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56章

  最快更新重生后嫁给三叔 !

  第056章

   第五十六章

   钟璃不太理解他为何生气, 忍不住反问道:“难道三叔希望,人人都骂我未婚失贞, 不懂礼仪廉耻吗?”

   府里的丫鬟和护卫, 有不少是新买的,是否忠心还有待验证,钟璃并不想冒险。

   裴邢被她问得更加不悦了, 他又不能不在乎她的名声, 这个认知,让裴邢又烦躁了几分。

   钟璃踮记脚尖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哄道:“三叔也不希望我被骂对不对?很快的, 我先过去, 等一刻钟三叔再来就行, 小时候我就想骑马, 可惜父亲早早便没了, 母亲又不会,我一直想学,根本没人教, 三叔教我好不好?”

   裴邢依然蹙着眉, 直到少女又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 他才撸了一下她的脑袋, 板着脸道:“一起去。”

   勉强同意了清场。

   秋月离开后, 钟璃才将骑装翻出来,她换衣服时, 他却没有出去的意思, 钟璃只得忽视了他的存在, 好在现在天气不算特别热,只需脱掉襦裙就行, 里面还有里衣和亵裤。

   钟璃换好,才转过身,她还是头一次穿骑装,忍不住瞧了一眼镜子,自然错过了裴邢眼中的惊艳。

   少女腰肢纤细,双腿笔直,穿上火红色骑装后,少了丝柔美,多了丝洒脱,衬得本就精致的五官,明艳中透着利索,恍若天上的骄阳,璀璨又耀眼。

   见并不丑,钟璃才松口气。

   这个马场虽不如花园大,却也不算小,在前院最东边,位置较偏僻,两人来到马场后,秋月已经让青叶将马匹牵到了马车内。

   府里一共有两匹马,这匹马皆是蒙古马,个头不算高,耐力比较好,还是青叶买来的,他也不懂马,就随便买了两匹。

   裴邢骑的是汗血宝马,乃大宛国名马,有钱都未必买得到,他自然瞧不上这两匹蒙古马,望着马儿的目光都带着一丝嫌弃。

   钟璃刚刚那番话倒也不是完全在哄他,她确实想过学骑马,当初在镇北侯府时,她仅学了琴棋书画,骑射完全不曾涉猎,京城的贵女,大多都这样,真正擅长骑术的其实很少。

   瞧见马儿,钟璃眼眸都亮了几分,看到她这个模样,裴邢对马儿的抗拒才少了几分,他选了一匹相对顺眼的,打算先带她熟悉一下马儿,他率先教了她一下怎么抚摸马儿,如何取得它的好感。

   他说话向来简洁,三言两语就将要点说了一下,说完,见钟璃依然在瞧着他,裴邢狭长的眉,微微一挑,“怎么?还需要我重复一遍?”

   钟璃连忙摇头,他讲述的时候很认真,虽只有寥寥数语,这么专注的模样,却是钟璃不曾见过的,令她诧异的,自然不是他的专注认真,而是,他竟然晓得如何取得马儿的好感,连怎么抚摸马儿都知道。

   钟璃原本还以为,就他这个脾气,只会征服,是那种骑上就跑的类型,不服,就多骑两圈。

   不得不说,钟璃其实猜对了,他驯服烈马时,一向是这么个过程,只管骑,才不会跟马儿培养感情,钟璃毕竟不是他,少女娇娇软软的,不教她点旁的手段,裴邢还真怕,她翻身上马后,马儿不肯听话。

   他还是凭借自己过耳不忘的本领,回想了一下,当初教他骑射的师傅,是如何说的。

   钟璃试着抚摸了一下马儿,马儿被她摸得很舒服,还拿脑袋蹭了蹭她,她忍不住弯了弯唇,惊喜地看向了裴邢。

   少女漆黑的眸,亮晶晶的,望着这个模样的她,裴邢一颗心竟莫名快了一拍,这一刻,他甚至想低头亲亲她的眼睛,他向来不懂克制,念头升起后,便已经低头将吻落在了她眼皮上。

   钟璃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她连忙伸手去推他,推完还赶紧左右看了一眼,见场内一个人都没有,才悄悄松口气。

   裴邢没在意她的态度,直接道:“我给你示范怎么翻身上马,你瞧清我的动作。”

   钟璃乖乖点头。

   他翻身上马时,动作十分利索,钟璃本以为轮到自己时,也会很简单,事实证明她想多了,虽特意换了骑装,她第一下却没能顺利上去。

   裴邢:“小心。”

   她一颗心怦怦乱跳,反应过来时,裴邢已及时扶住了她,这才没摔下去。

   她鼻尖满是他身上淡淡的清香。

   钟璃向来聪慧,之前不管学什么都很快,还是头一次这么笨手笨脚,她一张脸红得滴血。

   见她没事,裴邢紧蹙的眉,才舒展开来,“姿势不对,重新来。”

   钟璃又试了一下,这次虽爬了上去,却完全不是照他的动作上去的,爬到马上时,马儿恰好动了一下,她吓得花容失色,身体也连忙趴了下来,抱住了马儿的脖颈,“三叔!”

