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番外篇

  最快更新重生后嫁给三叔 !

  番外篇

   第一百四十七章

   “哭什么?”男人低沉的嗓音响起时, 他略靠近了一步,伸手擦了一下她的眼角。

   郑菲凌神情怔怔的, 这才发现, 自己竟是落了泪,他常年习武,个头又很高, 身上压迫感十足。

   除了李徵, 郑菲凌从未与旁的男子靠这么近,按理说, 理应紧张, 可她升不起任何戒备, 心中除了心酸, 还是心酸。

   她一直以为, 他只是性子孤僻, 没遇到喜欢的姑娘,才拖到这个年龄尚未成亲,谁料竟是因为她。

   她郑菲凌何德何能?

   他低声醇厚的嗓音再次响在耳旁, “小时候膝盖摔流血都不哭, 现在哭什么?”

   郑菲凌赶忙吸了吸鼻子。

   她确实不爱哭, 从小到大, 仅哭过三次, 一次是外祖父去世时,一次则是离开金陵那日, 还有一次, 则是生死关头, 成功诞下康儿的那一刻。

   可这一刻,只要想起他, 她鼻子就一阵发酸,甚至不知道自己落了泪。她从未在一个人身上,感受到这么浓烈的爱意,浓烈到让她的心脏都不由缩成了一团。

   她嗓子眼也一阵酸涩,吸了吸鼻子,才低声道:“我不值得表哥如此。”

   她话音刚落,脑袋就被轻轻敲了一下,他敲得并不疼,骨节分明的手指落在额前时,犹如蜻蜓点水一般,饶是如此,郑菲凌也有些愕然,微微泛红的水眸都不由睁大了一些。

   毕竟,长这么大,这还是表哥,头一次情绪这么外漏。

   “值不值我说了算。”他漆黑的眸,静静注视着她,眸色专注又认真,像是隔着漫长的时光,在与她对视,“在表哥看来你值得最好的,别妄自菲薄好吗?”

   郑菲凌并非妄自菲薄,而是,她如今已二十出头,不仅经历过一场失败的婚姻,还带着孩子,到了她这个年龄,就算真有人看上她,看上的也肯定是她背后的郑家和娄家。

   她清楚表哥跟旁人都不一样,他根本不在乎这些,她外祖父膝下仅有一子,年纪轻轻就因航海,葬身于大海中,唯一的孙子还吊儿郎当的很不成器,他临终前,想将偌大的家业传给表哥,他却不肯继承,几年前,还毅然带着姨母来了京城。

   郑菲凌也曾听母亲说起过,说他的父亲,曾是北戎的二王子,他大伯膝下还没有子嗣,他当初若肯跟着父亲回北戎,势必会有大造化,他却选择留在了大晋。

   在他心中,有比钱财、权势更重要的东西,正因为这样,他的深情,才显得弥足珍贵。

   她眸中不自觉露出一丝难过,因为她清楚,她注定会让他失望。

   陆锦泽道:“不管你怎么选,表哥都尊重你,只希望你别因此与我疏远,也别再避着我,好么?”

   换成旁人这么说,郑菲凌只会快刀斩乱麻,绝不会给他任何希望,唯独面对他,她根本不忍心。

   她迟疑再三,终究是轻轻颔首。

   陆锦泽唇边不自觉露出个笑,他常年冷若冰霜,此刻一笑,这张俊美的脸异常瑰丽,郑菲凌心中不由一跳,无端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陆锦泽道:“上元节有灯盏,康儿前几日就说想去,到时我带你们去赏灯。”

   郑菲凌道:“表哥带康儿去就行,我就不去了。”

   “才刚说了不躲着我?难不成只是哄我开心?”

   郑菲凌脸颊有些热,一时不知该如何答。下一刻,就听他道:“灵儿,我不会逼迫你,你起码给表哥一个机会,别躲着我,成吗?”

   直到他离开,郑菲凌还有些晕,不懂怎么就点了头。

   婇瑕刚刚就守在门外,隐约听到了表少爷的话,两厢一对比,她只觉得表少爷当真比李徵强了不止一点半点。

   她嘿嘿笑了笑,都开始畅想,两人有了小女娃后,她是着重伺候小少爷呢,还是伺候小小姐呢?

   *

   时间一寸寸流逝着,不知不觉就到了上元节这一日,康儿无疑是最开心的一个,早上一睁眼时,就在盼望着夜晚的到来。

   都无需丫鬟给他打扮,他自己就将自己那件火红色的小衣袍拿了出来,想穿这件去赏灯。

   用过晚膳,陆锦泽就来了他们的住处,他平日的服饰,总是偏向暗色,今日却穿了一袭白色锦袍,衣袂翻飞间,俊美得恍若谪仙下凡。

   康儿一瞧见他,就“哇”了一声,只觉得自家舅舅今日格外好看,

   郑菲凌也从未瞧见过他穿白衣的模样,一时只觉得他出尘脱俗,如郎朗明月。

   婇瑕促狭地笑了笑,从背后轻轻推了她一下,郑菲凌有些不自在,她稳了稳心神,才问道:“姨母当真不去吗?”

   陆锦泽道:“今日街上势必很多人,她怕吵闹,就不去了。”

   康儿仰着小脑袋催促道:“姨姥姥不去,咱们去!走走走!”

