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番外篇

  最快更新重生后嫁给三叔 !

  番外篇

   第一百一十八章

   怡春殿, 天气逐渐热了起来,饶是待在行宫, 李洺倩也有些不想动弹, 她只赖床一会儿,就爬了起来。

   陆辞这几日一直怪怪的,整日躲在房中, 李洺倩去找她时, 她也都是躺在床上,身体朝里, 不愿面对她, 每次问起来, 她都说有些倦, 想休息。

   李洺倩多少有些放心不下她。她来到偏殿时, 陆辞的丫鬟小容, 正焦急地抹眼泪,李洺倩心中不由咯噔了一下,“这是怎么了?”

   小容一咬牙, 跪了下来, “世子夫人快救救我们姑娘吧。”

   小容年龄不大, 此刻因为害怕, 眸中满是泪, 说话也在打颤,李洺倩急得不行, 将她扶了起来, “你们姑娘怎么了?有话快说。”

   小容道:“姑娘前几日起了红疹, 一直没请太医,只让奴婢给她拿了药, 如今不仅红疹没退下,今日又有些起热,姑娘还是不肯让奴婢喊太医,您快劝劝姑娘吧,万一拖下去,烧厉害了,愈发严重可如何是好?”

   李洺倩闻言,赶忙对身边的丫鬟道:“你赶紧去喊太医,态度好一些,求太医尽快赶来,带上点银子。”

   小蝶应了一声,赶忙跑了下去。

   这次来行宫,裴邢一共带了三位太医,大臣和其家眷生病时,也都是喊太医诊治。来行宫的除了大臣和女眷,侍卫也有不少,难免有头疼脑热的,小容之前往太医那儿跑了三次,才为自家主子讨到一些治疗红疹的药膏。

   见她愿意拿银子打典,小容感激地要给李洺倩磕头,李洺倩没让她磕,道:“快起来吧。”

   她说完,就进了偏殿。

   偏殿内窗户没开,门再一关,室内没点光,瞧着黑沉沉的,很是压抑,李洺倩这次来行宫,只带一个小蝶,小蝶被她派了出去,她只得对小容道:“先将窗户都打开。”

   她说罢,就转身进了里间。

   陆辞正在里间默默垂泪,刚刚一起来,她才发现脸上的红疹,竟是又多了起来,原本只有几颗,今日一看竟是布满了整张脸。

   小容要去喊太医时,被她骂了一通,让她滚了出去。她自然清楚这个模样只能请太医,实在是没能控制住脾气,才发泄在小容身上,她怕表哥瞧见她这个模样,也怕脸上万一留疤。

   小容与李洺倩的对话,她自然听到了,她满身刺,李洺倩进来时,她飞快擦了一下脸上的泪,堪堪压下彷徨和恐惧。

   李洺倩柔声安慰道:“表妹不必害怕,太医们医术了得,定能为你诊治好,你不会有事的。”

   她当然不会有事!陆辞哪里需要她在这儿假惺惺安慰,别看她装得温柔,说不准正在看她笑话。

   她没有转身,语气也透着一丝疏离和冷硬,“表嫂忙自己的事去吧,房内污浊,就不留你了。”

   李洺倩怔了一下。

   陆辞一直背对着她,没有转身的意思,清楚小姑娘是爱惜容颜,不想被人瞧见这副模样,李洺倩也没好硬是留下,“太医一会儿就到,那就让太医先为表妹诊治吧,表妹需要什么尽管跟我说。”

   陆辞只讽刺地笑了笑,没吱声。

   李洺倩回到主殿后,就听到外面传来了脚步声,来的是李太医,这位李太医虽年轻,却很擅长外科,曾帮许多皇子公主治疗过水痘、麻疹一类的病症,今日能将他请来,自然再好不过。

   他虽看着才二十出头,实则已二十九岁,近而立之年,学习医术已足足二十五年,比一些老太医都厉害。

   李洺倩赶忙从正殿迎了出来,对李太医道:“是舍妹身体不适,今日劳烦李太医了。”

   她说着亲自将李太医迎了进去。

   陆辞已从床上下来,此刻,正坐在梳妆台前,仍旧背对着他们,听到李洺倩的声音,她蹙了蹙眉。

   李洺倩已识趣地退了出去,她走之前给小容使了个眼色,让她给李太医斟茶。

   她带着小蝶回到主殿时,小蝶才道:“奴婢带的银子,只花了一两,拿来打听了一下,哪个太医最擅长此病症,得知是李太医后,奴婢就求到了他跟前,余下的十两本想塞给李太医,谁料他竟不肯收,说这是他分内之事,定然会竭尽全力,没料到李太医不仅年轻俊朗,品行竟也如此出众。”

