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番外篇

  最快更新重生后嫁给三叔 !

  番外篇

   第一百三十七章

   郑菲凌神色不变, 待她说完,她才道:“等祖父和父亲回来, 我会与他们谈。”

   她一向是个有主意的, 赵氏多少有些慌,考虑到儿子,她只得拖延道:“等他们忙完归来怎么也得傍晚, 第二日还要当值, 你今天提,时间多少有些仓促, 这样好不好?你再考虑十五日, 待三月初一, 他们休沐时, 你如果还是坚持, 我不会再拦你。”

   赵氏眸中甚至带了点恳求, 这几年,她待她视如己出,整个李府, 郑菲凌最舍不得的就是她, 她终究还是点了点头。

   *

   郑菲凌刚回到锦悦轩, 就见李洺倩在安翼的陪同下, 带着丫鬟杀了过来, 她已怀孕七个多月,腹部已高高隆起, 快步走来时, 瞧着怪瘆人的。

   郑菲凌心中一惊, “你怎么来了?”

   李洺倩眼眶有些发红,“发生这么大的事, 我怎能不来?”

   郑菲凌并未正式报官,但是那两个神盗无论如何,都需要缉拿归案,所以她让丫鬟去了一趟刑部,让她将这事说给了安翼,拜托他帮忙搜查一下。她还特意让丫鬟叮嘱了安翼,让他别告诉李洺倩。

   这事实在太大,安翼清楚李洺倩的性子,自然不敢瞒她,思忖再三,还是告诉了她。他特意告假一日,陪李洺倩一道过来的。

   他自然支持郑菲凌和离,不论李徵有多少理由,他今日能够质疑她,日后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这种男人不要也罢,她没必要委曲求全,今日来,他们是接她离开的。

   李洺倩险些气炸,如果李徵在跟前,她能冲上去扇他一耳光,她红着眼睛道:“亏我以为他是个君子,就算纳了姨娘,也绝不会给你委屈受,当真是瞎了眼,才以为他是个好的!”

   要说李徵有多差,其实也不至于,他重规矩,还孝顺,交代给他的事,他也能认真完成,虽年轻,因一丝不苟,公务上也不曾出什么岔子,成婚后,待郑菲凌也算体贴。

   他不过是没有站在她的立场为她考虑,没有全心全意地信任她而已,夫妻间能够一心一意信任对方的又有几人?

   若郑菲凌不这么骄傲,忍一忍,也能与他过下去,她却过不了心底那一关,曾经有多爱他,如今就有多腻味,与其相看两厌,不若趁早抽身。

   她骄傲了一辈子,又哪里希望,自己因为一个男人,沦落到这般不堪的境地。

   郑菲凌拍了拍她的手,才低声劝道:“你有孕在身,别动怒,我真的没事。”

   李洺倩哪里不了解她,一切不过是硬撑着罢了,她咬牙对婇瑕道:“你们去收拾东西,今日就离开李府,这个破地方不待也罢!”

   郑菲凌自然不肯跟她离开,劝了又劝,才将她劝回去,尚未和离,她若搬去侯府,像什么样子,不过十五日而已,在她看来忍忍也就过去了。

   李洺倩却难受得不行,离开时,眼睛都哭肿了,反倒是让安翼心疼的不得了。

   *

   傍晚李徵归来时,就被赵氏喊了过去,他进去时,赵氏就坐在上位,已将全部丫鬟都屏退了下去,她神情异常严肃,瞧见他,就厉声道:“你给我跪下!”

   李徵一瞧母亲的神色,就清楚,她肯定是知道了什么,他默不作声跪了下来,脑袋微垂,俊朗的面孔蒙着一层黯然。

   赵氏失望道:“菲凌嫁给你将近四年,她品行如何,你难道不清楚?”

