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番外篇

  最快更新重生后嫁给三叔 !

  番外篇

   第一百二十八章

   康儿还从未起这般早过, 一顿饭没有吃完,小家伙就泛起了困, 小脑袋一点点的, 趴在郑菲凌怀里睡着了。

   赵氏道:“把他放床上吧。”

   郑菲凌颔首,李徵先她一步站了起来,伸手去抱小家伙, 郑菲凌将孩子交给了他。

   赵氏自然希望儿子和儿媳能和和美美的, 瞧见这一幕,脸上满是笑, 她对李徵道:“过段时日, 等天暖和些, 我想带着菲凌去护国寺上香, 二月十五你恰好休息, 不若陪我们一道去吧。”

   李徵应了下来。

   郑菲凌有些惊讶, 不动声色看了婆母一眼,没料到她竟会喊上李徵,赵氏自然也瞧出了他们之间存在问题, 就算是为了儿子, 她也希望两人能和好如初, 这才创造了一些机会。

   用完早膳, 他们就提出了告辞, 赵氏本想让他们留下多待会儿,郑菲凌清楚婆母有守岁的习惯, 一晚上肯定没睡, 便提出了告辞, “我们还是回去吧,康儿穿得厚, 抱出去也不会冷,婆母好好歇息吧。”

   李徵已自觉将康儿抱了起来,赵氏怕冻着孙子,让丫鬟寻了一条小毯子,将康儿严严实实裹了起来。

   他身量高,抱起康儿轻轻松松的,尽管如此,走到半路上时,郑菲凌还是低声道:“爷,我来抱会儿吧?”

   “没事,我抱吧。”

   纵使隔着毯子,小家伙的身体仍旧软乎乎的,李徵心中软成了一团,只觉得有些亏欠儿子。

   祖父一直有心培养他,凡事都会交给他,他一直很忙,饶是休沐时,都不得闲,陪伴儿子的时间,自然少之又少,等他意识到时,才发现已错过了小家伙的成长期,也难怪儿子与他不亲近。

   将儿子放在床上时,李徵没忍住,低头亲了一下儿子白嫩嫩的小脸,他神情异常温柔,郑菲凌瞧见这一幕时,不由怔了一下,又想起了刚成亲的事。

   他虽然忙碌,待她却极好,人也温柔体贴,哪日能早归时,还会给她带裕华街上的小馄饨,郑菲凌并不重视口腹之欲,爱吃那家的馄饨,不过是因为那位大娘做的馄饨,像极了母亲所做的。

   她的母亲不仅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厨艺也不错,捏的馄饨和饺子味道更是一绝,每次逢年过节时,她都会亲自给他们兄妹俩捏上一碗饺子或馄饨。

   她自打嫁到京城后,就不曾回过金陵,自然想家,自打发现,这家的馄饨,与母亲包得一样后,她时不时就会买上一碗,得知她爱吃后,他每次早归时,就会给她带上一碗。

   得知她喜欢画时,还将自己的珍藏都拿了出来,单前朝名画就有十卷,皆出自大家之手,每一幅都价值不菲,他全送给了她,让她赏玩。

   他对她真的很好,好到令郑菲凌一度觉得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女子,实际上,出嫁前,她根本没想到,自己会深深爱上他,不论是母亲,还是姑母,出嫁后,日子都谈不上圆满。

   母亲与父亲同样是盲婚哑嫁,婚后也没有过深的感情,母亲只管操持家务,相夫教子,父亲爱往姨娘房中去,她也懒得问,姨娘若老实,就留着,不老实的,母亲自有法子应对。姑母与姑父感情虽不错,后宅也算安宁,与婆母的关系却一般,熬了大半一辈子,才熬出头。

   刚成亲时,郑菲凌以为她很幸运,不仅婆母宽和,连夫君对她也很上心,正因为他的上心,她才彻底沦陷,谁料在她觉得最和美时,却迎来当头一棒。

   郑菲凌一颗心无端有些涩,这两年,她本以为,已将一颗心修炼的无坚不摧,谁料,瞧见他的温柔时,还是会不习惯,她飞快移开了目光。

   李徵回神时,恰好瞧见她眸中的黯然,他不由怔了一下,朝她靠近了些,“怎么了?可是想家了?”

   他生得俊朗,人也风光霁月,瞧着很是儒雅温和,唯独一双眸,漆黑深邃,犹如夜空中的明月,处理公务时,略显淡漠,注视着你时,却异常深情温柔。

   郑菲凌之前最喜欢他的眼睛,每次被他这般注视着,她都觉得心动,此刻,曾经的悸动,皆已成了过眼云烟,她轻轻颔首,以最平静的语气敷衍着他,“是,想家了。”

   她的家乡,远在金陵,也就成亲以及生康儿时,她父母来了京城一趟,其他时间,她都不曾见过家人,三日回门时,回的也是武安侯府。为了给他生孩子,她险些丧命,如今又因为他,背井离乡,有家都回不得。

   李徵自然心疼,每每想起她,心口都沉甸甸的,说不出什么滋味,他如今在户部当值,户部主要管理全国田地、户籍、赋税、财政等,其实也能外放。

   若能去金陵一年,倒也是件好事,他既能历练,也能让她与家人团聚,不过,这事,肯定得与祖父协商,想说服他需要花不少心思,李徵没有空口承诺什么,只是伸手将她拥入了怀中,“你还有我。”

   察觉到她身躯略有些僵硬时,李徵眸色微微暗了暗,他骨节分明的手,不自觉加大些力道,低声道:“菲凌,可是为夫做错了什么?”

