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11章

  最快更新重生后嫁给三叔 !

  第111章

   第一百一十一章

   玉玺色泽温润, 质地上佳,跟舅舅的发簪色泽很近, 一向是瑞儿喜欢的颜色, 对肘子失去兴趣后,他顿时被玉玺吸引了目光。

   他伸出小胖手去捞玉玺,第一次是单手捞的, 没能拿起来, 又去双手去捞,他成功抱起玉玺时, 钟隐眸中不由闪过一丝欣慰, 同样欣慰的还有魏王。

   他之前中毒不醒, 昏迷近一个月, 魏王府的人皆以为, 他很难醒来, 最终是裴邢的人查出了他中的何种毒,又研制出了解药,老爷子老当益壮, 如今已彻底恢复了健康, 也来参加了小瑞儿的抓周宴。

   他抚了抚胡须, 布满皱纹的脸上, 满是笑, 谁料下一刻,就瞧见小皇子将小脸埋在了玉玺上, 张嘴就啃, 啃得满是口水, 也没能将玉玺咬掉一角。

   魏王不由失笑摇头。

   瑞儿啃了四五口,就失去了兴趣, 将玉玺丢到了一旁,玉玺掉在红绸上时,殿内众人的心,也跟着上下晃悠了一下。

   钟璃也有些忍俊不禁,又见他拿起了一旁的刻刀,他年龄小,怕他伤到自己,刻刀上特意安了刀鞘,瑞儿这次倒是没往嘴里塞,而是拿着上上下下打量了起来。

   他五官肖似裴邢,绷着小脸往那儿一坐,显得相当认真,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看奏折,他拿刻刀的时间最长,钟璃笑道:“瑞儿,若是喜欢刻刀,就拿出来,你可以选一个。”

   瑞儿听到母后的话,才扭了扭小脑袋,冲母后笑了笑,露出了小白牙,他却一把丢掉了刻刀,丢完,又拿起,再丢,见刻刀不会弹起来,又觉无趣,目光又落在一侧的胭脂上。

   他见过胭脂,见母后往脸上涂过,他伸手拿起胭脂时,承儿一颗心都不由提了起来,唯恐小家伙真选了胭脂,他一个小男孩,若选了胭脂,只怕日后被立太子时,都不会顺利。

   承儿小时候爱穿漂亮裙子,如今“小裙子”已成了他的阴影,姐姐时不时就要逗他一下,他可不希望小外甥步他的后尘。

   就在承儿真心为小外甥担忧时,瑞儿已经按在了开关上,直接打开了胭脂盒,小手往上一戳,戳完就抹在了脸上,小家伙白嫩嫩的小脸上,瞬间多了一抹红。

   李洺倩一颗心都要融化了,含笑对郑菲凌和钟璃道:“小孩也太可爱了吧?”

   承儿和小香等人皆怕他选胭脂。

   唯有裴邢唯恐天下不乱,他冲瑞儿伸出了手,诱哄道:“既然喜欢这个,就拿上吧,来,到父皇怀里来。”

   钟璃不由瞪了他一眼,就没见过这么坑儿子的,小瑞儿此刻若是跳出来打他一下,钟璃绝不会阻拦。

   父皇笑得不怀好意,瑞儿才不听他的,小家伙别开了小脑袋,根本没拿胭脂,他又被一旁的秤砣吸引了目光,又抱着玩了玩,就在大家以为他会选这个时,他又抛开秤砣,拿起了旁的。

   每一个他都是玩两下就丢掉,刚开始钟隐还会提心吊胆一下,到最后,他的心态已经很稳,只觉得小家伙选什么,好似都能接受,毕竟已受了不少刺激。

   虽说没规定抓周时间,见他这么久还没选出个最喜欢的,钟璃多少有些无奈,在一旁哄道:“瑞儿别玩了,要选一个哦,选一个你喜欢的,慢慢玩好不好呀?”