   马儿因为她的搂抱,抬了一下前蹄,钟璃吓得险些叫出声,紧紧搂住了它的脖颈,少女眼睫轻颤,最后甚至怕得紧紧闭上了眼睛。

   小模样又怂又好笑。

   裴邢忍不住勾了下唇,“松手,坐直,怕什么?”

   钟璃就是怕,见马儿站稳不动后,她才睁开了眼眸,边抱着马儿,边怂怂的看了裴邢一眼,“我、我不敢起来。”

   钟璃头一次发现,她有些恐高,哪怕马儿个头谈不上特别高,可坐到马上后,却觉得好高呀,双腿悬空的感觉,让她好没安全感。

   她可怜兮兮看着裴邢。

   裴邢真是败给了她,他干脆翻身上了马,坐在了少女身后,“像我一样,试着坐直。”

   钟璃乖巧哦了一声,正欲松开手,马儿却打了个喷嚏,吓得她又赶忙搂住了马儿。

   裴邢可没那个耐心一句句哄她,他拍了一下她的屁股,没好气道:“你是三岁小孩吗?这点高度怕什么?承儿都比你强。”

   钟璃本就觉得窘迫,被他这么一说,脸颊火辣辣烧了起来,她真想一怒之下,松开马儿的脖颈,可她还是怕,见他这般凶,钟璃气得眼泪险些掉下来。

   她咬了咬唇,恼火道:“你不想教,就回去,我也不稀罕让你教,你凶什么凶?”

   裴邢险些被气笑,只觉得上辈子欠了她的,他实在没那个耐心等她,直接俯身,去掰她的手,小手被他攥住后,钟璃吓得又闭住了眼睛,一颗心怦怦直跳。

   裴邢圈住她的腰,硬是带着她坐直了身体,他总算满意了一分,他拉了一下缰绳,马儿再次扬起了前蹄。

   他正欲带她骑一圈时,就见少女吓得呜咽了一声,身体往后一扭,死死圈住了他的腰。亏得她柔韧好,才能这样抱着他。

   马儿一扬蹄,钟璃要吓死了,颤颤巍巍道:“我、我不学了!你、你抱我下去。”

   裴邢又好笑又好气,又觉得这个模样的她,怂得实在可爱,他自然没听她的,反而拉住缰绳,带她奔驰了起来。

   马儿跑得很快,风从耳边刮过,钟璃吓得紧紧搂住了他的腰,见他不肯听她的,她还张口在他锁骨处咬了一下。

   这点疼对裴邢来说,自然不算什么,他勾了勾唇,又加快了速度,果然下一刻就听到了少女尖叫了一声,“三叔,呜,你,你慢点。”

   裴邢不肯慢,他训练属下时也都是以毒攻毒,他们越是怕什么,他就让他们做什么,这会儿也不例外,再说,这个速度对他来说,根本不算快。

   见她害怕,他就带着她疾驰,跑了一圈又一圈,唯一的例外,大概是训练属下时,他不会作陪,此刻,却一直陪着她。

   他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也不肯放慢速度,钟璃好气哦,又忍不住咬了他一口,在床上,被欺负狠了,她就会咬他,这会儿忍不住咬了他两口。

   他却依然没停,只是凑近她耳旁,道:“试着感受一下,你若不肯坐直,就一直骑下去。”

   钟璃好气。

   直到绕着马场跑了三圈,钟璃才悄悄睁开眼睛,适应后,惧怕才总算散去一些,又跑了一圈,她才试探着松开手。

   她还是有些怕,很怕马儿又突然扬起双蹄,她身体后仰,后背紧紧贴着他的胸膛,整个人都靠在他怀中,还是头一次巴不得一直跟他贴在一起。

   下一刻,他就低头咬了一下她的耳垂,“坐直。”

   他咬得又疼又麻,钟璃不自觉轻颤了一下,好气。

   她试着攥住了他的衣袖,一点点坐直了身体,下一刻身后就又传来了他的声音,“双腿夹紧马腹。”

