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番外篇

  最快更新重生后嫁给三叔 !

  番外篇

   第一百四十四章

   康儿也瞧见了舅舅, 他眼睛一亮,挣脱郑菲凌的手, 朝陆锦泽扑了过去, “康儿没胡说,舅舅,你愿意娶母亲对不对?”

   陆锦泽一阵心悸, 漆黑的眸正落在郑菲凌身上, 瞧见她绯红的双颊时,他心中涌起一阵热潮, 不由轻轻颔首。

   “哇!”康儿喜悦地叫了一声, 又飞快跑回了郑菲凌跟前, “娘亲!舅舅愿意!你看到没?”

   郑菲凌脸颊发烫, 无端有些局促, 紧张地手心都出了汗, 莫名不敢直视他的目光,她先让康儿给他拜了拜年,随后才低声道:“舅舅不过是哄你高兴, 这种话, 以后莫要胡说, 不是想入宫找瑞儿玩?娘亲现在带你入宫好不好?”

   康儿年龄尚小, 很容易就被转移了注意力, 他小鸡啄米般点头,小脸上笑得恍若开出一朵花, 开心完, 又歪着小脑袋疑惑道:“娘亲不是说, 外面冷,过段时间再找瑞儿吗?”

   昨天他就想找瑞儿玩, 娘亲却以太冷拒绝了他。

   郑菲凌头一次尴尬地不知该如何接,余光不自觉落在了陆锦泽身上,男人长身玉立,正安静地注视着他们母子,他神情很淡,一如既往地沉默,并没有笑话她的意思。

   她稍微自在些,对瑞儿道:“那你答应娘亲,只和瑞儿在宫殿内玩好不好?”

   康儿自然是应了下来。

   郑菲凌这才看向陆锦泽,低声道:“表哥,那我们先走了。康儿跟舅舅道别。”

   康儿甜甜地道了声别,郑菲凌从他跟前走过时,陆锦泽才突然开口道:“我愿意娶你,并非为了哄康儿高兴,纯粹自己愿意。”

   他声音醇厚悦耳,一字一句那般清晰,落在郑菲凌耳中,却犹如平地惊雷,一下子扰乱了她的心。

   她长这么大,不管面临什么事,都能够从容不迫,这是她首次落荒而逃,甚至没敢瞧他一眼,就匆匆拉着康儿离开了。

   两人走出一截儿后,陆锦泽还能听到康儿的声音,“娘亲,你看,舅舅真的愿意娶你,你们快成亲吧!”

   她步伐凌乱,声音明显透着一丝羞恼,“不是要去找瑞儿玩吗?还去不去了?”

   陆锦泽不由莞尔,清楚需要给她时间,他没再多说,任她拉着康儿逃离了他的视线。

   直到坐上马车,郑菲凌一颗心犹然乱成了一团,几乎不敢去深想他什么意思,他明明是她的兄长呀,不,不对,只是表哥而已,实际上,他们是可以成亲的。

   郑菲凌颇有些坐立不安,甚至怀疑表哥被什么人附身了,他怎么可能对她有意呢?

   来到皇宫时,郑菲凌才勉强稳住心神,他们过来时,瑞儿正无聊地坐在地毯上玩七巧板,瞧见康儿他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两个小家伙瞬间抱在了一起,一个比一个开心。

   郑菲凌还特意给小皇子和小公主包了红包,康儿也收到一个来自皇后娘娘的,别看他和瑞儿年龄尚小,一个比一个财迷,红包到手后,就揣到了怀中。

   瑞儿带着康儿去看了看弟弟妹妹。

   钟璃则拉着郑菲凌坐在了暖榻上,钟璃笑道:“正觉得无聊,你来的正是时候。”

