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20章

  最快更新重生后嫁给三叔 !

  第020章

   第二十章

   裴邢的字豪迈狂放,字里行间都透着不快,钟璃捧着纸条发了会儿呆,只觉得他实在令人难以琢磨。

   见面时,也没见他多稀罕她,不去了竟又催,都已经收到了纸条,钟璃也没再拖延,夜深人静时,她又悄悄去了裴邢的住处。

   她泡完澡才去,为了省事,她未绾发,只用一根发带将长发绑在了身后。

   她过来时,裴邢还在处理公务,京城有不少命案发生,但凡特殊点,都会由锦衣卫查办,裴邢手中的权力虽大,却也是真忙。

   钟璃没敢打扰他,进来后,就自觉站在了离他不算太近的地方,这是避嫌的意思,桌上的密报和案卷,哪个都不是她能看的。

   等他忙完时,已经临近子时。

   裴邢站起身时,才发现小丫头挺直的身姿早变了形,此刻斜靠在衣柜上,卷翘的眼睫无神地扑闪着,正硬撑着不打盹。

   她才刚过十五岁生辰两个月,实际上年龄并不大,换成旁的贵女,这个年龄估计还在父母怀里撒娇,裴邢盯着她疲倦的神情,心底莫名软了一下。

   昨日冒起的不快,散了大半,他淡淡道:“累了就上床歇息。”

   他说完,就转身进了浴室。

   听到他的声音,钟璃瞬间清醒了过来,她不敢真去休息,便在外间候了一会儿,也没再提帮他擦背的事,一刻钟后,裴邢就走了出来。

   他身材高大,身上气势十足,钟璃已经换上了笑脸,柔声道:“三叔,我帮你擦头发吧?”

   少女长发及腰,身姿婀娜,烛火下含笑的模样说不出的温婉动人,已没了先前犯困的模样。

   裴邢直接将布巾丢给了她,钟璃时常帮承儿擦头发,擦得倒也熟练,不过他一头墨发长而密,等她擦干,已过了两刻钟。

   裴邢让她睡在了里面,钟璃乖乖爬上去后,没敢乱动,直接躺在了最里侧,中间还能再躺一个人。

   裴邢上床后,长臂一勾,就将她捞到了怀里,少女香香软软的身体,直接来到了他怀中,他嫌衣服碍事,伸手揪了揪她的里衣,恹恹道:“自己脱。”

   她仍旧一身白,雪白的锦衣,也远不如她白皙的肌肤来得灼目,饶是裴邢一贯对美色无动于衷,也喜欢她肌肤的触感。

   钟璃又有些窘迫,她垂着眼睫,脱掉了里衣,剩下小衣和亵裤时,怎么也下不去手。

   裴邢啧了一声,扯掉了她的小衣,倒是给她留了最后一件,随即就将她拥到了怀里。

   入睡前,他又捏了捏她,这次他力道并不大,钟璃没觉得太疼,反而头皮发麻,心跳快得不可思议。

   她心中慌慌的,又羞又窘,不由轻轻咬住了贝齿,很小声很小声地打商量,“三叔,你别捏了好不好。”

   话音一出,她尾音都是颤的。

   裴刑觉得稀奇,自不会停手,还咬了下她小巧的耳垂,刻意打破她的希望,“不好。”

   钟璃身子一颤,轻呜了一声,眼尾都有些泛红,小巧的耳朵都跟着颤了颤。

   裴邢像发现了新玩意,又揪着她的耳朵逗了逗,可惜少女无趣得紧,紧紧咬住了唇,不肯露出狼狈的一面。

   裴邢觉得无趣,闭上了眼。

   他打小睡眠质量就不行,易醒,难以入睡,上次抱着她,竟比平日睡得踏实不少,这也是裴邢将她喊来的原因之一。

   翌日清晨,钟璃依然早早就爬了起来,被她吵醒时,裴邢又有些不悦。他冷着脸盯了她一会儿,道:“明晚别来了,我到时过去。”

   说完他就闭上了眼。

   钟璃眨了眨眼,明白他什么意思后,却有些为难,“三叔,我院中丫鬟太多,万一被她们瞧见……”

   裴邢又睁开了眼,眼底跳跃着火光。

   他就这么见不得人?

