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19章

  最快更新重生后嫁给三叔 !

  第019章

   第十九章

   这时,守在书房门口的护卫走了过来,低声道:“钟姑娘,主子尚未归来,您进屋等会儿吧。”

   钟璃有些惊讶,都这个点了,他竟还没回来,钟璃并不知道,他时常晚归,有时甚至宿在外面。

   裴邢归来时,已是子时,瞧见钟璃时,他才回忆起她临走前,软软的声音,“明晚我还来好不好?”

   此刻,少女趴在外间的书案上,单手撑着小脸,困得眼皮都在打颤,瞧见他时,她弯弯唇,站了起来,“三叔,你回来啦。”

   钟璃没能站稳,脑袋一阵眩晕,险些跌倒,下一刻,男人有力的手臂就圈住了她的腰,他身上携着凉意,刺激得钟璃打了个寒颤。

   “谢谢三叔。”钟璃试图站稳,却又跌回了他怀中,鼻尖撞在他胸膛上时,钟璃眼眶鼻尖皆有些发酸。

   少女脸颊潮红,湿漉漉的眼眸带着一丝水汽,状态隐隐有些不对,裴邢蹙眉,手触碰到她的额头时,发现果真起热了,这一瞬间,他又升起了将人丢出去的冲动。

   开口时又变成了“去喊太医”,钟璃茫然地看着他,等秦兴应下时,她才意识到,他是要为她请太医,她连忙抬起小脑袋,急急道:“三叔,我没事。”

   许是淋了雨,他室内又很冷,她才有些起热。

   她连忙道:“我真没事,以前冻着时,也起过热,喝碗姜汤,发发汗就好了,真的,不要喊太医好不好?”

   她水润的眼眸里,满是哀求,见他没点头,巴掌大的小脸不自觉有些发白,显然又被吓到了,这副模样摆明了是不想让太医瞧见她。

   裴邢嗤笑了一声,转身入了内室,他才刚从北镇抚司归来,身上仍穿着四兽麒麟服,这是圣上亲赐的服饰,穿在他身上,愈发显得他深不可测。

   钟璃连忙扭头对秦兴道:“你让夏荷帮我熬碗姜汤就好,辛苦大人了。”

   钟璃连忙跟了进去,“我服侍三叔宽衣。”

   裴邢没理,径直脱掉衣袍丢在了衣架上。

   钟璃总觉得他好像又有些生气,她一时有些无措,裴邢转身入了浴室,钟璃也不知该不该追上去。

   她有些怕,怕他真生气,又隐隐有些不安,呆呆站在原地愣了一会儿。

   须臾,秦兴又折返了回来,他没进内室,只对钟璃道:“这是主子的新衣,钟姑娘帮主子拿进去吧。”

   钟璃连忙哦了一声,抱着衣服走了进去,这才发现,他的浴室竟别有洞天,里面是汉白玉砌成的池子,池里竟源源不断进着热水。

   他已经脱掉了里衣,此刻正靠在池壁上,背对钟璃坐着,余光瞄到他□□的肩膀时,钟璃心中一跳,连忙垂下了眼睫。

   她放下衣物,就想离开,走之前,又出于礼貌问了一句,“三叔,需要阿璃帮你擦背吗?”

   见她还没走,裴邢不悦地睁开了眼睛,冷声道:“我若现在睡你,你也肯?”

   钟璃脑袋懵了一瞬,一时心跳如鼓,因为头晕,她思绪慢了许多,没明白他究竟什么意思。

   昨日就险些惹怒他,今日……

   钟璃指尖轻颤,没说话。

   裴邢转身冷睨了她一眼,少女脸颊潮红,察觉到他不悦的目光,她才掩住心慌,轻轻点了点头。

   瞧见她这副小心翼翼又委曲求全的模样,裴邢气不打一处来,敢情在她眼中,他就这般急不可耐?生病了,也需要她伺候?

   他冷着脸下了逐客令,“滚,我对病人没兴趣。”

   钟璃一颗心不受控制地收紧些许。

   外面,不知何时,雪已经停了下来,雪不算大,因夹杂着雨水,落地即化,唯有空气有些潮湿。

   直到回了摘星阁,钟璃依然有些浑浑噩噩的,夏荷扶着她靠在了床上,道:“姑娘上次风寒时,还剩一包药,奴婢刚刚去煎了一下,您喝了药再睡吧,免得一会儿烧起来。”

   钟璃乖乖喝完了药,钻到被窝里后,她忍了许久的眼泪才掉下来,许是生病时,人也有些脆弱,她莫名觉得难堪。

   这样软弱的自己,令她有些讨厌,她悄悄抹掉了眼泪。

   钟璃不知何时睡着的,第二日,她是被秋月喊醒的,“主子把药喝了吧,是何太医亲自给您开的方子,肯定有效。”