   瑞儿侧耳听了听她的话,虽听懂了却不想离开,他又瞅了一眼红绸上的东西,权当没听到,还扭了扭小身体,拿屁股对着钟璃,又玩了玩,后面干脆一下抓起两样。

   大家皆有些好笑,魏王府子嗣众多,魏王单孙子孙女就有十几个,他瞧过不少子孙抓周的场景,没哪个像小皇子一般,他不由失笑摇头,对裴邢道:“小皇子样样都有兴趣,日后,长大了定是个全材。”

   他刚说完,就见小皇子一个翻身从地上坐了起来,他起得猛,还险些摔倒,钟璃一颗心不自觉提了提,往他的方向走了一步,下一刻,小家伙就扭着小腰,摇摇晃晃朝她扑了过来,一个也没选。

   钟璃有些好笑,“需要选一个呀,瑞儿没喜欢的吗?”

   说他不喜欢吧,有一大半都被他摸了摸玩了玩,若说喜欢,一个都没选,钟璃将他牵到了红绸旁,笑道:“选一个就行,随便选一个想玩的,可以玩久一点哦。”

   瑞儿却没再往那些小东西上看,已经不想再玩,他扭头就抱住了她的腿,要抱抱,“母后!”

   李洺倩不由弯了弯唇,“小皇子难道是选了母后?”

   瑞儿喜欢漂亮姨姨,闻言,冲李洺倩笑了笑。

   这下在场的众人都不由乐了,魏王也有些好笑,朗声道:“选皇后娘娘也不是不行,百善孝为先,小皇子长大了定是个孝顺的。”

   钟隐至此才松口气,他跟承儿一样,唯恐小瑞儿选个胭脂出来,选钟璃自然比胭脂强多了。

   钟璃忍不住笑了笑,心中软得一塌糊涂,甭管小家伙是懒得选,还是怎样,他能得到魏王的夸奖,都是件好事。

   瞧见钟璃脸上的笑时,裴邢撸了一下小家伙的脑袋,只觉得这小东西着实阴险,这么小,都学会讨母后开心了。

   酒席设在正殿,抓完周,已到了开宴时间,裴邢瞧不惯小家伙一直赖在母后怀里,伸手将他抱到了自己怀中,他这番举动,在旁人眼中,就成了宠爱孩子的表现。

   众人按次序落座后,宫女们鱼贯而入,将精美的膳食一一摆了上来,这可比瑞儿平日见的丰盛多了,他口水都不由流了出来,小身体从裴邢身上滑了下来,“肉肉!”

   他才一岁大,许多肉都不能吃,钟璃让御厨特意给他做了虾饺,她让瑞儿来到了她跟前,喂瑞儿吃了一个,小家伙的目光却落在了红烧鲤鱼和板栗鸡上,水汪汪的大眼,都快要黏到了食物上。

   钟璃看得好笑,指了指跟前的肉泥,“这才是你的。”

   瑞儿虽眼馋,因为面前有吃的,倒也乖。

   宴会结束后,钟璃让安涟亲自送了送贵客,随即对李洺倩和郑菲凌使了个眼色,让两人留了下来。

   待旁人都走后,她才带着两人回坤宁宫,小瑞儿犯了困,已经被奶娘抱去了偏殿,裴邢则直接去了乾清宫。

   钟璃笑道:“咱们难得见一下,刚刚也没说上什么话,一起待会儿你们再走,若是困了就在榻上歪会儿。”

   她其实是有些担心李洺倩,八月份时,她和郑菲凌随李洺倩在庄子上住了两日,当时她心情一直不佳,也不知如今怎么样,今日瞧着她的气色倒还算不错。

   李洺倩拉着两人在榻上坐了下来,笑道:“你们不必担心我,我如今真想开了,婆母虽塞了两个人,世子却没去过她们房中,子嗣总归会有的。”

   她能这么快调节过来,也跟安翼的态度有关,安翼虽孝顺,对她也算体贴,并没有因为那两个丫鬟是婆母跟前的,就前去宠幸,得知她生病后,他还提出过不若将人打发走,李洺倩怕婆母又安排新的,才没让他打发。

   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不顺心的时候,李洺倩清楚,她如今的日子,已比太多人好上许多,起码夫君并不贪图美色,至于孩子还是随缘吧。

   郑菲凌道:“你能想开再好不过,其实你和安世子满打满算也才成亲两年,成亲两年没有子嗣的不在少数,时间久了总能怀上。”