   她虽贵为国母,却始终没有皇后的架子,郑菲凌很喜欢她,每次在她跟前也很放松,丫鬟端来果脯后,她随着钟璃用了一些。

   郑菲凌在皇宫待了一上午,临近午时,才带着康儿回府,下午睡醒时,康儿想去姨姥姥那儿,郑菲凌是让丫鬟带他去的,自己则没去,纯粹是怕遇到陆锦泽。

   郑菲凌左思右想,都不觉得表哥会对她有意,肯定是表哥觉得她一个人带着康儿有些不易,怕她日后再遇到危险,才想照顾她,思及此,郑菲凌心中稍定。

   过年时,自然需要走亲戚,往年初二她都是随着母亲去外祖父家,如今仅有姨母和姑母一家在京城,她初一时,已给姨母拜过年,打算初二带着康儿去武安侯府。

   武安侯府一共有三房,李洺倩是长房嫡女,初二这日,她也在安翼的陪同下,回了武安侯府,她的女儿因年龄尚小,见不得风,被留在了府里。

   她与母亲唠了会儿嗑,就见堂妹跟堂妹夫也一并来了,两人与郑氏拜完年,李洺亶的夫婿就去前院拜年去了。

   李洺亶则将李洺倩喊了出去,李洺亶是她三叔家的堂妹,两人相差三岁,关系也极好,她今年才刚出嫁。

   李洺倩笑道:“作甚神神秘秘的?”

   李洺亶笑道:“自然是向你打听一下郑姐姐的事,她这不是和离大半年了?过了年,也该考虑婚姻了吧?如今身边有合适的人选吗?”

   李洺倩的眼睛瞬间眯了起来,“谁托你打听的?难道是覃川的兄长?”

   覃川正是李洺亶的夫君,他兄长今年二十八岁,发妻已去世三年,也算年轻有为,如今他的母亲正在为他选续弦,他自个瞧上了郑菲凌,才拖弟妹帮忙打探的消息。

   李洺亶没敢隐瞒,道:“大伯膝下仅有一女,他说了,他不介意郑姐姐带着孩子出嫁,大伯也是嫡长子,郑姐姐嫁过来后,能掌管中馈,覃府虽比不上李府,也算新贵,府里杂七杂八的事,也没那么多,依我看是桩好姻缘。”

   李洺亶的生母去得早,她的这桩亲事,还是郑氏帮着寻觅的,家庭关系确实不复杂,李洺倩隐约记得覃川的兄长有两个姨娘,她当即就摇了头,“就算表姐会再嫁,你大伯也不成,若有旁的托你打听的,你再跟我说。”

   李洺亶有些急,“姐姐还没帮着问,怎么就不成了?”

   李洺倩自然不可能说,他有姨娘才不成的,女子因善妒可随时被休弃,就算当着堂妹的面,她也不可能说这些,只道:“我说不成就肯定不成,你让他打消这个念头吧。”

   以为大伯不是郑菲凌喜欢的类型,李洺亶只好作罢。

   虽然将她糊弄了过去,李洺倩却有些操心郑菲凌的婚姻大事,实际上,年前也有人问到了她这儿,对方是头婚,条件比李洺亶他大伯好的多,品行也不错,就是年龄有些小,跟表姐一般大,他也说不介意她带着康儿出嫁。

   郑菲凌过来时,李洺倩正在与郑氏说这个问题。

   郑氏道:“她才情出色,相貌又一等一的好,以后肯定也有不少打探的,你多给她留意着点儿,若有合适的,就告诉我,这次咱们务必要擦亮眼睛。”

   李洺倩郑重颔首。

   郑菲凌牵着康儿走了进来,“什么擦亮眼睛?”

   李洺倩有些心虚,赶忙站了起来,郑氏则很坦然,笑道:“已经有了想向你提亲的,这次姑母必定擦亮眼睛,好生帮你寻摸。”

   郑菲凌道:“姑母快别给我张罗了,我如今带着康儿多自在,既不需要侍奉公婆,也不需要伺候夫君,更无需管一大家子的事,费心不好,还没有自由,日子可不像如今快活,我真不想嫁人。”

   她说的再认真不过,郑氏虽觉得有道理,却还是觉得她一个人太孤单了,遇到个什么事,家里也没个帮衬的,她道:“咱们不急,肯定得你喜欢才成,你若不喜欢,条件再好咱也不嫁。”

   郑菲凌清楚劝不动,也没再劝,拉了拉康儿的小手,先让小家伙给她们拜了拜年,她则给郑氏拜了拜。

   自然也有人求到陆锦泽这儿。

   陆锦泽这几年走南闯北的,认识不少人,也有两个生死之交,其中一个恰是永宁伯府的嫡次子,赵霈真。

   赵霈真今年二十三,婚事一直不顺利,早在两年前,他就对郑菲凌一见钟情,可惜她却已嫁为人妇,得知郑菲凌和离后,他自然是欣喜若狂,这半年,一直在与母亲磨,今日母亲这儿终于松了口,打算过几日,拖媒人去武安侯府询问一下。

