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番外篇

  最快更新重生后嫁给三叔 !

  番外篇

   第一百五十章

   陆锦泽心中终究还是抱了一丝期待, 他们青梅竹马,一起经历了那么多事, 本该是最亲最近的人。他不信, 她忍心选择别人,所以才以离开为由,做了最后一次试探, 她心中若当真没有他, 他也不必留下。

   被她抓住手腕的这一刻,陆锦泽一颗心不受控制地跳动了起来, 有那么一刻, 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转过身时, 那双漆黑深邃的眸比夜空还要璀璨, 他反握住了她的手, 垂眸注视着她, “我不走,嫁给我好吗?”

   郑菲凌耳根烫得厉害,几乎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她没有点头, 也没拒绝, 只红着脸, 轻声道:“谁要跟你私定终身。”

   冷静下来后, 郑菲凌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她向来敢于面对自己的心, 要不然也不会因为李徵的所作所为, 选择和离。

   此刻, 她已清楚地意识到,她无法眼睁睁看着他离开, 他们之间兜兜转转已错过太多,与其瞻前顾后,还不若勇敢地向前一步。

   她头一次,在一个人身上,体会到那般纯粹炽热,几乎能将她融化的爱意,每次瞧见他,她都会不受控制地心悸,这般强烈的感受,是她从未有过的。哪怕飞蛾扑火,会粉身碎骨,她也舍不得让他走。

   那句“私定终身”让他不自觉轻笑了一声。

   他想娶她,自然会明媒正娶,风风光光地将她迎娶回来,对上她羞赧的神情时,他心中软成了一团,握着她的手,不自觉抚摸了一下她的发丝。

   他一颗心也无法平静,自打十六岁那年,她被旁的少年拦住时,他心中就生出了一股可怕的占有欲,两人之间,隔了近十年的光阴,他终于真正拥有了她。

   他忍不住低声问她,“让表哥抱一下好吗?”

   他眸色那般温柔,温柔到她一颗心都不自觉轻颤了一下,郑菲凌脸颊红得厉害,像是无端又变成了一个小女孩,按理说,两人既没定亲,也没成亲,这种不合理的要求,以她的性子断不会同意。

   可此刻,她却没有拒绝,甚至心跳加速,紧张到耳根都有些发麻,只红着脸垂下了眸。

   下一刻,他就轻轻将她拥入了怀中,力道之大,像是要将她融入到骨血中,郑菲凌脸颊红得滴血,虽紧张,可被他拥入怀中的这一刻,她却很安心。

   “娘亲!”就在这时,康儿跑了过来,婇瑕想拦时,已晚了一步,康儿已经哒哒哒迈着小短腿跑进了花厅。

   听到他的声音时,郑菲凌就赶忙挣脱了他的怀抱,好在陆锦泽个头很高,成功将她的身体罩在了身下,康儿只瞧见了舅舅的后背,以及娘亲的衣衫,他略有些遗憾,两人作甚站在一起。

   他并未多想,靠近后,就道:“舅舅也在呀,快看我画的画。”

   自打捏出小泥人后,他又喜欢上了作画,画上皆是舅舅、娘亲还有小小的他,每次发现没加姨姥姥时,他都会有些心虚。

   陆锦泽虽然忙,每日都会与娄氏一起用晚膳,康儿也时常往姨姥姥那儿跑,几乎每日舅舅都会带他飞高高,如果说三岁的康儿,最喜欢的是安翼,四岁的他,最爱的自然是陆锦泽。

   孩子是最单纯的,他对人的喜好,并不依靠血脉,谁对他好,谁爱陪他玩,他心中皆有数,他渴望母亲的陪伴,自然也渴望父亲的。

   自打得知舅舅与母亲成亲后,他不仅能与舅舅永远生活在一起,还能拥有小妹妹后,他就一直在盼着他们成亲。他画的画,也代表着他内心最深切的渴望。

   陆锦泽瞧见这幅画时,眉眼不自觉柔和了下来,他摸了一下康儿的小脑袋,低声夸奖了一句。

   康儿瞬间笑弯了眉眼。

   郑菲凌也不由笑了。

   陆锦泽走后,婇瑕才含笑走到郑菲凌跟前,刚刚她一直在花厅门口,自然听到了两人的话,她笑道:“恭喜主子贺喜主子。”

   康儿歪了歪小脑袋,“恭喜什么?”

