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28章

  最快更新重生后嫁给三叔 !

  第028章

   第二十八章

   钟璃已不记得, 上一世裴邢是何时相见的,她仅记得上巳节时, 发生一件大事, 赵阁老的小孙女,赵秋双在上巳节时,落了水。

   赵秋双是赵秋婷的双胞胎妹妹, 与赵秋婷的明艳张扬不同, 她性格较为内向,是个文静腼腆的小姑娘, 落水后, 却被京城有名的纨绔子弟所救。

   这位纨绔子弟, 与顾霖还是好友, 时常出入烟花之地, 还曾一掷千金包下了满春楼的花魁。

   他十分爱玩, 据说还有点特殊嗜好,连男子都宠幸过,是真真的混不吝, 当初顾霖都是被他这帮人带坏的, 他比裴邢还要大一岁, 却迟迟没有成亲, 身份低的, 他瞧不上,身份高的, 也没人肯嫁给他, 这才一直耽误到现在。

   赵秋双被救后, 他就上门提了亲,考虑到女儿名节尽失, 赵家终究还是点了头,第二日,赵秋双就吃了老鼠药,人也没能救回来,赵母几乎哭瞎双眼。

   钟璃曾在老太太的生辰宴上,见过赵秋双一面,想到她小小年龄便会香消玉殒,多少有些惋惜。

   好在她身边有会水的丫鬟。

   晚上秋月和夏草回来时,脸上都带着笑,她们俩空闲时,会去街上帮着卖胭脂水粉,几日下来,两人卖掉不少,钟璃还额外赏了她们一两银子。

   今日,两人路过街边时,还给承儿买了个布老虎,承儿最喜欢威风凛凛的老虎,家里都有好几只啦,瞧见这只布老虎时,还是开心地转了个几个圈圈。

   他抱着小老虎跑开时,钟璃才将秋月喊到跟前,“我记得你和秋叶都会水,你们俩游得如何?”

   秋月笑道:“秋叶什么样奴婢不清楚,至于我,不是奴婢自夸,就没几个比我游得好的,奴婢能在水里憋许久的气。”

   秋月是乡下丫头,在山野长到八岁,小时候时常跟着兄长下河摸鱼,后来遇到饥荒,父母皆饿死了,兄长才将她卖掉。

   贵女们大多不会水,见主子对此感兴趣,秋叶道:“奴婢也挺擅长,主子也想学吗?”

   钟璃摇头,“不是,有件事,我想拜托给你们俩。”

   两个丫鬟齐声道:“主子尽管吩咐。”

   钟璃没提重生的事,知道:“最近几日,我接连会梦到娘亲,还会梦到一个模糊的身影,她会在上巳节落水,醒来后,我总一阵心悸,也不知是不是娘亲给的预警,你们俩既然会水,上巳节时,可否在名苑水榭盯着点?”

   秋月和秋叶认真记了下来。

   钟璃道:“本来只是个梦,不该让你们兴师动众,就怕万一是娘亲给的预警,她若真淹死,当真是令人惋惜,反正都要踏青,水榭那儿景色也美,你们就去盯着点吧。”

   秋月道:“应该的,姑娘都梦到好几次了,肯定是夫人给的预警,她最是心善,在街上每次遇见乞丐时,都会给银子,想必是见不得有人枉死,才托梦给您。”

   钟璃笑道:“我也这么想的,姑娘家落水,若是被男子救了去,只怕名声都毁了,你们两个机灵点,别让男子近你们的身。”

   “姑娘放心,最近几日风有些大,出门时,咱们带上披风就行,若真需要下水救人,上岸后,披风一裹,什么都瞧不见。”

   钟璃也是这么想的,“到时让夏草也跟着,披风交给她拿着就行。”

   交代完这事,钟璃才又陪承儿待了会儿,随后才对小家伙道:“姐姐上午要跟二婶出去一趟,下午再陪承儿踏青好不好?”

   承儿一直巴巴等着上巳节的到来,每天掰着手指数,闻言,小脸顿时皱了皱,“姐姐都答应了承儿!”

   “是姐姐不好,可是二婶需要姐姐帮帮忙,明日要帮三叔相看一个姑娘,姐姐下午再陪你嘛,给承儿买两个冰糖葫芦好不好?”