   他心中高兴,就约了陆锦泽,想喝酒庆祝一番,陆锦泽已许久不曾饮酒,想起表妹昨日下午在刻意躲着他,他心中也有些煎熬,就赴了约。

   与他的沉默、郁闷不同,赵霈真却神采飞扬的,笑道:“兄弟,过段时日,母亲就要帮我提亲,来来来,先祝我马到成功。”

   陆锦泽略举了一下酒杯,也没说贺喜的话。

   赵霈真自然清楚,他心中也藏着一个人,他笑道:“也祝你尽快抱得美人归。”

   两人又碰了一杯,赵霈真一杯饮完,才懒洋洋斜靠在椅背上,道:“哎,你有跟小孩子相处的经验吗?”

   他问完,自己先失笑摇了摇头,“你就是个闷葫芦,估计也没什么经验,哎,郑姑娘若同意这桩亲事,肯定要将她的孩子带上,小男娃都四岁了,肯定还记得自己的父亲,会跟我亲近吗?”

   不论是郑姑娘,还是四岁的小男娃,都令陆锦泽蹙了下眉,他捏着酒杯的手不由一顿,“你想娶的是谁?哪个郑姑娘?”

   赵霈真眉宇间满是快意,又干了一口酒,他将酒杯放在了桌上,咂了一下嘴,才道:“你未必认识,她虽已嫁过人,却是金陵第一才女,不对,不止金陵,就算在京城,估计也当得起第一才女的称号,生得也国色生香。

   “李徵那王八蛋与她成亲时,不知多少儿郎碎了一颗心,好在那王八蛋身在福中不知福,我这才有机会抱得美人归。”

   不等他说完,他就见自家寡言少语的好友,猛地站了起来,他一双锋利的眸,直直落在他身上,他冷冷笑了笑,“想娶她?”

   他轻“呵”了一声,眸底的戾气和危险,让赵霈真不由打了个哆嗦,又打了个嗝,他身上的酒气更重了一些,“怎么?你认识她?”

   陆锦泽薄唇微抿,他八岁那年,就遇见了她,在他心中,她一直是最特殊的存在,年少尚不懂情滋味的时候,她都会频繁入他的梦,她是他黑暗中的一抹光,是他心头最深切的挂念,又岂是一句认识能概括的?

   他淡淡道:“不想挨揍,就少打她的主意。”

   他丢下这话,就转身离开了酒馆,赵霈真“嘿”了一声,站起来想追他,却被小二拦了下来,他丢了一块银子,说了句,“不必找了。”就匆匆跑了出去。

   可惜,等他跑出去时,街边已没了陆锦泽的身影,他并不清楚陆锦泽的来历,两人之所以认识,是他险些遇到山匪时,被陆锦泽救了一命,后来才成为的好友。

   想起他的新住处,如今与郑姑娘的住处紧挨着,赵霈真拍了一下脑袋,难道他也心悦郑姑娘?

   赵霈真忍不住咒骂了一句,“一句话就想让我放弃?啊呸,就算亲兄弟也不成,有本事公平竞争啊,看谁能让郑姑娘点头。”

   陆锦泽没走远,他耳力好,自然听到了这话,眼眸不由暗了下来,他径直回了府,北风有些大,他的衣摆猎猎作响。

   直到这一刻,他才意识到,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也有人在惦记她,她那般好,自然不可能只有他瞧见她的好,他已错过她一次,自然不能再错过她第二次。

   他不知不觉就绕到了她院落外。

   天色尚未黑下来,郑菲凌与康儿回府后,就在教导康儿识字,等到九月份,他就要入宫,给瑞儿当伴读,在此之前,自然是先启蒙一下比较好,郑菲凌每日都会教他一个时辰。

   上午她只教了半个时辰,正教着,却听婇瑕进来通报道:“姑娘,表少爷有事寻您,让他直接来书房吗?”

   她口中的表少爷自然是指陆锦泽。

   这还是他头一次寻她,闻言,郑菲凌心中不由一跳。

番外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