   李洺倩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她还让太医给她把过脉,她的身体根本没问题,都无需调养。若安翼也没问题,只能静待佳音。

   她诚实道:“母亲也这么说的,当初她怀哥哥时,也是第二年才怀上,让我把心态放宽,旁的什么都别想。”

   郑菲凌颔首:“这样就对了,我听说心情不好也难以怀上,有个好心情才有利于怀孕。”

   钟璃却想起了自己前段时间翻到的医书,道:“书上说,能否受孕,行房时间也很重要,不过不知真假,你姑且试一下吧。这本医书的作者,是位女大夫,名气虽不大,却为许多女性治好过恶露不断、经期不来等问题,对女子较为了解。”

   钟璃仔细与她说了说,李洺倩听完神情有片刻的诧异,她经期短仅有三日,每个月基本都是初六、初七来,按钟璃的意思,她每个月的月底和月初是受孕的最佳时间段,可这个时间段恰好是安翼最忙的时候。

   刑部命案一直很多,上头往往都会定期限,让月底破案,破案并非易事,有许多案子时常拖到月初,每个月的月底月初,安翼都早出晚归的,他累了一日,李洺倩一直体贴他,往往都是过去这几日,两人才没羞没臊的胡来。

   李洺倩眨眼再眨眼,不由喃喃道:“说不准是位神医。之前只听太医说上半夜行房事,垫高腰肢,不曾想竟跟日期也有关。”

   钟璃怕她希望太高,届时会失望,多说了一句,“未必准确,她仅对比了四位女性,后来因身体问题,没再继续研究,好像没人相信,你姑且试试吧。”

   李洺倩将她和安翼行房的日子说了说,“也就刚成亲那个月,他能早回来,随后月底一直很忙。”

   郑菲凌不由有些惊讶,“若这位女医者说的是真的,你们岂不是避开了最佳时间?”

   “对呀。”

   李洺倩恨不得马上迎来月底,可惜月底临近过年,他估计又很忙,月初倒是能休息几日。

   她眉宇间的跃跃欲试,将郑菲凌和钟璃都逗笑了。

   三个人坐在一起说说话,吃吃茶,无比惬意,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了奶娘的说话声,说小皇子醒来后,一直想找母后。

   钟璃自然清楚自家儿子脾气有多大,奶娘根本哄不住他,她让奶娘将瑞儿送了进来。

   瑞儿已经醒来了两刻钟,奶娘陪他玩了一会儿,见他一直喊母后,奶娘没办法才将他抱了过来。

   瑞儿一头扎进了母后怀里,小脸贴着钟璃蹭了蹭,随即才好奇地看向李洺倩和郑菲凌,两人一个娇俏可人,一个温柔娴淑,都是美人,瑞儿喜欢美人,大眼好奇地盯着她们。

   李洺倩拉着他的小手晃了晃,“小瑞儿,还认识姨姨吗?”

   瑞儿也去抓她的手,小脸上满是笑,也不知是认识还是不认识,钟璃没管他,对郑菲凌道:“不是让你将康儿抱来?怎么没带?”

   郑菲凌如实回道:“他如今太调皮了,我怕他来后,满地跑,万一冲撞了皇上和魏王等人就不好了,改日吧,等咱们仨小聚时,我再带他来。”

   钟璃笑道:“也行,上次见康儿还是几个月前,当时觉得他还挺乖,如今调皮了?”

   郑菲凌毫不客气地揭了儿子的老底,“当时的乖巧也是装出来的,别看人小,如今跟个小人精似的,没外人在时,简直无法无天。”

   康儿五官随了郑菲凌,小脸秀气得不行,钟璃一直觉得他很乖很乖,她不由笑道:“男孩估计都这样,瑞儿才一岁大,都没之前乖了。”

   李洺倩戳了戳瑞儿的小脸,“我们小瑞儿这不很乖吗?再说我们,我们不高兴了,是不是呀,小瑞儿?”