   听到两个冰糖葫芦,承儿有些心动,眼眸瞬间亮了一下,却忍不住抱怨,“干嘛要帮三叔相看?”

   承儿不懂什么是相看,乌眸里满是疑惑。

   钟璃将他揽到了跟前,没有因为他情况特殊,就随便糊弄他,认真解释道:“因为三叔至今没娶媳妇呀。”

   承儿知道什么是娶媳妇,他长大了也是要娶媳妇的,娶了媳妇,就能一起吃饭,睡觉觉,嗐,自从他过了七岁生辰后,丫鬟都不陪他睡觉啦,姐姐说了,以后,娶了媳妇才能一起睡觉觉。

   他眨巴着双眼道:“那让三叔娶我嘛,我也没媳妇!”

   钟璃好笑地捏了捏他的小鼻子,“不行,你和三叔都是男的,三叔不能娶你,三叔只能娶小姑娘。”

   承儿皱着小眉头想了想,总算想起自己是小男孩,姐姐才是小姑娘。他最近都没见三叔,可是他很喜欢三叔送的那枚玉佩,因此还没忘记他。

   承儿兴奋道:“那让三叔娶姐姐呀。娶了姐姐就不用姐姐帮忙相看啦,姐姐可以陪我踏青。”

   四岁大的他,并不太懂辈分什么的,小家伙美滋滋的,还觉得自己想了个超级棒的主意。

   “让三叔今日就娶姐姐!”

   钟璃连忙嘘了一声,“不可以哦,三叔是长辈。”

   怕他再胡乱发散思维,钟璃道:“姐姐不仅给承儿买冰糖葫芦,还带承儿坐船好不好?”

   承儿长这么大,还没坐过船,闻言,瞬间就被吸引了注意力,急吼吼问了问坐船的事,等两人达成协议时,已是一刻钟后,他又喜滋滋给钟璃拉了拉勾,“姐姐再变卦,鼻子会变长哦!”

   钟璃捏了捏他的小鼻子,“知道啦,绝不会再变。”

   承儿这才心满意足地去睡觉。

   *

   翌日清晨,钟璃睡醒后,秋月就拿着几件衣服搁在了床上,笑道:“今日是上巳节,大家都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姑娘今日也换身新衣吧。”

   她取来的这几件衣裙,皆是裴邢拿来的,他很是偏爱色彩明艳的服饰。

   钟璃一眼就瞧出了她的小心思,她直接戳破了她的幻想,“今日是要帮三叔相看,我穿他送的衣服,像什么样?就算他今日不相看,我跟他也不可能成亲,你不必心存期待,把这些衣服都收起来吧。”

   秋月皱了皱鼻子,“三爷如今又没成亲,您同样单着,怎么就不能成亲?虽说他是长辈,您与他又没有血缘关系,皇上纳妃时,还会今年娶姑姑,明年娶侄女呢!依奴婢看,您嫁给三爷也没什么不好,正好也能留在镇北侯府,可以照看小少爷。”

   钟璃打断了她的话,“这种话以后莫要再说。”

   钟璃从未想过嫁给他,他日后是要登基的,她这等身份,怎么可能嫁给他?就算老太太点了头,文武百官那一关也过不去。

   她之所以跟他在一起,不仅仅是为了报恩,更是因为他的能力,她并非不怕大皇子,万一日后,大皇子真要做点什么,好歹有裴邢在。

   单靠她,根本不可能与之抗衡。

   面对裴邢时,她之所以小心翼翼的,也是想尽可能哄他开心,单从他对老太太的态度就能瞧出,他其实很护短。她只要成为他愿意护的短就行。

   见她神情严肃,秋月只得讪讪闭了嘴。

   钟璃最终选了件雪青缎地平针绣凤牡丹褂子,下身配月白色长裙,颜色不算亮眼,也不算沉闷。

   她的眉浓淡适宜,便没描,只涂了胭脂,夏荷欲要帮她涂口脂时,钟璃想起了裴邢的话,她温声道:“今日不涂了。”