   郑菲凌微微一怔,她眼眸微垂,笑了笑,“爷怎么突然这么问?”

   对上她温软的笑时,李徵又觉得是自己想多了,可感觉无法作假,她确实与他生疏不少,尤其是生下康儿后,虽然她依然会伺候他更衣,会叮嘱他注意身体,她的言行举止,却更像例行公事。

   李徵握住了她的肩头,正色道:“若是我做错了什么,哪里惹你不高兴了,你尽管提,你是我的妻,是我一辈子要珍视的人,我不希望因为一些小事,影响咱们的感情。”

   他语气很是真诚,真诚到,郑菲凌很想问问他,若让他将姨娘打发走,他会同意吗?她又想起了,将雯儿提拔成姨娘时,他所说的话。

   他的原话是,她已跟了他四年,耽误不得。

   郑菲凌又想起,雯儿请安时的话,她提起李徵时,眉眼间满是幸福感,四年时间,他身边仅有她,旁的女子,他都拒了,只留了她。

   兴许在他心中,雯儿比她还要重要。

   郑菲凌心中的那点动摇,又熄了下去,就算他愿意为了她撵走雯儿,又能如何?他与雯儿的亲密是不争的事实,婚前他还将她带去了庄子上,若非宠爱,他又岂会如此?

   若在已经动情的情况下,他还肯撵走雯儿,这样狠心的他,真的是能她喜欢的人吗?

   郑菲凌已不想再因为他心绪起伏,早在他将雯儿提拔成姨娘时,她就已经逐渐看开了。

   她可以直将他当成康儿的父亲,将他当成搭伙过日子的人,唯独没办法,再交付一颗真心。

   是以,她只是笑了笑,“爷没有做错的地方,成亲后,你待我已足够体贴,日后你要得闲,多陪陪康儿就行。”

   李徵深深看了她一眼,没再多说旁的,他本想再多陪陪她,虽不清楚她为何待他有些疏离,李徵却清楚,若放任下去,两人只会越来越疏远,平日他公务繁忙,想维护关系也没太多时间,如今难得休沐,他便想多与她待待,奈何贴身小厮又寻了过来,说老爷子有事找他。

   李徵只得站了起来,“我忙完再过来。”

   郑菲凌颔首,她浑身懒洋洋的,也没勉强自己去送他,只含笑道:“那我就不送您了,外面冷,您再加身衣服。”

   她说着就给婇瑕使了个眼色,婇瑕恭恭敬敬将他的披风取了过来,欲要给他宽衣,李徵伸手接住了她手中的披风,没让她帮忙。

   他走后,郑菲凌就靠在了榻上,康儿一向爱黏着她,他年龄尚小,也喜欢被抱着,他醒着时,基本都是郑菲凌抱他,带娃并非易事,她胳膊多少有些酸。

   婇瑕在她身侧跪了下来,边帮她揉捏手臂,边道:“姑爷对您分明有意,主子何必不趁此机会,将姨娘打发走?”

   “七出之一,便是不能善妒,我若提出这个要求,他若不高兴,会怎么看我?就算他今日不会动怒,日后万一厌弃了我……”

   剩下的话,郑菲凌没有再说。

   郑菲凌并不想赌,雯儿至今已跟了他七年,说不准,在他心中,雯儿比她还要特殊,毕竟,当初老太太足足给了选了三个通房,他却只要了雯儿。

   与其因为此事,闹得夫妻不合,他们这样起码维持着和气,她也不想再与他恩爱,这样也挺好。

   “何况,没有妾室的世上又有几人?随他去吧,我顾好康儿就行,他爱怎样怎样。”

   婇瑕明白主子的意思,却还是觉得心疼,她们姑娘这么好,应该有更好的人生才对。旁的暂且不提,安侯爷和皇上都能独宠一人,凭什么她们姑爷就不行?

   婇瑕还是气恼得慌,不仅气李徵,甚至气婇真,当时郑菲凌有孕在身,怀相也不太好,雯儿请安时,却时不时刺激她们姑娘一下,郑菲凌实在懒得应付她,才给婇真开了脸,婇真姿色好,对李徵也有意,郑菲凌提拔她,是为了多个帮手,她倒好,成了姨娘后,反倒忘恩负义。

   婇瑕忍不住骂了一句,“婇真那死丫头,真真是个白眼狼,前几日,奴婢在府中遇见她时,还瞧见她与雯姨娘一道逛花园,两人好的跟姐妹似的,反倒与您疏离了起来,早知道,她这么没良心,就不该带她来。”

   婇真原本只是二等丫鬟,之所以能跟来京城,也是因为其中一个一等丫鬟年龄大了,要嫁人,郑母看婇真生得漂亮,有心让她笼络姑爷,才让郑菲凌带上的她。

   谁料她徒有姿色,心却被养大了。成了姨娘后,不仅没帮到主子什么,如今反倒与雯儿亲近了起来。也不知按的什么心。

   她是郑菲凌身边的丫鬟,如今成了姨娘,反倒与郑菲凌疏远了起来,背后自然有偷偷嚼舌根的,觉得是郑菲凌容不下姨娘。

   幸亏赵氏明事理,不曾误会主子。

   郑菲凌嘘了一声,“她如今身份非同一般,哪里是你能骂的?若让姑爷听到,说不准我都护不住你。”

   虽说婇真并不受宠,她终究成了李徵的姨娘。

   婇瑕只得闭了嘴,想了想又道:“她这般狼心狗肺,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坏主子的事,依奴婢看,还是得多盯着她点,免得她兴风作浪。”

   郑菲凌实在懒得操心她们,闻言眉头蹙了蹙。

番外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