   瑞儿自然听懂了母后的话,朝李洺倩伸了伸小手,不让母后抱了。

   钟璃有些忍俊不禁。

   李洺倩倒是乐开了花,将瑞儿抱到了怀中,小家伙一双凤眸乌溜溜的,小脸又白又嫩,五官精致的不得了,活像画中走出的小人,她怎么看都觉得喜欢,抱着瑞儿香了一口。

   谁料瑞儿竟有些羞,偏开小脸,往一侧躲了躲,他这个举动,连钟璃都有些意外,毕竟,平日他可不会害羞,每次钟璃亲他时,他要么亲回来,要么会露出个笑。

   他害羞的举动将李洺倩逗笑了,她追上去又亲了一下,小家伙这才咯咯笑起来。

   这么大的小孩,正是好玩的时候,抱着怎么揉捏,他都不恼,还直往你怀里钻,郑菲凌看得心中痒痒的,也抱了抱。

   等他们要走的时候,钟璃起身送了送她们,瑞儿还很不舍,赖在李洺倩怀中不肯下来,钟璃看得好笑不已,对李洺倩道:“你将他抱走得了,我不要了。”

   她说完,就做势要回去,瑞儿这才有些急,白嫩的小脸懵了一下,连忙伸出小手,要钟璃,一叠儿喊了三声母后,也不让李洺倩抱了。

   这焦急的小可怜模样,将众人都逗笑了。

   *

   今年的年夜饭,热闹极了,没了外人,瑞儿彻底放开了手脚,围着餐桌转悠个不停,一会儿在母后怀里吃,一会儿在舅舅怀里吃,一会儿又跑到了小香怀中,众人跟前全轮了个遍,才轮到裴邢,裴邢嫌弃的不行,倒也没推开他,他懒得喂他,只斜靠在椅背上,时不时捏一下他的后脖颈。

   别看小家伙才一岁大,却十分喜欢热闹,承儿和小泉放烟花时,他也巴巴往上凑,扭着小屁股,在两人身后转悠,眼眸亮得灿若星辰。

   几人在看烟花时,裴邢才凑到她耳边,道:“带你去屋顶赏会儿?”

   钟璃有些心动,看了一眼瑞儿等人,裴邢道:“有奶娘和暗卫盯着,不会有事。”

   她微微颔首,不等两人走到偏僻之处,他就已经揽住了她的腰,带她离开了原地,今日他带她去的是乾清宫屋顶,放眼望去,许多地方都在放烟花,一朵朵烟花炸开时,景色异常美丽。

   承儿放完手中的烟花时,才发现小香正盯着某一处,有些出神,他伸手在小香眼前晃了晃,“回神啦!”

   小香弯了弯唇,她又拿起几个烟花递给了承儿,承儿接住后,才发现三叔和姐姐不在了,“咦,姐姐他们呢?”

   小香笑道:“刚刚还在,许是有事先回去了。”

   承儿也没在意,见小瑞儿又凑了过来,便带着他玩了会儿。

   钟璃靠在裴邢怀中,与他赏了会儿烟花,她看烟花,他眼中却只有她,她眸色亮起来时,他心中不由一动,不由偏头去吻她的唇。

   钟璃下意识屏住了呼吸,因为坐在屋顶上,完全不敢躲,任他亲了一会儿,谁料一个吻根本不能满足他,察觉到他的手有乱来的趋势时,钟璃红着脸,按住了他的手。

   她呼吸有些乱,一吻结束,略平复了一下呼吸,才道:“也不怕摔下去。”

   裴邢刮了一下她的鼻尖,“来一次都摔不着你,瞎担心。”

   钟璃嗔了他一眼,裴邢自然不会在这里胡来,先不说天冷,她身子骨受不住,就算不冷,他也嫌屋顶太脏,他摸了摸她的手,察觉到少女的手已逐渐泛凉时,他便带她从屋顶上跃了下来。

   他们回到院中时,小泉依然在放烟花,瑞儿则被承儿抱在怀中,小家伙一双眸亮晶晶的,烟花炸起时,瑞儿呀了一声,依旧开心得不行!