   李洺倩笑道:“李太医出自杏林世家,其父亲和祖父皆入了太医院,他又是年轻一辈中最厉害的一个医者,品行自然毋庸置疑,他不要就算了,咱们来时,不是带了一些菊花茶吗?等会儿,你让人给李太医包一些,这几日少不得让他费心。”

   小蝶应了一声。

   李洺倩性格虽活泼,长得也一团孩子气,却并非不通人情世故,她毕竟是郑氏亲手养大的,真需要她操心的时候,她也能把事情办得漂漂亮亮的。

   偏殿内,进展并不顺利,刚开始,陆辞只肯让李太医把脉,不肯转过身体,她前段时间就在起热,外邪袭肺,内犯气营,只把脉自然无法完全对症下药,李太医需要查看一下她脸上的红疹到了何种地步。

   他阐明利害后,陆辞才肯转过身体。

   李太医一身湛蓝色窄袖直裰,五官端正,气质儒雅,怎么看怎么像个文质彬彬的书生,哪里像德高望重的太医?

   见他这般年轻,陆辞不由攥紧了手中的帕子,只觉得李洺倩是故意的,故意请了一位没什么经验的太医来糊弄她。

   李太医并未在意她的态度,许多人都曾因为他的年龄,轻视过他,他早已练就宠辱不惊的本领。

   仔细查看完,他才开了一个方子,“姑娘身上的红疹问题不大,先按药方用药吧,每日喝两服,早晚饭前各一服,等会儿我再调一个药膏,一个时辰后,你让身边的丫鬟来取就行。”

   陆辞淡淡应了一声,就转过了身体。

   李太医出来后,李洺倩才询问了一下李太医,她的情况,得知按时用药,问题不大后,李洺倩才松口气,她含笑道了谢,让小蝶将包好的菊花茶,送给了李太医。

   李太医这次没再推辞。

   将他送走后,李洺倩才松口气,她叮嘱小容道:“刚刚我询问过太医,饮食也需要注意,万不可食辣,羊肉、海鲜、韭菜等这类食物也不能食用,这几日,你让你们姑娘早些歇息,勿要忧思。”

   小容赶忙道了谢,“让世子夫人费心了。”

   李洺倩轻轻摇头,回到正殿后,她才问道:“世子呢?”

   小蝶道:“世子一早就去了演武场,说辰时三刻再回来,都过了一刻钟了,要不然奴婢去瞧瞧?”

   “不用了,你歇着吧,他练完武,自然就回来了。”

   小蝶道:“您要是饿的话,奴婢就先让人摆膳。”

   李洺倩摇了摇头,想等他一块吃,“你将这两道素菜给表妹拿去吧,恰好是清肺的,让她多吃点。”

   小蝶应了一声,“主子待表姑娘真是没得说,但愿她能念你的好。”

   这段时间,李洺倩对陆辞可谓掏心掏肺,除了婆母的嘱托外,李洺倩也是同情她的遭遇,才这般上心,她笑道:“举手之劳罢了,又不是为了她的感谢。”

   恰好安翼走了进来,“谁的感谢?”

   他今日穿了一身雪白色锦衣,端得是风流倜傥,俊逸非凡,李洺倩一瞧见他,就笑弯了眉眼,“没谁,不过闲聊两句罢了。”

   安翼扫了一眼餐桌,“一直在等我?”

   李洺倩点头,“反正不饿,等会儿一道吃吧。”

   李洺倩这才将陆辞起红疹,又有些起热的事说了一下,“夫君先去瞧她一眼吧。”

   安翼却在椅子上,坐了下来,“她是不是没让你待在里面守着?”

   李洺倩有些惊讶,眼眸不自觉睁圆了,“夫君怎么知道?”

   她的神情太过可爱,跟康儿惊讶时,如出一辙,安翼唇角不自觉勾出一抹笑。

   他在刑部任职,每日都要与无数罪犯打交道,陆辞那点小心思,在他面前自然无所遁形,她不曾表明心意,也不曾实质性做出什么,碍于母亲的面子,安翼也好多说旁的,只能冷着她。

   他道:“她一贯要强,如今脸上起了东西,自然不希望旁人见她,对你如此,对我肯定同样如此,先吃饭吧,既然李太医说了无碍,就让她自个慢慢养吧。”

