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03章

  最快更新重生后嫁给三叔 !

  第003章

   第三章

   下一刻,裴邢弯腰将钟璃拎了起来。

   拎猫崽子那样,拎着她的衣领,直接将人从地上揪了起来,衣领裂开的声音响起时,他啧了一声,嫌弃地看了布料一眼。

   衣料裂开后,少女瓷白细腻的后颈露出些许,他拎人的动作总算停了下来。

   钟璃没站稳,呜咽着倒在了他怀中,小脑袋砸在了他胸前,不仅不疼,她毛茸茸的脑袋,还很柔软,看着很好摸的样子,更像那只小奶猫了。

   裴邢无意识揪了揪她乌黑的发。

   钟璃试图站稳,小脸却在他胸前蹭了蹭,她眼尾泛红,泪珠儿扑簌簌砸了下来,显然怕他一怒之下掐死她。

   “三、三叔……”

   她声音又软又糯,靠着最后一丝清醒,本想再求求他,谁料男人听到后,却一掌劈晕了她。

   也不知是否嫌她啰嗦。

   裴邢直接将人抱了起来,折返回了小院。

   秦兴眸中闪过诧异,他都准备给辛玥传个信,让她过来帮忙了,钟璃毕竟是镇北侯的继女,又得老太太喜爱,遇见了总要搭把手。

   谁料主子竟主动管了这事。

   裴邢做事向来随心所欲,秦兴没敢多问,下一刻,他便听到了主子的吩咐,“将赵大夫喊来。”

   秦兴颔首,身形一闪,消失在原地,又派小厮往画舫走了一趟,看来主子是去不成了。

   裴邢喜静,院中一向没有闲杂人等,幽风堂内除了他和秦兴,仅书房门口守着一个护卫,瞧见主子抱着一个姑娘进来时,护卫不由怔了一下,正迟疑着是否过去搭把手时,裴邢已经抱着钟璃,入了内室。

   他直接将钟璃丢到了榻上,少女被摔得“呜”了一声,眼睫颤了颤,却没能醒来。

   *

   青松堂,萧盛正在书房看书。他在会试取得了较好的名次,来年三月,要参加殿试,最近这段时间,他时常泡在书房。

   往日读书时,他甚少犯困,今日不知为何,竟是打了个盹,醒来时,一阵心悸,似是弄丢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他起身站起来时,头却一阵眩晕。

   他没能站稳,整个人直挺挺摔了下去,小厮的惊呼声,传来时萧盛晕厥了过去。

   刘顺险些吓死。

   老太太膝下仅有一个女儿,她福薄,生萧盛时,因血崩,年纪轻轻就没了,萧盛是老太太仅有的外孙,打小养在老太太膝下,老太太一向疼他,他若出个好歹,刘顺这条命都不够赔的。

   他一边让人去喊大夫,一面去查看萧盛的情况,“少爷,少爷,您这是怎么了?”

   萧盛陷进了冗杂的梦境。

   钟璃被表兄陷害后,闯进了他房中,为了牢牢抓住她,他冒出一个卑劣的念头,随即便是自己的金榜题名,大皇子为了得到钟璃对他频频施压,画面一转是他与郡主大婚那日,黑紫色的血液从钟璃眼中流了出来,她倒在秋月怀中,再也没能醒来……

   虽只是零星的画面,却真实到令人窒息。

   萧盛惊愕万分,无论如何,也没料到,她竟会在他面前没了呼吸,他算计了一切,她的名声,他的婚姻,只为将她留在身侧,不曾想到头来,竟是什么都没能抓到……

   萧盛只觉痛彻心扉。睁开眼睛时,眼神也空洞洞的,刻骨铭心的痛几乎让他喘不过气。心中有个声音告诉他,这并非是梦,这是即将到来的事,抑或是上一世已经发生的事。

   她会死在他跟前,留他一个人。

   他试图闭上眼,想多梦到一些,究竟是谁害了她,为何他靠近后,她却吐了血,但一切都徒劳无功。

   他没能再次陷入梦境。

   见他醒了,刘顺却喜极而泣,“少爷,您总算醒了,刚刚吓死奴才了。”

   梦中,早在圣上为他和郡主赐婚时,他身边就没了刘顺,刘顺是他用的最顺手的一个小厮,除非身死,不可能消失不见,难不成,他真出事了?萧盛忍不住捶了捶脑袋,想多想起一些事,依然一无所获。

   他攥住了刘顺的手臂,哑声道:“今儿是什么日子?”