   等会儿肯定要见他,在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上,顺着他也无妨。

   她甚少上妆,夏荷并未怀疑什么。

   用完早膳,钟璃就带着夏荷去了二太太的住处,两人等了片刻,见顾知晴迟迟未来,二太太才蹙起眉,这两天顾知晴,一直在闹别扭。

   见她不肯过来,二太太也有些不悦,她对钟璃道:“她身子骨有些不适,估计没能起来,罢了,不等她了,有你在,也能陪郑姑娘说说话,你俩性子很像,应该能说到一处去。”

   钟璃也不想跟顾知晴打交道,闻言关心地询问了一下顾知晴的身体,随即便道:“那就让三妹妹在家好生休养吧,二婶放心,我定然好生招待郑姑娘。”

   她性子稳妥,二太太对她自然放心。

   两人便一道上了马车,见母亲没来亲自寻她,顾知晴气得又砸了一个花瓶。

   最近天气都不错,一直晴天,大片的阳光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有些风。

   好在今日的风,不像前两日那般大。

   马车缓慢行驶着,不知不觉就到了郊外,钟璃和二太太下马车时,湖畔已来了不少人。

   杨柳依依,湖水清澈,湖中央有不少小船,小姑娘们都穿得漂漂亮亮的,妆容也很精致,远远望去,不仅景美,人也甚美。

   他们相约的地方,也在名苑水榭附近,水榭这儿景色宜人,考虑到来水榭观景的肯定很多,二太太与郑姑娘的姑母约在不远处的凉亭内。

   天刚蒙蒙亮时,二太太就派丫鬟婆子来了凉亭这儿,这是怕万一有人将位置占走,她们过来时,丫鬟婆子正在亭子里守着,石桌石凳都被擦了一遍,凳子上还放了蒲团。

   瞧见二太太和钟璃时,丫鬟婆子连忙行了礼。

   她们刻意早来了两刻钟,二太太还让人带了花瓶,往花瓶里插了几枝花,又让丫鬟将水果糕点摆了上来,不过片刻功夫,小小的凉亭便焕然一新。

   距离约定时间尚有一刻钟时,郑氏便带着郑菲凌和她的一双儿女走了过来。

   周氏带着钟璃迎了出去,笑道:“时间还没到,你们怎么来这么早?”

   郑氏笑道:“想着你会早过来,干脆也带他们过来了,咱们正好先叙叙旧。”

   她一眼就注意到了钟璃,眸中不自觉闪过一丝惊艳,因为见过钟璃的母亲,她笑道:“这位是镇北侯夫人的女儿吧?哎呀,叫什么来着,一时想不起来了。”

   钟璃含笑行了一礼,笑道:“我叫钟璃,郑伯母喊我璃丫头就行。”

   郑氏笑道:“比你母亲生得还美,可许人家了?”

   钟璃羞赧地垂下了眸,“尚未。”

   她生得实在太美,温温柔柔说话时,已是倾城之姿,羞涩垂眸时,又是一种风情。

   郑氏的一双儿女皆看呆了,她儿子今年十九,平日就是个书呆子,只管闷头读书,本就没见过多少美人,乍一瞧见钟璃,眼睛都不会转了,只痴痴望着她,被郑氏捏了一下,才红着脸,狼狈地低下头。

   郑氏又好气又好笑,给钟璃介绍道:“这是我侄女,菲凌,这是我一双儿女,你们年龄差不多,应该有共同话题。”

   钟璃一一打了招呼。

   郑菲凌生得挺漂亮,秀丽又端庄,是典型的大家闺秀,她也含笑给周氏请了安。

   清楚裴邢肯定不会提前过来,周氏笑道:“进亭子坐会儿吧。”

   上台阶时,钟璃扶了郑菲凌一把,“郑姑娘小心。”

   郑菲凌也已及笄,她是八月份的生辰,比钟璃大三个月,按年龄算,钟璃理应喊一声郑姐姐,考虑到是给裴邢相看,钟璃没好喊姐姐。

   郑菲凌含笑道谢。

   钟璃不着痕迹地打量了她一眼,只觉得她的规矩是真好,难怪能被周氏和老太太看中。

   这般家世和气度,日后就算当皇后,大臣们肯定也挑不出错处来。

   几人进了亭子后,郑氏就对儿子道:“你一边玩去吧,等会儿再来接我们。”