   婇瑕笑道:“先保密哦,到时给康儿一个惊喜。”

   康儿眨了眨眼,他年龄尚小,正是喜欢惊喜的时候,闻言微微颔首。

   回到自己房中后,郑菲凌才道:“你让人备一下马车,我去一趟武安侯府。”

   婇瑕有些惊讶,“现在过去吗?”

   郑菲凌颔首。

   瞧见她时,郑氏就将她拉到了榻上,最先问起了她的婚姻大事,“考虑的怎么样了?”

   她很看好程家长子,才盼着郑菲凌能认真考虑一下,郑菲凌道:“姑母,我对他真无意,明日一早,您尽快帮我拒了吧,以免拖久了惹人误会。”

   郑氏自然也清楚,不好拖太久,她心中多少有些遗憾,不由叹口气,“你也是,都和离一年半了,也该考虑个人问题了,就算现在定下,距离成亲肯定也得半年,也不知你何时能遇到合心意的。”

   郑氏除了心疼,实际上也有些自责,郑菲凌来京城时,她的父母将她的亲事交给了她,当时李徵提亲时,她对李徵很满意,给兄长和嫂嫂递信时,便为李徵说了不少好话,可以说这桩亲事,是她一手促成的,谁料,却落了个和离的下场。

   饶是她不说,郑菲凌也清楚,她有些自责,她脸颊有些热,低声道:“舅母,我已经遇到了合心意的。”

   她今日过来,不仅是想让舅母尽快拒掉程家的提亲,也是想将这个消息分享给她。

   果不其然,听到她这话时,姑母脸上瞬间露出一个笑,“真的?哪家的儿郎,竟入了你的眼。”

   郑菲凌脸颊愈发烫了几分,实在没好意思说出他的名字,她低声道:“他应该也有意,估计很快就会提亲,等到他提亲时,姑母就知晓了。”

   郑氏清楚,她脸皮薄,也没再追问,不过她心中多少有些担忧,唯恐对方品行虽过关,家里的姑婆却不好相处。她也不希望对方家世多好,只要菲凌出嫁后,别受委屈,这是郑氏心中最大的期盼。

   郑菲凌拒绝赵家、程家等人家提亲的事,很快就传到了众人耳中,她一个和离女,提亲的人家比许多才刚及笄的小姑娘都多,其中还不乏有勋贵之家,令人震惊的是,竟然还有头婚者,谁料每一个她竟都拒了。

   赵霈真的母亲只觉得她太过挑剔,在她看来,她儿子愿意娶她,是她八辈子修来的福分,得知,程家嫡长子也被她拒绝后,她心中才舒坦些。

   毕竟,仔细说起来,程家嫡长子除了成过婚,身份、地位,以及日后的前途,都不比她儿子差。

   她甚至觉得郑菲凌是受了刺激,不肯再嫁,才拒了她儿子,她心中也算平衡了些。

   婇瑕一直以为,表少爷会尽快提亲,谁料等了一日又一日,小少爷都要入宫给大皇子当伴读了,他那边竟还是没有动静。

   婇瑕不由泛嘀咕,“这都五日了,表少爷那边竟还是没动静,这效率也太慢了吧?”