   刘顺有些疑惑,“主子不记得了?今儿是三姑娘的生辰宴,您还让小的给她送了一支珠钗呢,钟姑娘竟也出席了,您是没瞧见,她送的双面绣惊艳了全场。”

   梦中,璃妹妹送三妹妹的确实是双面绣,她费了不少功夫才绣好,三妹妹因嫉恨她,却勾结顾霖给她下药。

   思及下药,萧盛瞳孔一缩,连忙去看沙漏,他惊得冷汗涔涔,一颗心顿时提了起来。

   他抬脚走了几步,想去顾霖那儿瞧瞧,又怕错过钟璃,当即对刘顺道:“你去顾霖那儿看看,瞧瞧有何异常。”

   刘顺虽担心他的身体,听到他的命令后却不敢耽误,退下前,道:“小的已经让人请了大夫,少爷若是不适,就去床上躺会儿。”

   萧盛没应,只催促道:“快去快回。”

   他在房中左等右等,却没能等来钟璃的身影,一颗心犹如被放在了油锅里慢慢炙烤着。

   刘顺很快回了话,“大少爷似是被人打伤了,刚刚小的瞧见大夫提着药箱匆匆走了进去。”

   萧盛眼皮一跳,果断站了起来,对刘顺道:“你带人出去寻一下璃妹妹,不要大张旗鼓地寻,瞧见她后,第一时间通知我。”

   *

   钟璃醒来时,已是半个时辰后,她只觉得口中涩得厉害,像是刚吞下什么难吃的东西,粘稠苦涩,令人窒息。

   从床上爬起来时,她脑袋懵了半晌,才记起之前的事,她连忙抬头,左右巡视了一圈,果然在室内瞧见了裴邢的身影。

   他换了一身暗红色常服,正窝在宽大的藤椅里雕刻着什么,他身姿懒散,俊美的五官,沐浴在火红色的晚霞中,瑰丽俊逸,不开口说话时,竟也有几分风光霁月之感。

   钟璃没敢多瞧,她慌忙从榻上爬了起来,体内的不适感,虽尚未完全退下,却比之前舒服许多,不至于让她理智尽失。

   上一世,饶是泡在冷水中,为了保持清醒,她也划伤过手臂,她隐约能察觉到,体内的毒暂且被压制住了。

   钟璃下了床,心中只余感激,她走到裴邢身前,直接跪了下来,双膝即将触地时,却被男人骤然伸出的脚尖挡了个正着。

   钟璃吓了一跳,反应过来时,双手本能地抓住了他的腿,抬头时,恰好对上男人糟心的目光。

   “动辄下跪,你娘就是这么教你的?”

   钟璃脸一红,连忙站了起来,在她被毒死前,他已经登基为帝,在钟璃眼中,他不止是镇北侯府的三爷,更是那个为了复仇,踩着无数尸骨,踏上高位的新帝。

   换成旁人,她也不至于下跪,她实在畏惧他的手段,侯府深似海,随便一个人都比她有能耐,她想要寻求他的庇护。

   这次她仅是行了个万福礼,“谢三叔救命之恩。”

   裴邢收回脚尖,不置可否地瞥了她一眼。

   少女眉眼沉静,怔怔站在那里,水眸中泛着一丝微不可查的紧张,这个发现,让他唇边扯出个诡异的笑,“又不是白救,说说,你能付出什么?”

   比起面对萧盛的虚伪,裴邢的明码标价,让钟璃逐渐放松了下来。她想了想,认真道:“阿璃愿做牛做马,为您效劳。”

   裴邢扫了一眼她的小身板,“做牛做马?你觉得我缺奴婢?”