   李洺然颔首,离开前又忍不住痴痴瞧了钟璃一眼。

   他妹妹李洺倩还是头一次瞧见他这副呆头鹅的模样,忍不住弯了弯唇,钟璃也察觉到了他的目光,她低垂着眉,佯装没有瞧见,面上一派淡然。

   等他离开后,钟璃才含笑与郑菲凌寒暄了起来。

   得知她最近也在看账本,郑菲凌眸中闪过一丝惊讶,笑道:“我去年也学了管账,如今母亲将一家铺子交给了我,我正学着怎么打理。”

   郑菲凌的母亲有意锻炼她,才将锦衣阁交给她打理,真正接触了,郑菲凌才发现里面有不少弯弯绕绕。

   她笑道:“日后若是遇到不懂的,正好可以找你讨教一番。”

   这话虽是客套之辞,倒也含了两分真心。

   她来京城有一段时间了,见过不少贵女,虽然也有像表妹这样活泼开朗好相处的,更多的却是些自持身份的,一个比一个骄傲,像赵婷秋那样骄纵的,也不乏少数。

   她至今没遇到特别投缘的,倒是钟璃进退有度,不卑不亢,颇合她的眼缘。

   说话间,钟璃便瞧见了裴邢,他身着一身绛紫色衣袍,眉眼淡淡的,瞧见钟璃时,他脚步微顿,随即才走过来。

   他一靠近,钟璃就闻到一股血腥味,她下意识多看了一眼,果真在他衣襟上瞧见了鲜血,她心中一跳,连忙移开了目光。

   郑菲凌自然也瞧见了他,再次遇见,依然被他瑰丽无双的容颜以及身上矛盾的气势所震慑,她没敢多瞧,只拿余光瞥了一眼,就垂下了眼帘。

   裴邢朝郑氏拱了拱手,淡淡行了一礼,这才看向周氏,喊了声二嫂。

   周氏也瞧见了他衣襟上的血,眉头下意识拧了起来,只觉得他当真是不靠谱,来相看了,竟连身衣服都不换,让对方怎么想?

   这么不给面子,还相看什么?

   这一刻,她忽然就体会到了老太太的无奈。

   裴邢是刻意往牢房走了一趟才过来,图的是一劳永逸,省得对方瞧上他。

   扫到周氏的目光,他唇角微勾,懒洋洋道:“临时被人喊了过去,审了个犯人,怕来迟,才没回府换衣服,郑夫人见谅。”

   郑夫人也瞧见了他衣襟上的血,她哪儿瞧见过这个,脸都有些白,一时竟有些后悔,给侄女挑了裴邢,裴邢的身份虽确实尊贵,也没不良嗜好,实在不是个好相与的。

   反观郑菲凌,神色从始至终都很平静。

   见她并不怕,钟璃都有些佩服她,周氏也悄悄松口气,她介绍道:“这位就是郑姑娘,她自幼饱读诗书,是数一数二的才女,今日能相看便是缘分,你们先聊会儿吧,我们在附近转悠一下。”

   周氏说完就亲热地挽住了郑氏的手臂,“走吧,让他们自己聊吧。”

   钟璃和李洺倩也走出了凉亭。

   裴邢淡淡扫了钟璃一眼,少女微垂着眼帘,神情很是平静,并未过多关注他。裴邢转动了一下手上的玉扳指,心中莫名升起一股子烦躁。

   周氏等人走出一段距离后,便停了下来,虽说是让两人相看,她们也不好走远。

   她们就站在凉亭一旁的湖水旁,离凉亭几十步的距离,既听不见两人的对话,一抬眼又能瞧见凉亭内的动静,这对未出阁的女子也是一种保护。

   李洺倩是个活泼的性子,笑起来很讨喜,性情与陆贞渺有两分相似,她笑眯眯邀请道:“钟姐姐一会儿跟我们游湖去吧,表姐至今没交到什么朋友,刚刚和你挺聊得来的,有你作陪,她肯定很高兴。”