   这几日,郑菲凌见过他两次,每次姨母和康儿都在,两人自然也没说上什么话,若非清楚他的为人,只怕婇瑕都要以为,他是不是后悔了。毕竟他那边一点动静都没有,他甚至没给娄氏透漏这事,他没说,郑菲凌这边自然也没说什么。

   郑菲凌并未着急,反倒是婇瑕忍不住又吐槽了一次,“表少爷也真是,瞧见您时,明明满眼情意,怎么一到提亲,就蔫了?”

   郑菲凌最了解他,自然清楚,他此刻不提亲,是为了她的名声着想,她前面刚拒绝了程家,他这边一提,她若点头,难免会遭人议论。

   *

   不知不觉,就迎来了康儿入宫伴读的日子,将他送入皇宫后,郑菲凌彻底清闲了下来,前几日,还怪不习惯的。

   不习惯的自然不止她,康儿也很不习惯,由于小家伙年龄尚小,每日上完课,他会回府休息,晚上归来时,小家伙总是眼泪汪汪的,很想很想母亲。好在每十日,能休沐一日。

   一两个月下来,康儿倒也习惯了入宫伴读的事。

   陆锦泽本想等十一月提亲,与程家隔开两个月,谁料,十一月份时,又有了提亲的人家。

   去姨母那儿,遇见他时,郑菲凌都觉得他的神情有些幽怨,她无端有些想笑。

   因着姨母也在,她硬是忍了下来,并未表露出旁的,这时娄氏自然得知了她点头的事,毕竟提亲的事,还得她张罗。

   娄氏连媒人都请好了,谁料又被截胡了,她瞪了自家儿子一眼,道:“本想明日去提亲,谁料今日竟被人捷足先登了。你也是,但凡早告诉我几日,至于这样。”

   她瞧着比陆锦泽还着急。

   这自然只是表面,陆锦泽自然比她盼着成亲,碍于她的名声,他才选择了隐忍,谁料又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一直到年前,两人的亲事才总算定下来,婚期定在来年五月份,中间隔了五个月的时间。

   她五官清丽,才情斐然,有不少年轻儿郎都对她有意,得知她亲事定下时,不少人都有些羡慕陆锦泽,李徵和赵霈真则去了酒馆,两人连买醉时,都狭路相逢,真真是两看相厌。

   亲事定下来后,陆锦泽往她这儿来的才频繁些,大年三十,年夜饭,他们也是一道吃的,用完年夜饭,娄氏便回屋歇息去了,陆锦泽则买了一些烟花,带着她和康儿放了放烟花。

   康儿这一日,都跑来跑去的,烟花放到一半,就累得撑不住了,陆锦泽亲自将他抱了回去。小家伙这几日都很开心,得知两人定亲后,他是最开心的一个,每天都喜滋滋的,入宫时还给瑞儿带了喜糖。

   饶是这会儿睡觉后,小家伙唇边都含着笑。

   两人从康儿房中走出来时,陆锦泽才道:“剩下的烟花,还想放吗?”

   他眸色漆黑如墨,眸底却含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期盼,郑菲凌自然没有拒绝,她弯了弯唇,略微颔首。

   两人已定亲,一起放放烟花,倒也不算太出格。

   怕吵到康儿休息,两人是去前院放的,前院影壁后,有一块面积很大的空地,两人来到前院时,丫鬟们已将烟花搬了过来,将烟花摆好后,婇瑕就带着丫鬟们识趣地退了下去。

   其他丫鬟还有些不放心,怕万一主子需要服侍,被婇瑕横了一眼,才乖乖跟着她离开。丫鬟们都怀疑,婇瑕是不是被表少爷收买了,才叛变。

   她们哪里知晓,早在金陵时,婇瑕就觉得他们很般配,谁料一晃几年竟过去了,好在两人兜兜转转,又走到了一起。

   丫鬟们都退下后,郑菲凌脸颊无端有些发热,尤其发现,他的目光一直落在自己身上时。

   郑菲凌有些不自在,眼睫不自觉轻颤了一下。

   她相貌清丽脱俗,本是极为端庄的相貌,唯独粉嫩的唇,犹如花瓣一般,异常娇艳,烛火下,更是亮晶晶的,引人瞩目。

   陆锦泽的目光不自觉就落在了她的唇瓣上,眸色不由转深。

   郑菲凌逃避似的拿了一桶烟花,低声道:“我放吧。”