   被他这般盯着,钟璃有些头皮发麻,她白皙柔嫩的小手不自觉交握着,一时有些羞愧难当,除了做牛做马,她还有什么?

   钟璃不清楚。

   她只知道,她不能死,无论如何,都得好好活下去,没了她,承儿又哪里活得下去?

   实际上,她一无所有,既没有靠山,又没有金银,这个认知,让钟璃心中充满了绝望。

   裴邢似笑非笑盯着她,他喜欢欣赏众人被逼到绝境时的表现,有人痛哭流涕,有人跪地求饶,不知她会是什么反应。

   察觉到他的目光,始终落在她身上时,钟璃不自觉咬了一下唇,不,她并非一无所有。

   她生了一张好皮囊,连老太太都说,她这张脸比京城第一美人还要美,继兄给他下药,看重的是她这张脸,萧盛想哄她当妾,瞧上的也是她这张脸。

   钟璃鼓起勇气对上了他的目光,男人眼眸深邃,眸底虽泛着兴味,却并不淫邪,他已然二十三岁,直至今日,身边连个通房都没有,比起那些好色之徒,难得清心寡欲。

   上一世,因毒性未能及时除掉,她时常卧病在床,许多事都力不从心,如果失身能换个健康的身体,也没那么糟糕。

   钟璃不由咬紧了唇,一时很挣扎。

   这时,裴邢听到一个略显局促的脚步声,朝院中走了过来。他自幼习武,已经到了“闻声辨人”的地步,不等他现身,裴邢就猜出了他的身份。

   萧盛。

   姨母唯一的外孙,她老人家精心教导他多年,一直对他寄予厚望,他却附庸风雅,沽名钓誉,不论何时,都一副温润如玉的模样,虚伪得令人厌恶。

   裴邢被送来侯府时,才六岁,萧盛当时三岁,两人勉强算一同长大的,虽辈分不同,却共同被老太太教导着。

   裴邢隐约记得,老太太有意将钟璃指给他,他好像也钟情于她,这丫头不去寻萧盛,反倒跑来找他,莫不是也发现了萧盛的表里不一?

   裴邢眸中闪过兴味,对上少女泛红的脸蛋时,他眼中添了一丝兴味,冲她勾了勾手指,“坐上来。”

   钟璃眸中满是挣扎,羞耻之心,让她僵着身体一时没动,想到上一世因没能解毒,彻底坏掉的身体,她一咬牙靠了过去,诚惶诚恐地坐在了裴邢腿上。

   多个她后,藤椅不由晃了晃。

   钟璃连忙揪住了他的衣襟,这一扯,男人本就松散的衣襟彻底松开了,露出了强悍结实的胸膛。

   她颇有些骑虎难下,本能地想要退缩,对上他幽深的眼眸后,她心中一慌,退缩的念头,散了个干净。

   由于太过紧张,少女双颊红得几欲滴血,眼尾不自觉勾出一抹媚意,她红唇微抿,下定决心一般,小心又无措地凑近了些,粉嫩嫩的唇落在了他脸颊上。

   裴邢依然靠在藤椅上,少女凑来时,他隐约闻到一股极淡的清香,甜甜的,还怪好闻的。

   下一刻,她就小心翼翼吻住了他的唇,凉凉的,不仅不令人恶心,还柔软得不可思议。

   裴邢没有躲,钟璃紧张地手心都出了汗,心跳也怦怦乱跳,她一时有些失聪,根本没听到外面传来了脚步声。

   萧盛冲护卫拱了拱手,缓步走进了小院,“三叔在吗?”