   李徵沉默不语,下一刻,一个杯子就砸了过来,直接砸在了他身上,杯中的水也尽数洒在了他衣襟上。

   赵氏是真有些生气,实际上,她自己也曾被冤枉过,自然清楚被冤枉时,有多痛苦,当年,她生下李徵时,李父纳了位姨娘,那位姨娘生得貌美,当时很得李父的宠爱,不久后也传出了好消息,不幸的是她却小产了。

   这位姨娘痛失孩子,自然要在李父跟前哭诉,她说是赵氏容不下她,见不得她有孕,才害她流产。

   李父听信了她的话,不分青红皂白骂了她一顿,让她的手别伸这么长,实际上,当时赵氏也生过和离的心思,她一气之下回了娘家,最后还是老爷子亲自登门,将她劝回去的。

   饶是后来,李父在她跟前伏小做低了许久,也没能焐热她的心,她万万没料到,儿子竟也会学他的父亲,不分青红皂白就冤枉菲凌。

   赵氏恼怒道:“怎么?现在哑巴了?指责郑家的教养时,你不是挺能说?她入府四年,一直辛辛苦苦操持着这个家,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竟偏听偏信至此,你祖父若知道你这般糊涂?放心将李府交给你吗?”

   李徵羞愧地垂下了脑袋。都说当局者迷,这段时日,他本就活在痛苦中,之所以会怀疑她心中有人,也是因为两人的渐行渐远,他想改变,却很无力,所以在寺庙真出现这么一个人亲吻她时,他才很愤怒。

   他被嫉妒冲晕了头脑,哪里还有理智去分析旁的,愤怒之下所说的话,自然是怎么难听怎么说,被她打了一巴掌,他才逐渐冷静下来。当时他已然意识到了不对劲,要不然也不会配合她演戏。

   李徵垂着脑袋,任她骂了一通。

   赵氏怒其不争地看了他一眼,只觉得他有时真像极了他的父亲,当初他的父亲,就是因为姨娘的哭诉冤枉的她,他又何尝不是受了雯儿的影响。

   赵氏斥责完,才道:“她今日写了和离书,是被你伤透了心,才想离开,我只为你争取十五日的时间,你若仍旧认识不到错误,就放她离开吧。”

   “和离书”三个字,令李徵彻底僵在了原地,他瞳孔微微缩了缩,一颗心也不自觉揪了起来。

   他起身离开时,脸色异常苍白,身形也有些摇摇欲坠,他一步步来到了锦悦轩,这次却有些不敢踏足,平日,他过来时,总能听到康儿的笑声以及她温柔的说话声,今日锦悦轩却异常安静。

   室内,郑菲凌正在给赵氏做衣服,这件衣服,她陆陆续续做了许久,至今尚未做好,她打算尽快做好,届时交给赵氏。

   康儿年龄虽小,却是个极有眼色的小家伙,察觉到母亲格外疲倦后,他也没闹她,乖乖坐在一侧玩自己的小玩意。

   李徵在院落门口站了许久,婇瑕进出时自然瞧见了他的身影,怕给主子添堵,她压根没将他过来的事,告诉郑菲凌。

   他一直站到月亮升起,等康儿被奶娘抱走,才缓步走进来,似乎是害怕那样狼狈、无措的一面被儿子瞧见。

   郑菲凌依然不肯见他,他却没有离开的意思,一直站在门外,模样也失魂落魄的。

   婇瑕之前对他印象一直不错,觉得他温润如玉,人也温柔,虽然太过孝顺,太重家族利益,对主子却很体贴,值得托付终身,如今她只觉得过去的自己有些可笑,看问题竟只看表面。

   难怪主子一早就有些疏远他,分明是认清了他的真面目,她忍不住冷声道:“您还是回去吧,来这儿只会给我们姑娘添堵。”

   李徵抿了抿唇,脸色又白了几分,半晌才低声道:“菲凌,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原谅我这一次好不好?我发誓,日后绝对不会再犯。”

   室内,郑菲凌隐约听到了他的话,她揉了揉眉心,眉宇间添了一丝倦意,没有回应。

   他在室外站了许久,直到亥时,郑菲凌打算歇息时,他仍旧没有离开的意思,郑菲凌对婇娜道:“让他回去。”