   钟璃看了周氏一眼。

   周氏笑道:“想去就去吧,你们几个小姑娘难得投缘,那就一起游玩一会儿吧,我和郑夫人在凉亭等你们。”

   周氏一颗心正紧提着,此刻,将钟璃带来的好处就体现了出来,有她在,多少活跃了氛围。

   郑夫人也笑道:“难得出来,你们就好好玩玩吧。”

   随即她对周氏道:“你也不必担心,不管能不能成,都是他们的缘分,咱们两姐妹,好久没好好聚过了,正好趁此说说话。”

   周氏这才松口气。

   钟璃和李洺倩说话时,她兄长李洺然也走了过来,他没有走远,瞧见她们出来后,没忍住也跟了过来。

   他摸了摸鼻尖,提议道:“他们不知要说多久,你们俩要不要先去湖上游一圈,我租的船已经到了。”

   少年五官秀气,笑起来时,带着一点羞赧和孩子气,虽热情,却并不令人反感。

   李洺倩很想去游湖,忍不住看了看郑氏,“娘亲,我们能去吗?”

   郑氏看了一眼儿子,又瞧了瞧钟璃,哪里不明白这小子是瞧上了钟璃,钟璃身份虽不高,规矩却是极好的,待人接物也让人挑不出错来,郑氏还挺喜欢她的性子,李洺然是她的嫡次子,日后无需袭爵,若真想娶钟璃,倒也不是不行。

   只可惜,她生得实在太美,瞧上她的肯定不止儿子,郑氏心中转过许多念头,含笑道:“想玩就去玩吧,别走远,等凌丫头相看完,你们带她一道游玩。”

   李洺然欣喜地点头,“母亲放心,我们忘不了表妹。”

   他说完,就冲钟璃笑了笑,眼眸都比之前亮了几分,活似个讨主人欢心的小奶狗,“钟姑娘坐过船吗?”

   钟璃轻轻摇头。

   李洺然安抚道:“你不必怕,游湖还挺有意思的,咱们一会儿能自己划船,你若害怕,咱们划慢点就是。”

   周氏都应了下来,又有李洺倩在,一道划船也没什么,钟璃笑道:“谢谢李公子。”

   李洺然连忙摆手,“钟姑娘不必客气。”

   凉亭内,裴邢正静静听着郑菲凌的话,或点头,或摇头,目光却飘到了湖边,他耳力好,自然听见了李洺然的话。

   瞧见钟璃冲李洺然也笑得那般甜美时,他修长白皙的手,无意识在石桌上轻叩了两下,本欲寻个借口离开的念头,也压了下来。

   他忽地挑出一抹笑,对郑菲凌道:“大好天气,在这儿闲聊岂不浪费光阴,不若一道游湖去?”

   他的五官实在俊美,不笑时已十分惑人,此刻一笑,当真是冰雪初融,百花齐放一般,却又无端滋生出一丝邪气来,似妖冶至极的曼珠沙华,透着危险。

   郑菲凌神情微顿,轻轻应了一声,垂了眸。

   裴邢竟已大步离开了,微风拂动着他的衣摆,猎猎作响,他步伐很快,丝毫没有停下来。

   郑菲凌也不在意,抬脚跟了上去。

   裴邢很快就走到了小船旁,此刻钟璃才刚刚上船,她第一次坐船,踩到船上时,小船轻轻晃了一下,她吓得凤眸微睁,连忙抓住了李洺倩的手臂。

   她乌溜溜的眸,睁得圆溜溜的,少了分稳重,多了丝孩子气,李洺倩只觉得这个模样的她,有些可爱,忍不住笑了笑,“不怕不怕,没事的。”

   钟璃有些赧然,不好意思地收回了手。

   钟璃才刚站稳,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嗓音,“怕什么?”

   钟璃悚然一惊,回头时,恰好对上裴邢深邃漆黑的眸,钟璃再次睁大了眼,不明白他怎么突然过来了,不是在相看吗?