   他说着就拿起木箸给她夹了几道菜。

   他瞧着温和,骨子里却很霸道,是个说一不二的,李洺倩自然了解他,也没再劝,毕竟是他自己的表妹。

   用完早膳,他便离开了怡春殿,他本在刑部任职,如今一来到行宫,许多事都交给了旁人,案子的事,自然无需他过问,裴邢见不得他太悠闲,将行宫的安全问题,交给了他和赵将军,如今他与赵将军轮流负责行宫的安全,他需要忙到下午才能回来。

   他离开后,李洺倩就回屋看话本去了,表妹在养病,她也不好总跑出去玩,就看了看话本,这几个话本,还是安翼给她寻来的,皆是些侠客走南闯北的故事,让她打发时间。

   李洺倩很快就沉浸在了刀光剑影的武侠生活中。

   偏殿,陆辞很是难受,见安翼连出现都不出现,她自然有些郁结,人就是这样,实际上,就算安翼过来看她,她也未必会见,如今他不出现,她只觉得她这个表哥实在冷血。

   她甚至怀疑是李洺倩在挑拨离间,她心中实在堵得慌,早饭都没吃下去,小容将药膏给她取回来时,她看都没看,水眸中也闪过一丝冷意,道:“她能给我请什么好太医,配的药膏,想必也没什么效果!”

   这话实在“大逆不道”,小容后背一凉,慌忙劝道:“姑娘万不可这么想,世子夫人心地善良,断不会害您,你如今还在起热,药也得好好涂才行。”

   见她竟站在李洺倩一边,她神情彻底冷了下来,“究竟谁是你的主子?”

   小容吓得赶忙跪了下来,大气都不敢出。

   陆辞淡淡扫她一眼,因还要靠她跑腿,也没罚她,只道:“下不为例,你私下寻一下另一位太医,让他再给我开点药膏。”

   小容总觉得有些不妥,可对上自家姑娘不容置疑的神情时,她只得应了下来。

   李洺倩自然不清楚她的所作所为。

   她看话本看得津津有味的,下午又美美睡了一觉,傍晚安翼回来时,两人一道用的晚膳,晚膳过后,安翼才道:“出去转悠一下吧?山上晚霞很美,一会儿太阳就落山了。”

   李洺倩自然想随他一道出去,考虑到陆辞,才有些纠结,“表妹尚在养病,咱们出去玩,会不会不太好?”

   安翼伸手将她拉了起来,“只是出个疹子,又不是快死了。”

   话虽不中听,却是大实话,李洺倩弯了弯唇,顺着他的力道,扑到了他怀里,勾住了他的脖颈,“夫君背我去。”

   她本就没什么肉,最近又瘦了不少,小脸尖尖的,这副模样,端得是惹人怜爱,安翼眸中含了丝笑,蹲了下来。

   李洺倩直接跳到了他背上。

   安翼早上就没来看她,陆辞本以为,等到晚上,他怎么也要来一次,自打得知安翼回来后,她就一直竖着耳朵,听着院中的动静,谁料等来的却是他们的离去。

   透过窗户,她恰好瞧见,李洺倩赖在安翼背上的这一幕,她不由绞了一下帕子,几乎咬碎一口银牙。

   太阳已逐渐西斜,为了看夕阳,安翼只背她走了一截儿,就将她放了下来,随即搂住了她的腰,施展轻功带她去了后山。

   这座山并不算太高,纵使如此,来到山顶上时,依然有种“一览行宫小”的感觉。

   他们来到山顶时,夕阳已逐渐坠入西边,大片的晚霞将整个西边的天空,染得一片通红,远山也似染了胭脂,美不胜收。

   李洺倩眸中满是笑,靠在了他怀里。

   安翼伸手搂住了她的腰,将下巴抵在了她头顶上,“喜欢吗?”

   “喜欢!”她的声音都洋溢着一股愉快。

   安翼最喜欢的就是她的乐观与豁达,别看他整日挂着笑,实际上,只是习惯了这个面具,与他不同,李洺倩是真的很容易知足,刚成亲的那段时间,她每日都快快乐乐的,每次瞧见她时,安翼都能放松下来。

   直到成亲一年,母亲开始着急子嗣时,她的笑才有些勉强,那段时间,安翼多少有些心疼她,很怕,她压力太大,就那么病倒,好在她生性乐观,很快就想开了。

   安翼道:“还能在行宫待一段时间,不忙时,都能陪你出来。”

   “夫君也太好了吧!”

