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65章

  最快更新重生后嫁给三叔 !

  第065章

   第六十五章

   裴邢神情阴鸷, 眼神有些危险,身上满满的压迫感, “自重?”

   钟璃努力忽视着他的冷脸, 伸手拍开了他的手,她后退一步,与他拉开了距离, 沉声道:“我与三叔如今没有任何关系, 望三叔以后勿要动手动脚。”

   “动手动脚”几个字,再次将裴邢气笑了, 他甚至想拂袖而去, 偏偏又怕走了之后, 她再次跑开。

   他胸膛微微起伏, 手上青筋直跳。

   钟璃在暖榻上坐了下来, 指了一下一旁的位置, “三叔坐下说吧,不知三叔寻我何事?”

   裴邢居高临下盯着他,并未坐下, 他实在拉不下脸, 说什么想让她留在京城的话, 只冷声道:“老太太担心你, 才让我出去寻你, 你一走了之时,可曾想过她?”

   钟璃不由抿唇, 其实这也是她觉得有所亏欠的地方, 老太太对她和承儿毕竟一片真心。

   可那又怎样呢?

   她不走, 难不成留下任大皇子等人算计吗?

   钟璃心中升起一股从未有过的疲倦,她实在太累了, 她闭了闭眼,低声道:“回去后,继续当你的暖床工具吗?还是去给大皇子当侍妾?我受够了这种日子。”

   不等裴邢开口,她便从袖中掏出一把匕首,拿出匕首的那一刻,钟璃指尖有些发白,她努力控制住了颤抖,目光从纹路上滑过,将匕首塞到了裴邢手中,面色如常道:“三叔,您可以将我带回去,但只能是我的尸体。”

   她说完,就起身站了起来,裴邢怔怔望着手中的匕首,眸中的戾气都化为了茫然。

   直到她走出内室时,他才猛地转过身,咬牙切齿道:“钟璃,跟我在一起,就这般令你痛苦?你宁可去死?”

   过往那些画面一幅幅在脑海中闪过,其实,他除了嘴巴狠一些,行为恶劣些,谈不上多坏,正因为他没那么坏,钟璃才不曾恨过他,才有胆子将匕首塞给他,算计他。

   说她是恃宠而骄也好,不识好歹也罢,她只想自由自在地活着,也不肯再与他绑在一处。

   少女声音虽软,语气却很坚定,“是,我宁可去死。”

   在港城的那一个多月,她才真正体会到何为自由,每日睁开眼睛,哪怕什么都不做,都觉得顺心,只是想想回京后的日子,她就无法忍受。

   与其那般活着,她宁可去死。她唯一的牵挂,仅有承儿罢了,不论是舅舅也好,老太太也罢,身边都有一堆人陪着。

   死并不怕,许是已经历过一场死亡,于她来说,不过是闭上眼,再也醒不过来罢了。

   也许,这样就解脱了。

   裴邢指尖轻颤,蓦然抬头朝她看去,少女微微抿着唇,眼神麻木而空洞,眸中没有半分光彩,就好像这世间,没有半分令她留恋的事物。

   裴邢遍体生寒,心中的愤怒和不甘,早化为了焦躁和畏惧。

   他长这么大,头一次生出一丝畏惧。他只觉得手中的匕首重若千金,胸腔中涌起的惊骇,几乎要将他淹没。

   他握紧了匕首,因为用力,刀鞘磨破了掌心,一滴滴血液顺着指缝落在了地上。

   他艰难地开了口,声音又涩又哑,“我哪里对不起你?”

   钟璃有片刻的怔愣,怔愣过后,神情又有些复杂,以他的立场,他确实待她仁至义尽,给她银子,给她首饰,给她庇护。

   于她来说,她不过是他的笼中鸟,想逗弄时,逗弄一下,想羞辱时也可以任意羞辱,如今,他尚有几分新鲜感,才不甘心放手,待新鲜感散去,她只怕会被弃如敝履。

   她闭了闭眼,才道:“三叔没有对不起我,是我不识好歹,不肯当金丝雀。”

   她走出房间的那一刻,匕首顺着他的掌心滑落了下来,砸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裴邢站在原地,久久未动。

   钟璃径直寻到了承儿,瞧见她时,承儿挣脱了夏草的手,迈着小短腿,猛地扑到了钟璃怀里,“姐姐!”

