你与母亲本就处不到一起,与其这般辛苦,不若分开住。”

   李洺倩将脸颊埋入了他怀中。

   她没有再说旁的,只紧紧搂住了他,她自然清楚,搬去新府邸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她忍不住道:“夫君,你若不想搬,我……”

   不等她说完,他就竖起食指,抵住了她的唇,认真道:“你不必因为我勉强自己,在我面前,你不必太懂事,倩儿,我只希望,你还能像出嫁前一样无忧无虑的,有你和孩子的地方,对我来说就是家,选择你并不意味着,我彻底舍弃了安国公府,想他们时,我随时能回去看他们,你不必不安。”

   他有一双极为漂亮的桃花眼,此刻,眸中满是深情,被他这么注视着,李洺倩只觉得心中涌起阵阵暖流,熨贴极了。

   她很庆幸,能够嫁给他,哪怕婆母不善,两人的相处,也给她带来许多压力和痛苦,她也不曾后悔,遇见这么好的他。

   李洺倩乖乖点头,伸手环住了他的腰,“咱们何时搬走?”

   安翼道:“在这儿多住一段时间吧,等你养好胎再走不迟,有岳母陪着你,我也放心。”

   李洺倩鼻尖有些发酸,忍不住闷闷道:“夫君,谢谢你。”

   “傻丫头,跟我道什么谢?”

   安翼伸手顺了一下她乌黑的发丝,他一整日都有些难受,既心疼她的遭遇,也怕她会迁怒自己,从此与他生疏。

   结果呢,她不仅不怪他,竟还感谢他。安翼从未见过这么傻的姑娘,傻到让他心口一阵发疼。

   他低头吻了吻她乌黑的发丝,哑声道:“你再躺会儿,先养好身子再说,旁的什么都别想。”

   李洺倩乖巧颔首。

   安翼这才去新府邸看了看。

   新府邸才刚刚建成,本是先皇为三公主所建,待她成婚时,将其赏赐给她,可惜不等她及笄,先皇便已去世,三公主又是大皇子的嫡亲妹妹,裴邢本就厌恶大皇子,大皇子又曾打过钟璃的主意,他登基后,自然没将这座府邸赐给三公主,如今倒是便宜了安翼。

   安翼进去逛了一圈,对新府邸自然满意,他又让人按李洺倩的喜好,布置的主院,他原本就不想要什么姨娘,府里那两个“姨娘”,他也不打算带来,就没管前院后院,打算让李洺倩与他一道住在主院。

   他简单看了一下,就回了安国公府,让小厮将他们的婚床、衣柜一类,都搬去了新府邸,这些东西皆是他大婚时,让人新打的,他与李洺倩用了近三年,已有了感情,安翼自然不想丢弃。

   吩咐完小厮,他就去了老太太的住处,他之所以随着李洺倩一起离开,纯粹是想让母亲长长记性,当时走得匆忙,也没来得及跟老太太多说。

   安翼原本还怕老太太怪他冲动,谁料,他过来时,瞧见的竟是她在让人收拾行李,他的母亲则讪讪站在院中,眼睛再次哭红了。

   安翼进门时,还听到母亲在苦苦哀求,“娘,儿媳已知道错了,您就留下吧,我和国公爷尚在,哪能让您搬去侯府,外人若知晓了这事,岂不是要戳断我们的脊梁骨?您就算不心疼儿媳,也心疼一下您儿子好不好?”

   老太太一个眼神都没给她,闻言,不耐烦道:“现在怕被戳断脊梁骨?想给翼儿娶平妻时,你怎么不怕?孙媳妇有孕在身,我放心不下,怎么就不能搬去?你甭拿旁的绑架我,我心疼不心疼我儿子,他自个心中有数,成了,别杵这儿碍事。”

   她这话说得毫不客气,这些年,安母何曾被这般对待过,老太太一贯宽和,平日不管什么事,都睁只眼闭只眼,两人连红脸的次数都少,安母年轻时,也没被立过规矩,此刻老了老了,却被婆母这般落面子,她心中自然不好受。

   瞧见安翼时,她才赶忙抹了抹眼泪,眼中多了一丝神采,这抹神采很快就变成了小心翼翼,“翼儿,你回来了?你快劝劝你祖母吧,哪有儿子尚在,老太太跟着孙子的。”

   安翼下颌绷得很紧,那张常年带笑的脸,也没了笑,神情显得异常严肃,扫到他的脸色时,安母心中无端打了个突。

   安翼道:“祖母想搬去侯府?”

   老太太道:“嗯,搬吧,待在安国公府,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我就稀罕倩儿,她都走了,我还留这儿作甚?”