   钟璃走到承儿跟前,摸了摸瑞儿的小手,小家伙跑来跑去的,小手热乎乎的,被母后抱到怀里后,他才打了个哈欠。

   承儿见他困了,伸手摸了摸他的小脑袋,笑道:“今日就到这里吧,剩下的烟花等元宵节再放。”

   小泉应了一声,三人将烟花收了一下。走之前,小香才扫到钟璃的唇愈发有些娇艳欲滴,她没敢多瞧,随着承儿等人离开了坤宁宫。

   钟璃将瑞儿抱去了偏殿,小家伙睡着的很快,钟璃将他放下时,他已经进入了梦乡。

   她轻轻亲了一下他的额头,才随着裴邢回坤宁宫,两人才刚回到坤宁宫,她就见裴邢指了一下自己的额头。

   钟璃怔了一下。

   裴邢勾住了她的腰,将额头凑了过来,“麻利点。”

   钟璃这才反应过来,他又在与小瑞儿争宠,她有些好笑,伸手拍开了他的脑袋,“多大人了。”

   裴邢有些不悦,箍住她的腰,吻了过来,这次的吻可不像在屋顶那般温柔,犹如狂风暴雨一般,很快将她席卷。

   钟璃被他抵在了书案上,月亮高高升了起来,室内逐渐传来了少女的惊呼声,她这一声又娇又软,随即又可怜巴巴喊了声三叔。

   裴邢应了一声,安抚地吻了吻她的唇,她十分喜欢他的亲吻,尤其是被亲脖颈时,会不自觉眯起眼睛,她略微平复了一下呼吸,才哑声道:“回寝室。”

   裴邢顺从地将她抱了起来。

   这一晚因要守岁,注定是个不眠夜。

   翌日,钟璃没能起来,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时,她才猛地惊醒,这才想起,大年初一时,承儿等人要来给他们拜年。

   天蒙蒙亮时,他们才躺下,此刻辰时,他们也不过睡一个时辰,她欲要起身时,裴邢也睁开了双眸,他漆黑的眸底满是倦意。

   他将脑袋埋在了她颈窝内,哑声道:“让安涟将他们打发走就行,再睡会儿。”

   钟璃不太好意思,除了承儿,小香和小泉也在,他们俩比承儿成熟许多,她若赖床,说不准会被他们瞧出什么。

   她亲了一下他的脸颊,低声哄道:“你睡吧,我起来一下,一会儿回来陪你。”

   她语气温柔,成功安抚住了裴邢,他没再管她,箍着她腰肢的手,放松了些。

   得知姐姐尚未起来后,三人先去了偏殿,承儿眨了眨眼,看了小香一眼,“姐姐竟真没起,应该听你的晚会儿再来。”

   小香神色如常,笑道:“都已经来了,先去看小瑞儿吧。”

   承儿点头,还不忘嘀咕一句,“平日姐姐不会这么晚起。”

   他没多想,心神已经被瑞儿吸引了去,并未瞧见小香垂眸敛住了眸中的情绪。

   瑞儿才刚刚醒来,小家伙打了个哈欠,因为刚睡醒,整个人迷迷糊糊的,头上一撮毛也翘了起来,小模样有些呆。

   承儿眸中含了笑,在他脸上香了一下,瑞儿还没彻底清醒,不乐意被亲,小手抵着他的脑袋,往外推。

   承儿抓住了他的小手。

   钟璃用了一刻钟就收拾妥当了,她含笑走过来时,奶娘正帮瑞儿穿衣服,因为是新年的第一天,她给小家伙选了一件新衣服,衣袍上还绣着两只胖乎乎的锦鲤。

   瑞儿喜欢锦鲤,还伸出小手戳了戳锦鲤的嘴巴。

   钟璃今日也穿了新衣,上身是海棠色纹牡丹褂子,下身是雪白色碎花长裙,她肌肤如玉,海棠色将她的娇美和明艳完全衬托了出来。

   她袅袅走进来时,奶娘顿觉室内都亮堂了起来,真真是蓬荜生辉。小香等人眸中也满是惊艳。她生得实在太美,饶是瞧再多次,下次瞧见时,依然令人惊艳得慌。

   钟璃将一早备好的红封拿了出来,塞给了承儿三人。

   这是给三人的压岁钱。

   小香连忙推辞,秀丽的脸庞上添了一丝无奈,“姐姐别再给我了,我都十四岁了,是大姑娘了。”

   她个头抽的很快,如今已到了钟璃耳朵处,眉宇间也逐渐退去了青涩,已彻底没了孩童模样。

   钟璃笑道:“再大在姐姐眼中也是孩子,收着吧。”

   小香无奈,只得收了下来。

   承儿还捏了捏厚度,笑得露出两颗小虎牙,“姐姐没给我们涨点吗?”