   陆锦泽一把将康儿抱了起来,康儿笑着搂住了他的脖颈,“舅舅,康儿想玩飞飞,你和娘亲一起拉我飞好不好?”

   陆锦泽自然没拒绝,将小家伙放了下来,他们今日出府,并未乘坐马车,两人一左一右牵着康儿,时不时将小家伙拎起来飞一下,康儿小脸上满是笑。

   他们出来得早,饶是如此,来到街上时,已有了一部分行人,康儿开心地蹦来蹦去的,好不雀跃,小家伙正是嘴馋的时候,瞧见冰糖葫芦时会驻足一下,瞧见小糖人时,还会停一下,好在陆锦泽带了不少碎银子和铜板,一通买买买,康儿左手拿冰糖葫芦,右手拿小糖人,还让娘亲给他拿了一包果脯,他幸福地晕乎乎的。

   郑菲凌只觉得他有些惯孩子,劝他时,他却挺有理,“一年也不出来两次,他也吃不了多少,也就尝个鲜。”

   这倒是实话。

   见康儿幸福地找不着北,郑菲凌只好随他们去了。

   人逐渐多起来时,陆锦泽怕行人撞到康儿,将小家伙抱了起来,他力气大,单手抱着康儿都轻轻松松的。

   越往里人越多,说是摩肩擦踵一点都不为过,人流逐渐变得拥挤时,街上难免有人没什么耐心,走路也横冲直撞的,怕这人撞到他,陆锦泽伸手拉了一下郑菲凌的手腕,将她护到了跟前。

   靠近的那一刻,她清晰地嗅到了他身上的味道。他的手很温暖,掌心还带着薄茧,被他触碰到时,郑菲凌只觉得手腕猛地一麻,虽然他很快就松开了她,郑菲凌的心跳还是有些不稳,脸颊也不自觉有些红。

   来到湖边时,郑菲凌才悄悄拍了一下脸颊,这才觉得呼吸顺畅了些。

   陆锦泽并不知道,他出府没多久,赵霈真就跑来寻他来了,得知他出府后,他还刻意在郑菲凌门口溜达了两圈,最后竟在她门口遇到了李徵。

   李徵瞧见他时,心中就升起了不满,“你在这儿作甚?”

   赵霈真瞧他更不顺眼,冷嗤了一声,“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郑姑娘的谁,不就是个前夫,瞎显摆什么?真当自己有资格质问旁人?”

   李徵一贯温和,平日也总与人为善,还是头一次被人指着鼻子嘲讽,气得胸膛都上下起伏着。

   赵霈真啧道:“你还有脸生气,擦亮眼睛看清楚,改日小爷就会让人登门提亲,你赶紧给小爷麻溜滚远点,别杵在这儿碍事。”

   赵霈真自然不清楚,他想娶的姑娘,已被自家好友拐了出去,他冷嘲热讽地刺了李徵一通,这才扬长而去。

   李徵气得一张脸,涨得通红,平复了许久的呼吸,才敲响大门,他拱了拱手,彬彬有礼道:“我想带康儿去街上赏灯,劳你帮忙通传一声。”

   得知康儿已经上街后,他眸中满是失望。

   街上,康儿却开心极了,他在湖边又跑了许久,郑菲凌也难得这么放松,和离前,她出府的次数屈指可数,每次出府皆是有事,要么是收到了皇后娘娘的邀请函,要么是去见表妹。

   和离后,她同样没怎么出过府,望着康儿跑来跑去的小背影,她唇边也不自觉添了一丝笑,陆锦泽就站在她身侧,这么多年来,他首次陪她走这么远的路,只觉得胸腔涨得满满的。

   陆锦泽带着他们回去时,康儿没撑住,趴在舅舅肩膀上睡着了。好在丫鬟早有防备,特意带了一件大氅,将康儿包裹了起来。

   今日一直是陆锦泽在抱康儿,郑菲凌怕他累,忍不住道:“表哥,我抱一会儿吧。”

   陆锦泽低声道:“没事,我抱就行。”

   他将康儿抱回了她的住处,将小家伙放在了榻上,郑菲凌伸手帮他脱掉了鞋子,拉一下被子,盖在了他身上。

   室内灯火通明,两人站在一起时,当真宛若一对璧人,婇瑕恨不得时间过快一些,盼着她们姑娘赶紧点头。

   陆锦泽摸了一下怀中的东西,目光落在了郑菲凌身上,“灵儿?”

   他喊了她一声,随即就朝她靠了过来,郑菲凌不自觉抿了下唇,无端有些紧张,他俯身靠来时,她一颗心剧烈跳动了起来,眼睫也不受控制地颤了颤。

   谁料这时,他却从怀中掏出一枚玉簪,伸手插在了她发髻上,他站直身躯的那一刻,郑菲凌怦怦乱跳的心,才逐渐恢复正常,刚刚那一刻,她甚至以为,他是想要亲吻她。

   察觉到自己误会后,她一张脸臊得通红。

   “喜欢吗?”

   郑菲凌都不知道他是何时买的,她本想摘下来还给她,对上他比平日略显璀璨的目光时,她怔了一下,飞快瞄了一眼镜子,本该看玉簪的,谁料率先注意到的却是她绯红的脸颊。

   郑菲凌心中不由一跳。

番外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