   婇娜转告完她的话,李徵却仍旧没有动,他像是一块石雕,根本没有挪地的意思。

   郑菲凌没再管他,她让丫鬟熄了灯,随即躺了下来,他径直站了一宿,直到早上,天边泛起鱼肚白时,他仍旧还在,二月份的天气,虽谈不上太冷,却也不算暖和,站一宿,他头发丝上都染了一丝雾气,瘦削的身影也显得异常孤寂。

   除了婇瑕、婇娜以及婇禾,旁的丫鬟并不知道发生了何事,见太太竟不准爷进房,一个个难免嘀咕一句。

   婇瑕还听到了丫鬟的嘀咕,说太太瞧着温柔,谁料竟这般狠心。她气得将这丫鬟臭骂了一顿。

   郑菲凌虽未听到丫鬟的话,却听见了婇瑕的骂声,她隐约猜到一些。

   第二晚,李徵仍旧如此,从户部回来时,天已黑了下来,哪怕一宿没睡,他仍旧来了她这儿,还站在昨日的位置,静静守着她,好像这样,就能换得她的原谅一样。

   室内,郑菲凌多少有些烦躁,柔和的月光从天边倾洒而下,她隐约能瞧见他的身影。

   昨日,她就没睡好,今日依旧是翻来覆去,迟迟没能睡着,只觉得心中堵得厉害。

   郑菲凌又不由回忆起刚成亲的事,他温柔体贴,对她关怀备至,曾一度让她以为自己会是这世上最幸福的女人,回忆多温馨,此刻的他就多令人难以接受。

   郑菲凌一向骄傲,本不想与他撕破脸皮,见他赖在门口不走,她心中无端升起一股火来,在这种情况下,自然觉得糟心。

   她深吸了一口气,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却只是徒劳。

   她终究没能保持住平静,实际上,在寺庙被指责偷情时,她心中就窝着一团火,她披上衣服,下了床,行至门口时,她将衣服规规矩矩穿了起来,盘扣一粒粒扣好后,才一把推开门。

   廊下的灯,已被婇瑕熄掉,唯有院落门口亮着一盏,院中不算明亮。

   他就立在门口,门突然被打开时,他微微怔了一下,旋即眸中涌上一起喜悦,“菲凌,你终于肯见我了。”

   这副模样,竟好似郑菲凌已原谅了他。

   “别那么叫我,我已写下和离书,也已然签字,日后李公子还是唤我郑姑娘的好。”

   李徵闻言,心中一痛,他面上也露出一抹痛苦,低声哀求道:“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原谅我这一次好不好?我承认我确实不对,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可好?”

   月光下,郑菲凌隐约能瞧清他的神情,他面色惨白,眸中满是疲倦,唇也没有半分血色,好似十分痛苦。

   郑菲凌讽刺的笑了笑,压抑许久的情绪,终于没能按捺住,她低声道:“给你一次机会?李徵,你可知我已给过你几次机会?旁的暂且不提,你怀疑我心中有旁人时,心中的滋味好受吗?”

   “不好受对不对?女子就必须忠贞,凭什么你们男子可以三妻四妾?我头一次被秦氏所害时,胎相不稳,险些小产,当时尚未养好身体,你就告诉我想将雯儿抬为姨娘,你没心吗?”

   在她的逼问下,李徵不由后退了一步,唇又白了一分,道:“我、我以为你养好了身子。”

   郑菲凌眸中满是讽刺,“因为动了胎气,皇后娘娘回京时,我都没敢去看她,那三个月,我日日卧床,若是养好了身体,我为何连下床都不敢?我说身子无碍,不过是怕你担心,你是怎么对我的?你根本就没想到她的存在可能会给我添堵!”

   “不是,我想过,成婚前我将她带去庄子上,是有意将她嫁给管事,因为她想自缢,我才留下了她。”

   她一直以为,他从小接受的教育,压根就不觉得将雯儿抬为姨娘,有何不对。此刻,他却告诉她,他想过会给她添堵。

   他越这般解释,郑菲凌越觉得好笑,“原来你也知道她有可能给我添堵!哪怕知道,在我胎相不稳的情况下,你却因为于心不忍,将她留了下来!”