   他力道很大,像个小牛犊,将钟璃往后撞得踉跄了一下,钟璃稳住步伐后,将他小小的身体拥入了怀中,直到这一刻,她眸中才再次有了神采,“咱们走吧。”

   她带着承儿和夏草走出来时,暗卫们没敢阻拦,直到她快要走出大门口时,裴邢才从内室走出来,他神情很淡,眸中没有半分情绪,温暖的阳光洒在了他身上,衬得他清隽的眉眼,如大海般深邃,他冷冷盯着她的背影,再次开了口,“你笃定我不敢杀你是不是?”

   少女的身影微顿,她微微偏了一下头,似是在思索一般,露出一截儿纤细的脖颈。

   她向来谨慎,连上妆时,都不忘遮挡脖颈,纵使遮住了容颜,身上的粗布衣却没能藏住她曼妙的身姿。

   她没答,只轻轻摇头,径直带着承儿走出了院门,承儿虽小,却也明白杀人不是好词,他气呼呼转过了头,狠狠瞪了一眼裴邢,他再也不喜欢三叔了!坏人!

   钟璃怕他惹怒裴邢,连忙攥住了他的小手。

   裴邢轻呵了一声,冷声道:“我不动你,是顾及老太太,并非舍不得。”

   钟璃这才转过身,眸中带了丝认真,“我知道,我一直都清楚自己的身份。”

   她不开口还好,这么一开口,裴邢只觉得心肝肺都是疼的。

   下一刻,少女就走出了院门口,身影彻底消失在他眼前,裴邢气得眼前发黑,一拳砸在了身侧的院墙上,这一下力道很大,墙壁都好似轻轻颤了颤。

   钟璃的护卫赶忙跟了上去。珞瑜和弓箭手,皆从暗处走了出来,两人神情都很严肃,尤其是珞瑜,她无端有些忐忑,早在瞧见港口的人时,珞瑜就清楚主子在寻找钟璃的下落。

   她生了私心,才对弓箭手扯了谎,让他没主动跟主子通风报信,可惜,搜寻他们的人实在太多,仅仅给了他们十几日的喘息时间,终究还是被主子寻到了。

   珞瑜认罚地跪了下来。

   弓箭手依葫芦画瓢,也跪了下来,秦兴抽了抽嘴角,给珞瑜使了个眼色,珞瑜怔了一下,忐忑站了起来,她试探着往门口追了追,主子好似从头到尾都没瞧见她,也没制止她。

   弓箭手也瞧见了秦兴的神色,跟着珞瑜追了出去。

   等他们的身影,同时消失在院门口时,裴邢这才转身,狠狠剜了秦兴一眼。

   秦兴抬头望天,心虚地避开了他的目光。

   扫见他冰冷的神情,暗卫有些迟疑,他只当珞瑜和弓箭手拦人去了,因为摸不清主子的态度,他不得已问出了声,“主子,我们要追上去吗?”

   下一刻,裴邢冷冽的目光,就落在了他身上。

   他“噗通”一声,跪了下来,短短一瞬间,他后背布满了细汗,直到裴邢翻身上马,他才有种活过来的感觉。

   骑到马背上后,裴邢却一阵气血翻腾,眼前也一阵发黑,几日不吃不喝,铁打的身体也有些撑不住,他勒紧了缰绳,才没从马背上跌下去。

   明知强扭的瓜不甜,他的骄傲也不允许他这般,他却无论如何也做不到放手,这一刻,他深刻地认识到,他彻底栽了。反应过来时,他已强压下翻腾的气血,骑马向她的方向冲了过去。

   时间好似变得格外漫长。

   裴邢纵马疾驰,朝她的方向追了去,马儿挡在马车前时,他薄唇抿成了一道线。

   下一刻,他就从马背上栽了下来,暗卫从一侧跃了出来,及时接住了他。

   钟璃掀开帘子时,恰好扫见这一幕,她眼眸微微动了动,沉声对及时赶来的秦兴道:“还不赶紧带三叔去歇息!”

   秦兴也只当裴邢是几宿没歇息的缘故。

   望向钟璃时,他却有些迟疑,他不清楚主子是不是后悔了,他往暗处瞥了一眼,瞧见珞瑜和弓箭手后,心中才稍定,他带着裴邢,翻身上了马,冲珞瑜的方向比了个手势,这是让珞瑜记得主动联络他。

   之前他没下命令时,珞瑜选择了不主动联络,瞧见他的命令后,珞瑜自然不可能无视,她朝着秦兴的方向跪了下来,微微颔首。

   秦兴没拦钟璃,只拱了拱手,“钟姑娘,咱们有缘再见。”