   她甜蜜的夸奖,让安翼心中很受用,他微微勾了下唇,下一刻就听她道:“不行,要奖励夫君一下才行。”

   她说完就转过了身,小手勾住了他的脖颈,在他唇上落下一吻,亲完,就转了身,继续看夕阳去了。

   撩人不自知。

   安翼失笑摇头,也没打扰她,两人看完夕阳才溜达回去,晚上安置时,安翼迎来的依然是热情似火的小妻子。

   她毫不掩饰自己的爱意,一会儿亲亲他,一会儿摸摸他,安翼每次都恨不得死她身上,事后,抱她去沐浴时,她才懒洋洋靠在他怀中,老实下来。

   再次钻进被窝时,她又摸了摸平坦的小腹,笑道:“皇后娘娘又怀上了,说不准我也能沾沾她的喜气,希望这个月能有好结果。”

   每次听到她对孩子的期盼时,安翼都有些心疼,他伸手顺了一下她略显凌乱的发丝,低声道:“就算真怀不上也不怕,大不了过继一个。”

   “呸呸呸,谁说我怀不上?我身体又没问题,你也很健康,肯定可以怀上,只是之前你太忙了,咱俩行房的日子不对而已,如今在行宫,你难得能多休息一下,肯定会有好消息的。”

   安翼是怕她又伤心,才安慰了一下,谁料她根本不需要,他不由低笑出声。

   他的长相一直很符合她的审美,不笑时就十分好看,此刻一笑,李洺倩的小心脏有些受不了,她捂住心口,呜了一声,“不行了不行了,你别又招我。”

   安翼轻笑了一声,伸手捏住了她的脸颊,“究竟是谁招谁?”

   两人自然没争论出个所以然,反倒是又亲到了一起,好容易沐浴了一番,还要继续叫水。

   翌日等李洺倩醒来时,已日上三竿,安翼已用完早膳离开了,昨日实在睡得晚,安翼没舍得喊她。

   李洺倩记挂着陆辞,就又去偏殿瞄了一眼,她过来时,小容正愁眉苦脸地坐在外间,瞧见李洺倩,她悚然一惊,赶忙站了起来,“世、世子夫人。”

   她声音小小的,瞧着怯生生的,怕李洺倩瞧出异常,她垂下了脑袋,没敢抬眼瞧她。

   李洺倩也没多想,“表妹怎么样了?”

   小容眼神有些躲闪,“就、就那样,奴婢煎了药,她在按时服用,许是还需要时间。”

   李洺倩道:“李太医医术不错,他既说了无碍,就让表妹按时吃药涂药即可,这几日,你辛苦照料着些,等表妹恢复了正常,我这边也有赏赐。”

   小容一怔,赶忙谢恩,“多谢世子夫人。”

   李洺倩摇摇头,她没有进去,回去用早膳去了。

   她走后,小容才进去,陆辞依然躺在床上,她身上的温度,一直反反复复,每次喝了药就能降下来,几个时辰后,却会继续起热,喝药后,又会继续往下降,陆辞都怀疑,李太医是收了李洺倩的银子,才这般折腾她。

   她心怀记恨,早忘了之前自己起热时,也总是反复,她脸上的红疹,也没有转好的趋势。

   小容道:“姑娘,不然您还是涂一下李太医给您开的药吧?万一有用呢。”

   陆辞有些烦,“她又给你灌什么迷魂药了?”

   小容有些委屈,没敢再劝。

   “出去。”

   待她出去后,陆辞才拿起李太医的药,老太医的药,她已涂抹了好几日,始终没有好转的意思,她干脆将李太医的药,也拿了出来。

   她对李太医没什么信任,自然不敢只用他的,唯恐耽误了病情,她干脆两种药一起涂的,一个早上涂,一个晚上涂,如此过了两日,她脸颊上的红疹不仅没有消退的意思,脸颊还痒得厉害,半夜她是痒醒的,白日,她还能控制住,不去挠,晚上却没能控制住。

   她越挠越痒,越痒越挠,直到抓破了脸,她才疼醒,瞧见指甲盖上有血时,陆辞尖叫了一声。

   小容正在外间守夜,听到她的尖叫,她吓得汗毛都竖了起来,赶忙进去瞧了瞧。

   陆辞怕黑,室内一直燃着烛火,小容一眼就瞧见了她那张脸,她脸颊有些肿,上面赫然有几道血痕,血痕与红疹交织在一起,有些触目惊心。

   小容腿一软,就跪了下来。

   瞧见她眸中的惧怕后,陆辞伸手去拿镜子,瞧见她的脸什么样子后,她再次尖叫了一声,“啊啊啊啊!”

   她边尖叫,边丢掉了镜子。

   她第一次尖叫时,安翼就听到了,他不由拧了一下眉,他一动,李洺倩也醒了过来,她醒来后,才听见陆辞的第二声尖叫,她吓了一跳,赶忙坐了起来,“是表妹吗?”

