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番外篇

  最快更新重生后嫁给三叔 !

  番外篇

   第一百三十二章

   赵氏是女人, 自然清楚女子出嫁后,都希望夫君身边能够少几个莺莺燕燕, 她道:“添什么姨娘?我可不是给你添堵来了。”

   赵氏握住了郑菲凌的手, 语重心长道:“我确实希望康儿能多个弟弟,不过,若多个庶子, 还不若不要, 真有了庶子也不会跟康儿一条心,若是个良善的还好, 就怕姨娘心眼多, 养出的孩子也不省心, 你少不得要跟着操心。”

   “如今老爷子又没催子嗣问题, 你也不必急, 反正你和徵儿还年轻, 日后总会有孩子。”

   她与郑菲凌处得很好,也是真心喜欢这个儿媳,这才站在她的立场上考虑问题。

   古往今来, 没几个婆母能做到这一点, 郑菲凌自然感动, 心中也有些酸涩。

   她已不想再要孩子, 上次险些难产, 虽说是被人害的,却给她留下了心理阴影, 万一再次出事, 康儿该怎么办?有康儿对她来说已足以。

   她道:“我如今的身体, 自己心中有数,日后肯定无法再怀上, 虽然老爷子现在没催,日后肯定要问,还不若提前给他添两个姨娘,有了姨娘,才能多添几个子嗣。”

   怕她们真给他添姨娘,李徵走了进来,低声道:“添什么姨娘?如今这样就挺好,不必再添。”

   她要提拔婇真时,他就不是多赞同,虽说有不少主母有孕时,会给身边的丫鬟开脸,见她也如此,李徵心中多少有些不适。

   她首次提起时,他只道不必,谁料没过多久,她就将婇真送到了他房中。以为她是有孕在身,无法服侍他,怕母亲给他提拔姨娘,她心中有压力,才主动提拔的婇真。李徵终究是顺了她。

   如今,既然母亲没有给她施加压力,他自然不想再纳姨娘。

   赵氏听到他的话,又拍了拍郑菲凌的手,笑道:“他既不想添,你就别张罗了,后宅人少,咱娘俩也能落个清净。”

   话已至此,郑菲凌也没再提,虽然已不在意他有多少姨娘,能少几个她也确实能清净一些,等到老爷子和公公嫌子嗣少时再张罗也不迟,毕竟府里还有个雯姨娘。

   赵氏没有久坐,跟孙子亲近了片刻,就回了自己的住处,走前,她还不忘提醒儿子,“你难得休沐,既然今日不忙,就多陪康儿和菲凌呆呆吧。”

   李徵起身送了送她。

   郑菲凌和康儿也想送,被赵氏拦了下来,“行了,天这么冷,别让康儿跑来跑去的。”

   看出她是有话对李徵说,郑菲凌也没坚持。

   李徵将她送出了院门,出了院门后,赵氏才看了儿子一眼,他身量高,一身雪白色锦衣,衬得眉眼异常清隽,此刻,饶是在休沐,脸上也带着一丝淡淡的倦意,分明是心事重重的模样。

   赵氏自然心疼,原本他很忙,一家人齐聚一堂的时间少之又少,直到过年,她才意识到,儿子和儿媳竟越发疏远了起来。

   她这才道:“你就算忙,也该多陪陪他们母子,菲凌是个好姑娘,你若真心以待,她肯定能感受到你的心意。”

   李徵没料到母亲会说这些,他怔了一下,苦笑道:“让母亲操心了。”

   他是由老爷子和老太太亲手养大的,跟赵氏亲近的机会并不多,有什么事也不曾跟她说过,更不曾在她面前表露过脆弱的一面,此刻,这个笑,让赵氏心中多少有些不好受。

   赵氏想了想,还是低声提点了儿子几句,“虽说女子出嫁后,要以夫为天,不可擅妒,需要贤惠地给夫君张罗妾室,实际上,没哪个女子愿意将自己的夫君分享给旁人,分享后夫妻间或多或少会离心,就算瞧着表面正常,待你肯定也不如之前,我与你父亲同样如此,你既在意她,就多想想吧。”

   赵氏自个都苦了一辈子,自然见不得儿子和儿媳越走越远,她这番话,多少有些离经叛道,是以声音压得极低。

   李徵再次愣了愣,“娘亲的意思是?”