   钟璃微微颔首,拉了帘子。

   说完,他就将裴邢带回了小院。

   承儿心中则有些不安,原本他还打定了主意,不要再搭理坏三叔,见他倒了下去,承儿却又担心上了,他悄悄瞄了姐姐一眼,忍不住掀开一点车帘,探着小脑袋往后看了看。

   承儿只瞧见秦兴的背影,没能看到三叔,小家伙瘪瘪小嘴,放下了帘子。

   钟璃手心湿漉漉的,不知不觉出满了汗,她对车夫道:“加快速度,等会儿改道前行。”

   许是秦兴下了命令,没再让暗卫搜查,接下来一日,他们都很顺利,没再遇到裴邢的人。

   秦兴将裴邢放到了床上,见他呼吸平稳,脉搏正常,便以为他是太过困倦,这几日,为了搜寻钟璃的下落,他根本不曾合过眼,从京城赶过来时,也风餐露宿,几乎没怎么休息。

   秦兴没喊他,让他好好睡了一觉,他一连睡了十几个时辰,直到第二日,日上三竿时,依然没能醒来。

   秦兴不由拧了拧眉,再次为裴邢把了下脉,他的脉象依然正常,秦兴的医术只懂皮毛,他冷声道:“去喊大夫。”

   过了一个时辰,战战兢兢的大夫才被暗卫拎来,他小心把完脉,又翻开裴邢的眼皮瞧了瞧,他眼皮上全是红血丝,大夫沉吟了片刻道:“公子脉象极弱,瞧着像疲劳过度,才昏睡不醒,让他暂且睡一下吧。”

   秦兴不放心,又喊来一位大夫,对方同样说,从脉象看,他的身体没有大碍,好好歇息就成。

   秦兴只得又让他睡了一日,裴邢足足睡了三日,依旧没有醒来,秦兴一颗心逐渐沉了下去,他将凌七招了过来,冷声道:“主子昏迷的事不得泄露,去将山东最有名的大夫喊来。”

   凌七退下后,秦兴站在原地思索了许久,主子昏迷前只接触过钟姑娘,难道是她私下动了手脚?

   秦兴不想怀疑她,但钟璃的嫌疑确实最大,毕竟若说这世上,还有什么人能令主子不设防,非钟璃莫属。

   他一张脸不由沉了下来,将暗卫召到了跟前,三日时间,足够钟璃逃去中州,也不知珞瑜何时传来消息,他沉声道:“速去中州!务必将人寻回来!”

   钟璃此时,却带着护卫改了道,她不仅没往中州行驶,前往的反而是泉城的方向,她一连赶了六日的路,估摸快到附近一个港口时,她才租了一个小院。

   她足足租了一个月。

   珞瑜有些惊讶,不明白为何要停留这么久,钟璃笑道:“之前一直在赶路,太累了,既然三叔同意我去杭州,我也不必赶路了,下江南前,我干脆再带承儿在附近玩一段时间吧。”

   珞瑜没怀疑什么,当天下午,钟璃亲手做了糕点,跟在她身边这么长时间,珞瑜已经吃过她好几次糕点,被钟璃喊出来后,她也没客气,顺手拿了三枚。

   她做的糕点,软糯香甜,十分可口,珞瑜很喜欢。

   钟璃笑道:“给你那位同伴也吃点吧。”

   珞瑜点了点头,又拿了几枚。

   钟璃让夏草将承儿带回了室内,她在心中估算着时间,差不多一刻钟时,只听前后“扑通”两声,两人皆倒在了地上。

   这一刻,钟璃无比庆幸,出发前,她将全部的毒药都带在了身上。好在,两种毒药都使在了刀刃上。

   钟璃让护卫将两人抬到了室内。又让护卫去茶馆寻了一个小二,给了他几十个铜板,让他七日后帮忙退房。

   钟璃给他们喂的这种毒并非没有解药,可若长时间不吃不喝,身体很容易衰弱下去。等房主来收房时,瞧见昏迷不醒的两人,肯定会报官,届时,她早已离开了山东。

   安排妥当后,钟璃没有耽误,带着承儿以一日时间赶到了最近一个港口,山东境内的人基本都被调到了中州,港口附近根本没人,她轻而易举就带着承儿,坐上了离开山东的船只。

   承儿并不知道珞瑜和弓箭手被留了下来。他喜欢大海,能够坐船,对他来说,也是一件特别开心的事,小家伙脸上都是笑。

   钟璃也不由弯了弯唇,若能活着,谁不想自由自在地活着,直到这一刻,她紧绷的身体,才放松下来。

   裴邢足足昏迷了六日才醒来,醒后,才得知自己中了毒,听大夫说是匕首上有毒时,他再次气笑了,这次眸中只余戾气。

第065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