   “听声音是。”

   李洺倩赶忙穿上了衣服,安翼也起来了,因为要避嫌,他并未跟进去,李洺倩和小蝶赶忙走了进去,“表妹?”

   瞧见陆辞那张脸时,李洺倩心中一跳,她本以为用药三日,红疹能退下不少,谁料此刻,她脸上的红疹没有退下,那张脸反而有些惨不忍睹。

   她吓了一跳,“这是怎么回事?”

   瞧见她,陆辞心中的憎恨,一下爆发了出来,她一把将自己的枕头拎了起来,朝李洺倩砸去,边砸边骂道:“你这个贱人,你竟还有脸问我!分明是你伙同李太医,有意害我毁容!竟还装无辜!你怎么不去死!”

   小容吓得连忙伸手去捂她的嘴,剩下的话,她没能说出来,她反手就给了小容一巴掌。

   小容的脸瞬间红了起来,她仍旧没撒手,只恳求地看向李洺倩,“世子夫人,我们姑娘是受了刺激,才胡说八道的,您莫要放在心上。”

   陆辞本就在起热,力气自然不大,枕头自然没能砸到李洺倩,她恶毒的咒骂,却令李洺倩怔在了原地。

   她万万没料到,陆辞会说出这番话来。

   小蝶最先反应了过来,主子为她掏心掏肺,她却如此恶毒地揣摩主子,话中的诅咒不可谓不恶毒,她冷声道:“表姑娘还是慎言的好!随意污蔑人,可是会犯诽谤罪!”

   小容吓得险些魂飞魄散,还在拼命捂陆辞的嘴,后背也出满了汗。

   她顶着个巴掌印,一直劝着陆辞,“姑娘,您冷静些。”

   外间,安翼自然也听到了陆辞的话,他眸中闪过一丝狠厉,心中对陆辞仅有的那点同情也散了个干净。

   李洺倩半晌才找回声音,“清者自清,表妹诬陷人,得讲证据,如今这种情况,还是要尽快看太医的好。小蝶,你去将三位太医全部请来,具体什么情况,自有太医诊断。”

   李洺倩扫了一眼地上的枕头,漆黑的眼眸在烛火下显得有些清冷。她伸手将枕头捡了起来,拍了两下,将枕头放在了床上。

   她居高临下望着陆辞沉声道:“你的脸乍然变成这样,与我半分关系都没有,你若不信,就让你表哥彻查此事,表妹可以怀疑我,决不能如此诬陷我,小容,给你家姑娘穿上衣服,一会儿看看太医们怎么说。”

   陆辞自然也听到了李洺倩的话,她依然满腔怒火地盯着李洺倩,恨不得将她盯出一个洞来。

   她眸中的恨意,实在太浓烈,李洺倩心中堵得厉害,只觉得这段时间,对她的关怀,皆成了笑话。

   话不投机半句多,她深吸了一口气,转身走了出去。

   李洺倩走出来时,才发现安翼就站在门口,陆辞虽是他的表妹,深更半夜的,他也不好进她的寝室,是以他一直站在门口,并未进去。

   瞧见他时,李洺倩才有些委屈,她清楚,他自幼习武,耳力好,自然听到了陆辞那番话,她吐出一口浊气,解释道:“我没有害她。”

   安翼上前一步,将她拥入了怀中,“不必解释,我信你。”

   被咒骂被诅咒时,她虽难受,却没有哭,这一刻,听到他的话,她鼻子却猛地一酸,紧紧悬着的心,这才放松下来。

   她刚刚真的很怕他会误会,陆辞毕竟是她的嫡亲表妹,若陆辞咬死是自己害了她,她该如何自证清白?

   能解释的清吗?

   李洺倩只要想到,他会怀疑她,心中就难受的不行,谁料他竟这般信任她。

   李洺倩哽咽一声,搂住了他的腰,“呜呜,夫君,你怎么这么好啊?”

   安翼顺了一下她乌黑的发丝,“别哭,有夫君在,天塌了,也有我顶着。”

   室内,陆辞自然也听到了两人的话,她狠狠攥住了拳头,根本没料到,表哥竟会站在李洺倩那一侧。

   她气得牙齿都在打颤,脸颊也火辣辣的,烧得厉害,又痒又难受,似有成千上万的蚂蚁在爬,痒得她好想去抓,瞧见指甲盖上的血痕时,她才硬是克制住自己的动作。

   陆辞狠狠咬破了唇,人也逐渐冷静了下来,李洺倩不是要证据?她手中的药,就是证据!她连忙将药膏攥在了手中,等其他两位太医验过,看她还怎么狡辩!

   她一定要让她付出代价。

番外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