   赵氏低声道:“我没什么意思,媳妇是你自己的,你自己看着办,成了,别送了,回去吧。”

   她说完,就加快了步伐,身影没一会儿就消失在拐角处,李徵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半晌没回过神,母亲的话令他醍醐灌顶。

   他都有些介意她心系旁人,他若有姨娘,她肯定也会介意吧?说起来,刚成亲时,两人还很亲密。

   难道她真的是介意姨娘的存在?既然在意,她又为何给婇真开脸?

   种种迹象都说明,她根本不介意,刚刚若非他直接现身,说不准她会再次为他提拔姨娘。这一刻,李徵心中说不出的嫉妒,嫉妒她心中的那个他。

   这时,康明却匆匆朝他走了过来,“爷,那丫鬟招了。不过,雯姨娘却没招。”

   李徵蹙了蹙眉,没理最后一句,只道:“她都招了什么?”

   康明恭敬回道:“雯姨娘确实是有意将自己折腾病的,她让身边的丫鬟刻意等太太睡后,才让婆子来前院求的您,为的就是让您听到那番话,想让您和太太离心。”

   康明今早套话时,小千自然没露馅,她表现的一切正常,回去后,她却有些怕,跟雯儿提了康明套话的事,还慌慌张张地问她该怎么办。

   雯儿嘘了一声,止住了她的话,然而已经晚了,康明早派了人,在一旁藏着,自然听到了小千的话。

   康明知道这事后,当即让人将小千捉了起来,小千刚开始还咬死了不肯招,康明在李徵身侧足足跟了十几年,自然是个厉害角色,小千又哪里是他的对手,他几句话,就将小千吓破了胆,威逼利诱之下,小千一个毛头小丫头,终究没扛住,一切都招了。

   可惜,雯儿却是个硬骨头,什么都不肯认,她还将小千骂了一顿,说她狼心狗肺,定是被人收买了,才污蔑她,事情就这么僵持了下来。

   康明道:“雯姨娘不肯承认故意生病的事,她说,没哪个人会蠢到拿自己的命算计人。她怀疑小千早在之前,就被婇真收买了,才攀咬她。”

   李徵道:“小千找她出招时,她什么反应?”

   康明道:“我派小福子躲在了暗处,也怪我没事先叮嘱好小福子,小千慌慌张张找雯姨娘出招时,小福子就跳了出来,当时雯姨娘并未开口说话,没能当场抓住她的把柄,她什么都不肯认。”

   康明正汇报着,小福子又匆匆跑了过来,道:“爷,刚刚雯姨娘为证清白,撞墙自尽了,小千吓坏了,又改了口,说确实是受了婇真的指使,知道有人跟踪她,她才那么说的。”

   李徵的眸色有些晦涩不明,“撞墙自尽?伤到没?”

   小福子腿都有些抖,白着脸点头,“她额前全是血,小的已经让人喊了大夫。”

   康明有些迟疑,“难道真冤枉了她?”

   李徵却并不这么想,先是庄子上的自缢,紧接着是此刻的撞墙,怎么看,都像是有意为之。

   李徵并不想冤枉她,思忖了片刻,道:“走吧,咱们过去看看。”

   他们过来时,小千正抱着雯儿嚎啕大哭,雯儿直接撞在了墙壁上,力气很大,额前已高高肿了起来,因撞破了皮,一股股血正顺着脸颊往下滴,瞧着触目惊心的。

   李徵过来时,她也好似没瞧见,只是虚弱地推了推雯儿,“你如此没良心,还作甚拦我?让我死掉好了,我宁可去死,也不要蒙受不白之冤。”

   小千一直在哭,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奴婢错了,奴婢真的错了,您不要死。”

   瞧见李徵,小千就跪下磕头,“是奴婢污蔑了姨娘,奴婢不该贪图银子,是奴婢见利忘义。”