   她说完,就去取他手中的火折子,触碰到他的指尖时,火折子却落在了地上,他轻轻一扯,就将她娇软的身躯,拉到了怀中,他情不自禁去吻她的唇。

   这个吻异常温柔,蜻蜓点水一般,落在了她粉嫩的唇上,唇瓣相贴时,他身体一阵酥麻,耳根火辣辣烧了起来,他本想离开,几经挣扎,却难以自控地箍住了她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他呼吸很重,吻得毫无章程,甚至因为急促咬到了她。明知只要轻轻一推,他就会离开,她也不知为何,竟舍不得推开他。

   她紧张的手心满是汗,像是头一次亲吻一般,甚至比那次还要紧张,他越笨拙,她越欢喜,说不出的甜蜜从胸腔中一点点涌起。

   被他咬疼时,她才小声呜了一声,推了他一下,陆锦泽这才略微放轻力道,男人对亲吻,好像带着与生俱来的本领,刚开始他还显得很青涩,略亲了一会儿,就好了很多,不仅没再咬她,还撬开了她的牙关。

   李徵一向克制,吻她时,也只是蜻蜓点水亲一下,自打得知他有通房时,郑菲凌就不喜欢被他亲,每次他靠过来时,她都会偏开脑袋。

   她从来不知道,亲吻能这般激烈,他勾住她的舌后,两人交换了许多唾液,她本以为,自己会不自在,会觉得难受,然而都没有,有的只是唇舌交缠时的喜悦和甜蜜。

   她从来不知道两人能这般亲密,也从来不知道,相爱的人这般亲密时,心底能开出一朵花来。

   他吻得那般深,唇齿交缠时,两人也好似合成了一体,她被吻得意乱情迷,腿也有些软,不知为何,身体变得很奇怪,奇怪到令她甚至有些无措。

   她与李徵刚成亲,就有了身孕,因为胎相不稳,怀孕后,两人自然没亲密过,生康儿时,她又险些大出血,养了许久的身体,直到康儿一岁时,李徵才敢碰她。

   因为他有通房,她心中有了隔阂,根本没再等过他,她总是歇息的很早,他也就休沐没什么事时,会歇在她房中,她还会时不时婉拒他,可以说,成亲之后,他们真正亲密的次数,少之又少。

   她从未这般心悸过,不明白心跳怎么这么快,呼吸怎么如此凌乱,身体也无端有些发热。

   她不自觉揪住了他的衣襟,无端有些怕。因为身体贴在一起,她甚至能感受到,他剧烈跳动的心脏与她的逐渐合为了一拍,他的心跳声,令她的不安退去了些。

   只因是他,哪怕两人尚未成亲,哪怕,她有些不安,她仍旧不曾推开他。他的鼻息全洒在了她脸上,他的每一个喘息,都令她有些着迷,从未滋生过的情绪,在心底悄然升起。

   被她托住腰肢时,她才意识到,她竟是有些站不稳,他将她整个人都箍到了怀里,亲吻像极了舔/舐、啃/咬,似要将她吞入腹中。

   两人的呼吸都有些局促,在静谧的天空下,一个比一个紧张,陆锦泽的身躯也绷得很紧,这一刻,恨不得将她吞入腹中。

   一吻结束时,他心跳如鼓,将脑袋埋在她颈窝处,蹭了几下,她的唇那般甜美,身上那么香软,饶是抱着她吻了许久,他仍旧舍不得离开她。

   若非强大的自制力强迫他停了下来,他甚至不知道会做出什么,半晌,他才哑声道:“吓到没?”

   郑菲凌脸颊红的厉害,轻轻摇了摇头。

番外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