   说实话,知晓此事的丫鬟确实是越少越好,人一多,难免会有嘴碎的,若是传到老太太耳中,裴邢啧了一声,压下了烦躁。

   “我去不早。”他说完再次闭上了眼。

   钟璃悄悄松口气,若是等大家都歇下,以他的身手,不想让人发现,肯定易如反掌。

   *

   钟璃回到摘星阁后,只小憩了会儿,她与柳易虽做了交易,却只是口头约定,尚未签订契约,钟璃拿出纸笔,打算今日将契约拟定出来,以免夜长梦多。

   她对这些谈不上了解,等天边泛起鱼肚白时,她又请教了一下张妈妈,初步拟定了一个契约。

   用完早膳后,她又看了一遍,打算再完善一下细节。

   此时,明杏匆匆入了顾知晴的闺房,“姑娘,奴婢都打听了出来,钟姑娘之所以出府,是要跟六皕阁的店主谈生意。”

   顾知晴一一听完,冷冷笑了笑,她虽暂且要不了她的命,给她添堵却是轻而易举的事,“去将我表兄喊来。”

   钟璃让青松去了一趟六皕阁,回来后,青松禀告道:“柳公子不在店铺,我将契约交给了店铺的掌柜,他说下午闲下来时,会送给柳公子,等他签完,再送回一份。”

   钟璃点头,对青松道:“最近你盯着点店铺的事,让那些人在夜间,将书轩阁的货物搬到胭脂铺,争取别让人发现两个店铺有关联。”

   钟璃是怕书轩阁的差名声,影响到日后的“水墨阁”,青松点头。

   “另外寻找掌柜的事,也需要你多操心,务必要找个老实本分,与你能处得来的,到时,你可以跟着他学习一二。”

   钟璃是有意将青松培养成店铺的掌柜,他聪明、稳重,最重要的是忠心,旁的掌柜就算一开始老实,时间久了,务必不会做假账,她若想将铺子做好,必须得有自己的人才行。

   青松没料到钟璃如此看重他,当即跪了下来,“奴才定不忘主子的栽培之恩。”

   “起来吧。”

   *

   夜色渐浓,钟璃将承儿哄睡后,就让丫鬟回房歇息去了,她沐浴时,是秋月伺候的,今晚是她守夜,她已得知了裴邢会来。

   秋月心中不无担忧,帮钟璃擦背时,忍不住问道:“姑娘与三爷难道要一直这样下去?这样没名没分地跟着他,若日子久了,等三爷新鲜劲儿一过,姑娘该如何自处?”

   秋月甚至忍不住埋怨起了裴邢,若真喜欢主子,何不给个名分?

   钟璃本就没想与他长久,怕说出来秋月会更担心,她道:“先顺其自然吧,你不用操心,我自有成算。”

   秋月叹口气。

   钟璃不知裴邢何时过来,就歪在榻上等了等,许是心中装着铺子的事,裴邢过来时,她还精神着,她快步迎了上去,弯唇帮裴邢宽了衣,裴邢没拒绝,由她服侍的。

   他在幽风堂沐浴过,已经换了一身轻便的衣服,两人上床后,钟璃就自觉脱掉了外衣,任由裴邢将她拥到了怀中。

   裴邢忍不住在她脖颈处嗅了嗅,“今晚怎么这么香?”

   钟璃愣了一下,想起泡澡时,秋月放了许多玫瑰花瓣,她脸颊有些热。

   她没答,僵着身子没动,裴邢一寸寸嗅着她的肌肤,冰凉的鼻尖滑过她的锁骨,一时又想起了她香甜的滋味,他低头咬住了她的唇。

   只是亲了几下,他又亲出一身火,眸底染上一丝欲念,紧紧箍住了她的腰。

   钟璃忍不住动了动。

   这一动,裴邢不由低咒一声,张口就咬在了她脖颈上,他这副模样,跟她中药时好像,钟璃的身体彻底僵住了,隐隐有些不安。

   裴邢捏住她的下巴,又咬住了她的唇,声音又哑又烦躁,“距离出孝还有几日?”

   钟璃怔了一下,才意识到他一直没真碰她,是由于她尚在孝期,这一瞬间,她心中说不上什么滋味,刚刚升起的难堪散了大半,心中像灌了一杯热水,冒着丝丝热气。

   她低声道:“还有九日。”

   裴邢低低嗯了一声,抱着她没再动,他气息却有些乱,呼出的气息洒在了她肩窝处。

   钟璃心情有些复杂,莫名升起一种欠了他的念头,她并不想亏欠他,她怔怔发了会儿呆,想起上次身体不适时,好像总想让他碰碰她。

   她忍不住环住了他的腰身,小声道:“我用旁的法子帮三叔好不好?”

第020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