   钟璃这才得知,在她昏睡时,太医隔着帷幔给她把过脉。

   她这一病就是好几日,老太太还派小玫过来瞧了瞧她,特意叮嘱了让她好好养病,二太太身边的丫鬟也送了两盒补品过来,就连顾知晴,也装模作样地过来瞧了瞧她。

   等钟璃的病好得差不多时,已是正月二十。生病的这几日,她也没来得及考虑店铺的事,唯一值得高兴的大概是裴邢并未插手顾霖的事。

   二十一这日,钟璃去了安源街一趟,亲自将这条街上的铺子考察了一遍,安源街是京城最繁华的街道之一,街上有首饰铺子,点心铺子,自然也有不少卖胭脂水粉的,倒是没有卖纸墨笔砚的。

   考察完,钟璃觉得书轩阁可以继续营业,不过书轩阁的东西质量一般,名声早就坏了,钟璃打算将胭脂铺子,起名为“水墨阁”,除了经营纸墨笔砚,到时还可以卖一些书籍什么的,只要好好经营,不愁没进项。

   钟璃又来到书轩阁,仔细考察了一番,书轩阁的面积其实不算小,这间店铺是座两层的小阁楼,后院也有三间房屋。

   钟璃正在思索卖什么时,就见隔壁六皕阁进进出出的,竟是在往外搬东西。

   钟璃让青松去打听了一下,才得知,六皕阁竟是要关门,铺子的主人要回江南老家,这间铺子没法再继续经营,他打算将铺子租出去。

   钟璃望着这家店铺,眼眸微微亮了亮,若是能买下他的店铺,合二为一,到时完全能够开个客栈,每逢考生进京赶考时,客栈都供不应求,开客栈也完全是个不会赔本的生意。

   钟璃按捺住了心中的兴奋,让青松去问了一下店铺是否出售,结果对方不肯卖,这个地段不错,若是出租能持续赚钱,主人并不想卖掉。

   钟璃又让青松跑了一趟,提出想见店主一面,他最近在庄子上,月底才能回京,最终两人约了二月初二上午同济茶馆见。

   钟璃跑了一上午也着实累了,给承儿买了些街边小吃便回了府,她买了不少,给丫鬟们也分了一些。

   秋月瞧见后,还笑眯眯道:“主子,要往幽风堂送些吗?三爷为您请完太医,咱们还不曾道谢。”

   “不必。”

   这点小吃,他哪里看得上?何况钟璃已经不想主动找他了,被他拒绝一次又一次,实在没面子。

   到了约定那日,钟璃给二夫人说了一声便出了府,她出门时,特意带上了帷帽,直到入了二楼包厢,她才摘下帷帽。

   对方是个二十八九岁的年轻人,五官俊秀儒雅,有几分读书人的气质。

   瞧见钟璃时,他眸中闪过一丝惊讶,怎么也没料到约他前来的竟是位如此貌美的小姑娘。

   他诚恳道:“我姓柳,姑娘坐下谈吧,这家店铺我并不想卖掉,三五年后我还会回京,有铺子在,日后万一想做生意了,还有个保障。”

   见他实在不肯卖,钟璃道:“我其实是想开个客栈,不知柳公子可有合作的意向,你若肯将店铺拿出来,日后给你一成的收益如何?您若同意,铺子肯定需要推倒重建,到时会合二为一。”

   钟璃不想出租,也是怕产生纠纷,就怕租着租着,对方突然不肯出租。

   最终两人还是达成了合作,钟璃需要每年给他两成的收益,他也会出一笔银子做投资。

   两人谈成时,钟璃不由松口气,“我以茶代酒,祝我们合作愉快。”

   柳易也笑着举起了酒杯。

   对面醉仙楼里,二楼包厢,见裴邢的目光望向了对面,安世子顺着他的目光往外看时,隐约瞧见一个婀娜娉婷的白衣女子,尚未来得及瞅清那张脸,裴邢就“啪”地一声关了窗子。

   他力道不算小,安三吓一跳,“你又发什么疯?”

   裴邢没理,摩挲了一下玉扳指,本以为在养病的人,却跟个男人出现在这里。

   他将秦兴喊了进来,道:“去查查,她最近几日在忙什么?”

   这个她/他没头没脑,对上主子略显不耐的目光时,秦兴才福灵心至地想到钟璃。

   钟璃谈成生意后,心情还挺愉快,直到收到裴邢的纸条后,她一颗心才紧了紧,纸条上只有六个字:病好了就滚来。

第019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