   他脚步未停,直接朝裴邢寝室的方向走了过来。

   小厮将附近搜了一遍,依然没发现钟璃的身影,唯有三舅舅这儿,他们不敢靠近。萧盛不敢耽误,思索再三,亲自来了裴邢这儿。

   支摘窗常年大开着,萧盛刚走到院中,就瞧见了室内的场景。

   少女脸颊飘红,正无力依附在男人怀中,细白的手指紧紧攥着他的衣襟。

   他那向来邪里邪气,喜怒无常的三舅舅,眸中却闪烁着兴味的光芒,任少女吻上了他的唇。

   萧盛脑海中有一根弦猛地断裂开来,他死死盯着室内的两人,目光幽深暗沉,一时勃然大怒。

   无论如何,他也没料到,竟会瞧见这一幕,不论是钟璃的主动,还是裴邢的不拒绝,都令他甚为羞恼,被背叛的愤怒险些让他失去理智。

   他大步朝室内走去,不等他靠近房门,一个身着黑衣的男子就从暗处闪出,手中的剑,直抵萧盛的咽喉。

   “萧公子,请止步。”

   这是暗七,是裴邢的暗卫之一。秦兴不在时,暗七会代替他守门。

   萧盛没再往前,他瞥了暗七一眼,才继续看向室内,他那双向来温和的双眸里泛着一丝猩红。

   室内,钟璃已然听到了外面的动静,她亲吻的动作不由一窒,慌忙移开了唇,她惴惴不安地看了裴邢一眼,裴邢唇边泛着笑,面上没有被打断的不悦,相反,他那双多情的桃花眼里,满是笑意。

   钟璃垂下了双眸,没敢多瞧,随即,男人就搂住了她的腰肢,足尖一点,带着她闪出了内室,钟璃猛然一惊,连忙搂住了他的脖颈。

   带着她来到院中后,裴邢才撒手。

   萧盛目光微冷,闭了闭眼,才压下滔天怒火,他只当钟璃是失去了理智,才会亲吻裴邢,当务之急,是怎么解决眼下的问题。

   萧盛冲裴邢拱了拱手,致歉道:“璃妹妹醉了,才多有打扰,以至唐突了三舅舅,我以后会好生约束她,望三舅舅看在外祖母一向喜爱她的面子上,莫要与她计较。璃妹妹,还不快向三舅舅道歉?”

   钟璃自然没错过萧盛眼中一闪而过的恼怒,那副神情,好似她多么对不起他一般。

   钟璃权当没听到他的话,只静静看向裴邢。

   少女楚腰纤细,袅娜娉婷,水眸里荡着层层涟漪,一副悉听尊便的模样。

   被这样一个美人注视着,换成旁的男人,肯定会把持不住,裴邢只轻笑一声,悠悠对萧盛道:“你与她有何关系?有什么资格约束她?”

   萧盛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

   自打喜欢上钟璃后,他最怕的就是裴邢觊觎她,好在他对女色无感,见他对钟璃产生了兴趣,萧盛修长的手指不自觉捏成了拳。

   他做出一副惊讶的模样,冷静道:“三舅舅难道不知道吗?外祖母早就有心撮合我和璃妹妹,如若大舅母还在,我们只怕已经交换了庚帖。”

   裴邢挑了挑眉,似笑非笑看向钟璃。

   钟璃识趣道:“萧公子慎言,你我并无婚约,更未交换庚帖,我若做错了什么,自会道歉,不劳你费心。”

   萧盛瞳孔不由一缩,眸中满是错愕。

   裴邢瞧完好戏,才下逐客令,“既如此,就别多管闲事,出去。”

   萧盛站着没动,他面冠如玉,一身白衣,好一个翩翩公子,可惜眸中却好似淬了毒,有一闪而过的冷意。

   裴邢扫了暗七一眼,暗七再次拔出了手中的剑,剑尖直指萧盛。

   他一向是个疯子,才不管什么血缘亲情,怕他真让暗卫动手,萧盛呼出一口气,淡淡扫了钟璃一眼,才转身离开。

   钟璃忐忑不安地望着裴邢。萧盛的出现,打乱了她的计划,她并不想名声尽毁,耽误这么久,秋月肯定要担心,她想先回去。

   裴邢瞥了一眼萧盛的身影,拍了拍钟璃的脸蛋,含笑道:“走吧,明晚过来。”

   钟璃神情一顿,忐忑瞬间袭上心头,心思百转间,她终究乖巧点了头。

   萧盛并未走远,自然听到了裴邢的话,他惊疑不定地转过身,恰好瞧见钟璃乖乖点头的模样。

   这一刻,萧盛脸上的温和彻底消失不见。

第003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