   裴邢没再看她,扭头对周氏和郑氏道:“天色不错,我们也来游湖。”

   他此话一出,周氏脸上露出一抹笑,还以为,他这是瞧上了郑菲凌,才愿意多待,她连忙点头,“你们游吧,年轻人也能聊到一起。”

   裴邢倒没直接上去,等郑菲凌上去后,他才抬脚上去,小船不大,多个他,恰好满当当的。

   李洺然不太擅长交际,他莫名有些怵裴邢,这会儿十分不自在,他又揉了揉鼻尖,才道:“王爷和表妹在右边划吧,我和钟姑娘,还有我妹在左边划。”

   他们三个上来的早,恰好站在左边。

   裴邢并未给他面子,他径直看向了钟璃,“你来右边。”

   钟璃心尖一颤,很怕他不分场合地暴露他们的关系,她稳了稳心神,才笑道:“三叔跟郑姑娘在右边吧,我在这儿就行。”

   她说完,促狭地笑了笑,眸中也带了一丝打趣,郑菲凌被她瞧得有些脸红,清了清嗓子,得体应对道:“钟姑娘过来吧,我不擅长划船,咱们在一侧。”

   钟璃却道:“学学就会啦。”

   裴邢压下了心中的烦躁,略带不耐道:“让你来就来,哪儿那么多废话?”

   他脾气一向不太好,向来有什么说什么,怕他说出更不好听的话,钟璃没敢坚持,她只得走到了右边,为了与他保持距离,她特意走到了后面,在郑菲凌身后的小板凳上坐了下来。

   她弯了弯眸,笑道:“那我在这儿划吧。”

   见她来了右边,裴邢总算觉得顺眼一些,他也没再说什么,也没坐下划船的意思,只懒洋洋道:“你们划吧。”

   他随即便站在了船头。

   李洺然这才明白,他为何将钟璃喊走,刚刚被他注视着时,他莫名生出一种念头,裴邢是不希望钟姑娘跟他在一侧,才将人喊走的。

   如今他只觉得这个念头,有些荒唐。钟璃喊他一声三叔,他再禽兽,也不该对晚辈下手。

   他笑道:“王爷是不是没划过船?其实很简单,我刚教过钟姑娘,要不我再给您讲一遍?”

   不等他说完,身后的妹妹,就拉了一下他的衣袖。

   李洺倩是想提醒他,比起王爷,他更喜欢旁人喊他三爷,李洺然平日只会读书,甚少关注外界的事,压根没接收到妹妹的提醒,还在眼巴巴看着裴邢。

   裴邢淡淡扫他一眼,总算开了尊口,“不必,懒得动。”

   他原本站在船头,等小船划动起来后,裴邢在船上走了走,又站在了船尾,没划多远,钟璃便有些累,呼吸也微微有些重。

   裴邢的目光落在了她身上,眉头微不可查地皱了皱,“没吃饱饭吗?船都划不动?”

   钟璃被他说得有些脸红,努力使了使劲,小脸涨得更红了,裴邢拧着眉,将她赶到了一旁,坐在她原本的位置划了起来,他甚至没用双手,只拿一只手轻轻划了一下,水波就荡漾了起来。

   跟他一对比,钟璃只觉得自己就像个小废物。

   郑菲凌其实也有些累,硬撑着才坚持了下来,裴邢力气大,她倒是也轻松一些。

   李洺倩最先撑不住的,忍不住开了口,“歇息一下吧,累死了。”

   李洺然也有些累了,闻言松口气,“那就歇会儿再划,已经快到湖中心了,这儿景色挺美。”

   湖水碧绿如玉,湖中央还有一块绿地,上面种植着好几种花卉,有水鸟时不时停留一下,听到说话声时,才会扑闪着翅膀,飞向远处。

   湖上风大,风一吹,还挺冷,他们仅停留了小半个时辰,就划了回去,下船时,裴邢是头一个下的,接下来是钟璃,他下意识朝钟璃伸出了手。

   钟璃心中微紧,装作没瞧见,笑盈盈对李洺然道:“李公子先下吧。”