   钟璃好想有珞瑜的身手,一脚将他踹下马背,然后足尖一点,就逃走,她心中恼他,却又不得不听他的。

   直到她没那么恐惧了,他才放慢速度,谁料,她刚适应这个强度,他就突然翻身下了马,马背上只剩一个钟璃,钟璃吓得又颤声喊了一声,“三叔。”

   她声音都带了哭腔,裴邢无奈,拉住了缰绳,只好牵着她溜了一圈,马儿晃晃悠悠行走时,钟璃一颗心才放回肚子里。

   虽然如此,她依然不敢下马,最后是被他抱下来的,下来时,她腿都是软的,裴邢真是服了她了,不得已将少女抱了起来。

   偏偏她竟还不安分,一直伸手推他,小声嘀咕着,“不行,不能让丫鬟们看见你!”

   裴邢手臂上的青筋跳了又跳,真想一下将她丢到湖水里,他终究是被她念叨烦了,足尖一点,跃上了树枝,身影在树枝间飞快穿梭着,钟璃吓得又连忙闭上了眼睛。

   等回到她的住处时,她那双小手将他的衣襟,攥得不成样子,他站稳后,她就“嗖”地一下从他身上滑了下来,那副巴不得远离他的模样,让裴邢一阵郁闷。

   钟璃比他还郁闷,只觉得他就是个疯子,还是听不懂人话的那种,真讨厌。

   她正生闷气时,却突然听到,院中传来了承儿的声音,“姐姐、姐姐,你刚刚去哪里啦?”

   承儿的声音由远到近,哒哒哒的脚步声也一声比一声明显,钟璃心跳不由加快了一分,她连忙伸手去推裴邢,裴邢拧着眉有些不悦地看着她。

   下一刻,就见少女冲他作了个揖,一脸的恳求,裴邢只得顺着她的意思,被她推到了床上,她连忙拉下了帷幔,还不忘将他的鞋子,收起来,藏在柜子底下。

   裴邢忍不住低骂了一声。

   一时没明白,怎么混到了这一步?

   他一张脸黑得瘆人。

   钟璃将他藏好时,秋月才堪堪拦住承儿,“小少爷,主子正睡觉呢,您等会儿再进好不好呀?”

   承儿压低了声音,“姐姐回来多久了?”

   刚刚承儿已经来了一趟,想让姐姐看看他的画,可惜秋月姐姐说,姐姐去园子里赏花去了,承儿没找到她,在外面玩了一会儿,才回来。

   不等秋月回答,钟璃就走了出来,“姐姐刚回来呀,有些困,正想睡觉呢,承儿找姐姐什么事?”

   承儿很乖,笑得眉眼弯弯的,“姐姐先去睡觉,承儿一会儿再来。”

   钟璃头一次不希望,他过来,“没事,姐姐一会儿再睡。”

   承儿歪着小脑袋道:“可一会儿就要吃午膳了呀。”

   钟璃:“姐姐不饿,可以晚会儿再吃。等会儿承儿和小香他们先吃吧。”

   承儿点点头,这才将画递给姐姐,“姐姐觉得好看吗?承儿自己画的!”

   他自己画着玩的,一幅画上有小孩,有小鹿,还有一间小屋子,想象力很丰富,画得也挺不错,还自己上了颜色,钟璃都被惊讶到了,根本没料到,他竟画得这般好。

   这还是钟璃头一次瞧见他作画,“全是你画的?”

   承儿骄傲的点头,因为秋叶姐姐、夏草姐姐和小香姐姐都夸了他,他才想拿给姐姐看。

   见姐姐也很惊叹的模样,承儿开心得不得了,“我再去画一幅,还要把姐姐画上。”

   钟璃嗯嗯点头,等他的身影消失后,她悄悄松口气,这才回到内室,掀开帷幔时,果不其然,对上了裴邢黑着的一张脸。

   钟璃摸了摸鼻尖,小声道:“这不是怕承儿瞧见你吗?三叔理解一下。”

   裴邢不想理解,他正欲说什么时,就听到院内多了一个丫鬟,丫鬟给秋月通报说,外面来了个武安侯府的丫鬟,过来提醒自家姑娘,明日便是端午节,让她别忘了之前一起观看赛龙舟的约定。

   秋月回道:“知道了,我会提醒姑娘。”

   裴邢和钟璃都听到了她们的对话,钟璃还是头一次跟朋友相约一起观看赛龙舟,自然没忘这事。

   裴邢一张脸,却更黑了,武安侯府四个字,让他脑海中瞬间跳出了李洺然的身影,他一把捏在了床头扶手上,扶手直接断成了两截儿。

第056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