   李徵冷眼看着这一幕,越看越觉得心惊。

   雯儿露出个凄惨的笑,她摇摇晃晃站了起来,想再次去撞墙,“爷若不信妾身,妾身干脆死掉好了。”

   小千赶忙站了起来,想再次去拦她。

   李徵给康明使了个眼色,让康明拦下了小千,他则冷声对雯儿道:“那就去死吧,你的存在,早就碍了太太的眼,死掉倒也省心。”

   雯儿不敢置信地望着他,眸中满是震惊,身体也彻底僵住了,盈盈水眸看向了李徵,哭得好不可怜,“爷当真舍得让妾身去死?”

   见她根本没有赴死的意思,李徵眸中闪过一丝嘲讽,本以为她是个安分的,谁料,竟这般有心机。

   他再次想起了几年前的事,刚将她点为通房时,他并未碰她,他一直很忙,对女色也没什么心思。

   她却梨花带雨来到了他跟前,柔柔弱弱道:“求爷别赶奴婢离开,您若不喜欢奴婢,可以不碰奴婢,就留奴婢呆一晚好不好?这样老太太问起来,奴婢也能应付一二,爷日后也能省心。”

   这样的事,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

   她步步为营,甚至不惜为老太太试药。李徵如今都怀疑,她所谓的旧疾也是假的,两人的关系超出正常范围时,正是她为老太太试药那日时,她说浑身冷得厉害,伸手抱住了他。

   她实在可怜,李徵将她抱回了她房内,将她搁在床上时,她抱着他却没撒手,只小猫似的往他怀里钻,牙齿也在打颤,瞧着已有些不太清醒。

   她为老太太试药的举动,令李徵多少有些动容,她才刚服下药,怕她有旁的反应,他便没离开。

   翌日清晨,她醒来时,见他也在,便羞红了脸,最后,她大着胆子握住了他的手,道:“爷,老太太最担心的就是你身边没人伺候,奴婢之前撒的谎她根本没信,奴婢都已成了您的通房,您若不厌恶奴婢,就要了奴婢吧,难不成您要为什么人,守身如玉不成?”

   他没碰她,只是没那个心思,自然不是要守身如玉。她靠在他怀中时,他没再推开。

   那个时候,他自然没料到有朝一日自己会因为一个姑娘,不再碰触旁人。

   如今来看,雯儿的每一步,都是精心设计好的,她一步步从通房,变成了他的姨娘。由于她的自缢,他甚至因将她赏给管事自责过。

   李徵头一次觉得一个人有些可怕,望着雯儿的目光,也带上了厌恶,“我若舍得,你就肯死吗?撞吧,我可以看着你去死。”

   他眸色实在太冷,雯儿的身体不受控制地有些打颤,却没敢动。

   李徵厌恶道:“滚吧,看在你为老太太试药的份上,我饶你一命,康明,将她的卖身契还给她。”

   雯儿的牙齿仍旧在打颤,闻言,泪珠儿又掉了下来。

   她不甘心地追问道:“您当真要赶妾身走?妾身已陪了您七年,老太太去世时,您那般难受,一直是妾身衣不解带伺候您,就算您对奴婢没有爱,难道半分旧情都没有?太太究竟哪里好,值得您如此?”

   闻言,李徵的步伐,才停了下来,扭头道:“她哪里都比你好。”

   雯儿笑得讽刺,“哪怕她心中藏着旁人,您也不介意?”

   李徵闻言,眸色沉得有些深,“我可以饶你一次,不代表你可以一再挑战我的底线,你若再执迷不悟,也不必离开了,今日就撞死在这里得了。”

   雯儿步伐踉跄了一步,低声笑了起来,她边笑边哭,脸上的泪和血液混在一起,神情悲哀又狼狈。

   为了得到他,她费尽心机,却抵不过郑菲凌对他弃如敝履,她再次问出了声,“你一贯心软,为了太太,当真要这般狠心?”

   李徵只恨自己之前不够狠心,他没回她的话,只丢下一句,“若想活命,出府后就管住自己的嘴。”

番外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