   这话一出,安母的脸犹如菜色,老太太才不管她,继续指挥人收拾,安翼也没劝她,她自打摔断腿后,身体大不如之前,如今这个岁数,过一天少一天,安翼自然希望,她能开开心心的。

   他道:“有祖母陪着,倩儿也能开心许多,祖母喜欢水,一会儿让丫鬟将您的东西,搬到水榭旁,那儿恰好有一座宅子,登上阁楼,既可赏水,离前院也近,届时,也方便倩儿去探望您。”

   老太太脸上总算添了丝笑,“好好好,就住那儿。”

   安母闻言,一颗心止不住地发慌,“翼儿,你怎么不劝你祖母?她若真搬走了,你父亲肯定恨死我。”

   她眼眶红得厉害,模样也十分狼狈。

   安翼这才淡淡道:“她老人家想搬,我为何要劝?与其郁郁寡欢地留在安国公府,不若让祖母开心些。”

   安母见劝不住,只得让人给安国公传了个信。

   安国公才刚到兵部没多久,屁股底下的座位还没暖热,小厮来寻他时,他不由蹙了蹙眉,“又怎么了?”

   见他脸色有些难看,小厮心中有些打鼓,他连忙恭敬回道:“老太太想搬去侯府,夫人劝不住,才让小的跑了这一趟。”

   安国公多少有些心累,忍不住揉了揉眉心。

   他自然清楚,他娘跟自家夫人,这些年,根本没处出太多感情来,两人在一起时,也没什么话说,向来有种“井水不犯河水”的感觉。

   自打儿媳妇入府后,他娘脸上的笑才多了不少,哪怕嘴上不说,安国公心中多少有些埋怨安母,怪她识人不清,因为一个陆辞,害得儿媳险些流产也就罢了,如今将老太太也气走了。若没有“平妻”之事,好好的一个家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他坐着没有动,神色也寡淡疏离,让人猜不出他在想什么,小厮忍不住开口道:“爷,您不回去吗?”

   “不回,我还有要事要忙,让夫人自己看着劝吧。”

   安国公自然清楚,老太太有多倔,她如今心意已决,就算他回去,又哪里是他劝得住的?他也不想劝,母亲跟儿媳住在一起时,分明更欢喜。

   他若回去,她势必要逼他去劝,安国公实在有些疲倦。

   见安国公没有回来,安母一颗心彻底沉入了谷底,饶是她向来不参加什么宴会,也甚少与贵妇们打交道,心中也清楚,老太太一搬走,必定会有长舌妇在背后嚼舌根,少不得要说她不孝,才没能留住老太太。

   她要强一辈子,如今四十岁了,名声却要被毁。

   老太太走后,她晚膳也没用,一直枯坐在椅子上,心中异常难受,只觉得偌大的安国公府,仅剩下她自己,孤零零一人。

   老太太若在,儿子肯定隔三差五的回来,如今老太太一走,安母几乎不敢想象日后的生活,名声保不住也就算了,母子关系也彻底要破裂了。她不明白,一下子怎么变成了这样,忍不住捂脸哭了起来。

   夜晚,安国公归来时,她还在哭,她哭得没一点声音,只能瞧见肩膀在颤,安国公多少有些心疼,他缓步走了过去,低声道:“别哭了,会慢慢好起来的。”

   安母瞧见他,才抬起头,她多少有些怨他,怪他没有回来,他若能劝住老太太,她又岂会这般无助,她忍不住哭着责备道:“人都走了,还怎么好起来?难不成要让我厚着脸皮,日日往侯府去吗?你早干嘛去了?你若将老太太留下,又岂会变成这样?”

   安国公不由愕然,显然没料到,她竟会怪他,他拧着眉没有说话,只静静打量着她。

   老太太去了侯府,实际上,对她反而有好处,她若愿意日日去给老太太请安,总能找机会与儿媳修补一下关系,儿媳心软,只要她肯放下架子,不说能恢复如初,起码能好上许多。

   如今看来,她许是从未想过,与儿媳修复关系。

   安国公只觉得面前的人,是从未有过的陌生。实际上,这些年,不仅母亲与她关系冷淡,他们夫妻之间何尝不是?他愿意宠着她,包容她,她呢,一直高高在上,每日都活在诗词歌赋中,对他的关怀也少得可怜。

   之前,安国公一直觉得,是她性子冷,从不曾介意过,如今想想,她对陆辞的关怀,对陆辞的无条件信任,他只觉得齿冷。

   若是心中有他,有这个家,此刻,她又岂会是这般态度?只怕直到现在,她都没意识到,她究竟有多对不起儿媳。

   对上他凌厉的目光时,安母才不由瑟缩一下,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爷,妾身不是这个意思……”

   安国公打断了她的话,“你也不必厚着脸皮,往侯府去,也没人希望你去,日后老实待在府里,勿要惹事就行,否则,安国公府只怕也容不下你。”

   这话,不可谓不重,安母彻底僵住了。

   安国公说完,就转身离开了,他的背影,在夜色中,显得异常孤寂,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又吐出一口浊气来,心中才没那么堵得慌。

   安母眸中满是不敢置信,不懂他怎么会说出这番话来,什么叫安国公府也容不下她?

   她一时只觉如坠冰窖。

番外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