   她曾那般不甘心,安翼能够为了洺倩守身如玉,皇上也能为皇后娘娘空置后宫,他呢,在她胎相不稳时,却带回一个姨娘。

   她喝了许久的安胎药,孩子尚未保住时,却又因为姨娘险些动胎气。为了保住他们的孩子,她几乎耗尽了心神。

   多可笑,那段时间,她整日睡不着,他却一心扑在朝堂上,何曾真正考虑过她的情绪,她要的不是他带回来的糕点,也不是他珍藏的画,外物再多,也弥补不了她心中的失望。

   李徵抖了抖唇,却说不出任何话来,他想说婚后没有碰雯儿,却突然想起有一次雯儿身体不适,他去探望她时,险些碰了她,只是最后想起了她的脸,无端有些进行不下去,他才推开雯儿。

   郑菲凌冷静道:“我给了你机会,哪怕心中很堵,我仍旧告诉自己,你待我很好,你有姨娘也没关系,我只要放宽心即可,可我难产时,你又是怎么做的?”

   郑菲凌闭了闭眼,“家族利益和祖父的意愿,对你来说,比你的妻儿还要重要是不是?你身为丈夫、身为父亲,却能忍下这口恶气,我真的很佩服你。”

   她语气明明很平静,平静到,令人听不出一丝愤怒的情绪,李徵的脸却又白了一分,唇抖了半晌,却没能说出任何话来,当时他也很心痛,老太太求到了祖父跟前,他才……

   他根本没料到,他的妥协,竟伤害她这般深。

   郑菲凌真的累了,她已不想再与他虚与为蛇,如今瞧见他,她就会想起他的侮辱,他可以不信她,郑家不该成为他发泄时,辱骂的对象。

   郑菲凌深吸了一口气,尽量平静道:“你真以为做错事后,一句道歉,就能抹平一切?我们还能重新再来吗?我若不说这些,你是不是还觉得是我不近人情,是我无理取闹,没事找事,才想和离?李徵,你若对我有半分愧疚,就给我有多远走多远,别再来碍我的眼,成吗?”

   李徵身形晃了晃,几乎有些站不稳,在她冷静的目光下,他竟说不出任何话来。

   他胸口似被人压了一块巨石,几乎喘不过气,他根本没料到,这些年,他竟伤她这般深。

   李徵腿一软,跪了下来,“对不住,对不住……是我不好。”

   他一个男人,此刻,却无助的像个孩子。

   郑菲凌没想这么快跟他摊牌,实际上,她本想留在最后一日,再与他掰扯,借机让他同意她带走康儿的事,他赖着不走,实在刺激到了她,好似他多么深情一般。

   她转身进了屋,将她的和离书,拿了出来,将笔塞给了他,冷声道:“签字吧。”

   这么好的机会,她自然不会放过。

   李徵的手抖了又抖,眼底一片猩红,求情的话,却再也说不出口,他根本不知道,她曾那么无奈过,伤心过。

   他不是一个好夫君,也根本不是一个好父亲。

   李徵深吸一口气,实在觉得没脸,半晌,他才低声道:“和离后,康儿该怎么办?”

   郑菲凌道:“我会带走他,我已经问过他,他想跟着我。他想你们时,我会让他回来探望你们,不会剥夺他亲近你们的权力。”

   李徵沉默半晌,才低声道:“祖父不会同意。”

   康儿很聪慧,祖父很喜欢他,又岂会准许她带走康儿?

   郑菲凌冷笑道:“这个不劳你费心。”

   李徵心中疼得几乎喘不过气来,自然清楚,事已至此,根本没了转圜的余地,半晌,他才道:“是不是和离后,你才能舒坦些?”

   “是。”

   她毫不迟疑的回答,令他心脏收缩了一下,他眼睛闭了又闭,抖着手,终究是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他低声道:“好,如果这是你想要的,我给你自由,菲凌,不管你信不信,我真的爱你,也从未想过伤害你。”

   郑菲凌没吱声,见他签了名字,才冷着脸收回和离书。

番外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