   李洺然被她笑得晕乎乎的,早忘了谦让这一回事,笑呵呵下了船,见裴邢伸了手,他想也不想去抓他的手,在他看来,下船时,互相帮忙再正常不过,见裴邢这般细心,他还挺高兴。

   只觉得韩王是个面冷心热的。

   谁料不等他抓住,裴邢就已经收回了手,李洺然摸了摸鼻尖,李洺倩总觉得刚刚这一幕有些怪怪的,她没多想,见钟璃站着没有动,她便先下了。

   李洺然伸手拉了她一下,她扶着哥哥的手,小心下了船,接着,李洺然又扶了下表妹,轮到钟璃时,他紧张地捏了捏耳朵,才伸出手。

   钟璃笑道:“我自己下就行,谢谢李公子。”

   她笑起来小梨涡若隐若现,笑容很是甜美,李洺然被她笑得心神一荡,乖乖收回了手。

   裴邢冷嗤了一声。

   声音虽不大,郑菲凌却隐约听见了,她悄悄看了一眼裴邢,却发现他的目光正落在钟璃身上,她怔了一下,突然明白了,他为何要来游湖。

   她本就不太喜欢裴邢这种攻击性很强的男人,这会儿竟不自觉松口气。

   李洺然提出在湖边走走时,郑菲凌笑了笑,“不了吧,已临近午时,时辰不早了,今日还是算了。”

   李洺然虽遗憾,倒也没再多说什么,周氏和郑氏也瞧见了他们,两人从凉亭中走了出来。

   裴邢冲她们说了一声,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坐上马车后,周氏才问了一下钟璃,他们相看的怎么样,钟璃笑道:“三叔的心思一向难猜,我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等回去后,二婶直接问他吧。”

   二太太只得作罢。

   回到摘星阁时,钟璃紧绷的身体才放松下来,她心中惦记着赵婷双落水的事,进了院子后,第一句话,就是问秋月她们回来没。

   见丫鬟摇头,钟璃也没再追问,听到动静,承儿抱着小老虎跑了出来,钟璃有些累,将他哄了回去,“姐姐先去歇息一下,下午带你出去玩。”

   承儿喜滋滋点头。

   钟璃回到室内时,才发现裴邢竟也在,他已换了一身干净衣服,此刻正斜靠在榻上,神情很淡。

   他还是头一次白天过来,钟璃有些紧张,“三叔,您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万一承儿闯进来,岂不是就瞧见了他?

   不等她靠近,裴邢就长臂一挥勾住了她的腰,钟璃一下子栽倒在他怀中,她心跳有些不稳,下一刻,就被他压在了榻上,他捏住她的下巴,逼问道:“怎么?我来不得?”

   钟璃连忙摇头,随着她的动作,她珠钗微动,一头乌发瀑布般垂在腰间,乌发如墨,衬得她巴掌大的小脸,白得透明。

   他居高临下审视着她,没好气地攥住了她的手,不爽地问道:“究竟是我相看,还是你相看?”

   钟璃抿唇,一时没懂他什么意思。

   他忽地咬了一下她的唇,“哑巴了?”

   “自然是您相看。”

   裴邢冷呵了一声,依然满满的不悦,他伸手一扯,就抽走了她的腰带,钟璃脸颊有些烫,连忙去按他的手。

   裴邢神情有些冷,不悦地盯着她。

   钟璃紧张地抿了抿唇,小声道:“三叔,现在是白天,万一承儿进来……”

   裴邢没说话,手上动作不停。

   他身上压迫感十足,钟璃心跳有些快,对上他的目光后,有些挫败地咬了咬唇,一时不懂他发什么疯。

   她能察觉到他的气恼,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钟璃将今日的事仔细在脑海中回想了一遍,难不成是无视他伸出的手时,让他丢了面子?

   他虽是她的三叔,两人终究没有血缘关系,大庭广众之下,钟璃根本不敢跟他接触。

   虽说被他拉一下也无碍,她心中却有鬼,也不敢当着郑菲凌的面,跟他太过亲密。

   他生气也就算了,竟还特意跑来出气,这般小心眼,着实让钟璃没料到。

   怕真惹怒了他,她终究没再拒绝他,甚至放软了腔调,“三叔,拉上帷幔好不好?”

   裴邢没拉,低头就咬住了她的唇。

   钟璃有些疼,忍不住躲了一下,下一刻就被他攥住了下巴,他吻得又凶又猛,钟璃心中有些发慌,忍不住又躲了一下。

第028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