   从去年起,她便一人给一百两。

   钟璃敲了敲他的脑袋,“嫌少就还给我。”

   一百两自然不少,足够买个上等砚台,若是拿来买冰糖葫芦,只怕够他吃一辈子的,承儿才不嫌,赶忙塞到了怀里。

   钟璃其实有不少钱。

   秋月出宫后,已经开了三家铺子,别看她是个女子,却很有经商天赋,她管理的铺子,比青叶管理的那两间赚的都多,要不然她也不会这么快,就开了分店。

   钟璃已将卖身契给了她,铺子由秋月亲自打理着,钟璃只要了七成利润,饶是如此,一年都有两千两的盈利。

   除了秋月等人新开的铺子外,钟璃名下还有旁的铺子和庄子,虽然手头有不少钱,她也就过年时会给三人银子,她是怕他们养成乱花钱的毛病。

   将钱塞到怀里后,承儿才道:“三叔还在睡吗?”

   他还是习惯喊裴邢三叔。

   钟璃颔首,“新年不是要守岁吗?天亮时才歇下,他懒得起,我让他又睡了会儿,左右没什么事。”

   官员也有几日假,这几日裴邢同样无需处理奏折,难得能睡个懒觉。

   承儿“啊”了一声,眨了眨眼,“姐姐是不是睡的也晚?那姐姐也去睡。”

   钟璃好笑地摸了摸他的脑袋,“又大一岁就是不一样,都知道心疼姐姐了。”

   承儿嘿嘿笑了笑。

   钟璃自然没去睡,她恰好也有些饿了,就让宫女们摆了早膳,陪他们用了用早膳,吃到一半,瑞儿才突然拍了拍紫檀餐桌,“父皇!”

   平日只要不是特别忙,裴邢都会陪他们母子用早膳,瑞儿已经习惯了在餐桌上瞧见父皇。

   钟璃笑着哄道:“父皇还在睡觉觉,咱们不管他,等他醒了再让他吃。”

   瑞儿不听,又喊了一声父皇,小手还拍了拍肚子,煞有其事道:“饿饿!”

   虽然小家伙关心的不是自己,钟璃还是有些欣慰,心中也软成了一团,她又哄了两句,瑞儿这才不再吵着喊父皇。

   用完早膳,承儿等人就离开了坤宁宫,他们也难得休沐,说好了要一起下棋。

   他们走后,钟璃才回寝室,怕将他吵醒,她没回床上,歪在了一侧的暖榻上,谁料刚躺下就听到了他的声音,“躺那儿作甚?不是说好了要陪我一起睡?”

   钟璃眸中含了笑,又回到了床上,“这不是怕将您吵醒吗?”

   裴邢压根没睡着,他将少女揽到了怀中,恹恹道:“小家伙一口一个父皇,能睡着才怪。”

   钟璃戳了一下他的喉结,抱怨了一句,“既然睡不着,怎么也不见你过去?”

   换成她,若是得知小瑞儿这么惦记她,就是再困,也会爬起来。

   她不由啧了一声,又戳了戳他,“还嫌小家伙不跟你亲,难得他惦记你,你都不出现。”

   裴邢懒得起来,儿子何时都能见,没必要非赶今日。

   他捉住了她作乱的手,桃花眼微微眯了起来,眼眸凝在她身上,声音透着丝危险,“早上还嚷着累死了,想睡觉,这会儿你倒是精神,不想睡就吱一声。”

   钟璃心中一跳,下意识屏住了呼吸,眼睛也赶忙闭上了,“要睡!”

   小模样要多怂就多怂。

   裴邢不由轻笑了一声,睡意都散去大半,他低头咬了一下她的耳垂。

   钟璃眼睫颤了颤,赶忙伸手推他,“快睡觉。”

第111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