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79章

  最快更新重生后嫁给三叔 !

  第079章

   第七十九章

   钟璃深刻地意识到, 她必须要强大起来才行,唯有这样她才能护得住她所在乎的人。

   她必须要经营自己的人脉, 皇宫是一个大染缸, 任何一个身处皇宫的人,都不简单,她想立于不败之地, 务必要打起精神。

   少女神情凝重, 是从未有过的慎重。

   李洺倩连忙又劝道:“你也别太放在心上,最近这段时间, 抓紧点就行, 每一年选来的秀女, 质量都参差不齐, 就算真有几个美人, 容颜也未必比得上你。”

   钟璃笑着握住了李洺倩的手, “你放心,我不会太在意,事情尚未发生, 杞人忧天也于事无补, 我做自己该做的就行, 有劳你跑了这一趟, 特意给我提了醒, 别只说我,你最近怎么样?上次见面也没来得及说上体己话。”

   李洺倩露出一抹小女儿似的娇羞来, “他还挺好相处, 没我想的那么吓人, 对我也算体贴,你不必担心我。”

   她笑得一脸甜蜜, 显然已对安翼情根深种,男子的一时宠爱,又哪里靠得住?钟璃没忍心泼她冷水,毕竟,也不是所有男子都薄情寡义,安翼和裴邢都不是那等好色之徒,说不准就能长情一点呢?

   将李洺倩送走后,钟璃的情绪无端有些低落。

   哪怕自己不承认,钟璃却明白,她内心深处,也盼着裴邢不会辜负她。可她能够相信他吗?

   小的时候,她一直谨遵母亲的教诲,试图跟表姐处好关系,她将好吃的都给她,将得来的奖励也都给她,期盼着表姐也能真心待她,然而,东西收归收,但凡表姐不高兴时,钟璃还是只能当她的出气筒。

   去了镇北侯府后,她也曾盼着跟继兄、继姐处好关系,得到的只有他们的敌视和排斥,她惶惶不可终日,直到萧盛和顾知晴出现时,她一度以为,自己终于有了一个好姐妹,未来也会有一个如意郎君,可事实证明,是她痴心妄想。

   重生后钟璃已不敢信任任何人,然而得知裴邢私下给自己派了护卫时,得知他为承儿寻找太医时,得知他为自己挡刀时,为自己举办赏灯宴时,她还是会感动,会忍不住去相信他的话。

   选秀的事,无疑给了她当头一棒,让她清晰的意识到一个问题,他毕竟是帝王,这世道,寻常百姓一生一世一双人的都少之又少,他说承诺的必不辜负她,肯定不包括独宠她一人。

   钟璃如今只庆幸,选秀是发生在现在,而非三年后,若这三年来,他始终一日地待她好,她就是拥有一颗再硬的心,肯定也早已沦陷,不似现在,她还能理智地抽身。

   钟璃收拾好情绪时,已接近午时,承儿等人如今无需小太监去喊,到点就会准时过来用早膳,三个小家伙,一日比一日努力,走在路上都在互相抽查功课,已不像去年,总是蹦蹦跳跳地跑来,承儿和小泉也稳重了一些。

   钟璃坐在室内都听到了他们背书的声音,承儿的嗓音依旧最响亮,他尚未迈进坤宁宫,钟璃已然听到了他的声音,恰好是那句,孟子的“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瞧见钟璃,小家伙才小跑起来,钟璃揽住了他的小身体,笑道:“背得倒是挺流利,理解这句话的意思吗?”

   按进度,他应该尚未学习到这本才对。

   承儿颔首,开心道:“夫子告诉我们啦,让我们日后孝顺别人的长辈,跟孝顺自己的长辈一样,爱护别人的孩子,跟疼爱自己的孩子一样,姐姐,承儿都没有吾幼,怎么去爱护呀?你快给承儿生个小宝宝呀。”

   这小家伙,都学会举一反三了,钟璃又好笑又好气,忍不住戳了一下他的小脸,“先好好上你的学吧。”

   承儿嘟嘟小嘴,又嘿嘿笑了起来,“姐姐是害羞了吗?”

   钟璃有些忍俊不禁,只觉得他如今这张小嘴真是越来越厉害了。有了承儿等人的陪伴,钟璃面上又重新展露了笑颜,这时,小泉的肚子却咕噜噜叫了起来。

   小泉的脸颊“唰”地一下红了,承儿捂嘴笑了笑。

   小男孩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如今又每日学武,消耗自然大,钟璃笑着吩咐道:“那就让宫女摆膳吧。”

   他们平时,差不多都是午时三刻开始用午膳,如今已午时两刻。

   不过皇上却还没来,安涟道:“皇上那里,是否需要派人请一下?”

   皇上再忙也会过来跟他们一道用膳,他也习惯了踩点来,这会儿用膳时间提前一刻钟,自然需要派人去寻他,不然等来了后,只剩残渣剩菜也不好看。

   钟璃道:“让小太监去喊一声吧。”

   片刻后,宫女们便鱼贯而入,将饭菜一一端了上来,裴邢过来时,宫女们刚上好菜,他径直在钟璃身侧坐了下来,以往他一直讲究食不言寝不语,许是太忙,陪她的时间有限,不仅晚上,他会与她说话,一起用膳时,也会说一些。

   他动作自然地给钟璃夹了一道菜。

   最初,宫女和太监们瞧见皇上为皇后娘娘夹菜时,还会震惊一下,如今神色却一个比一个正常。

   “谢皇上,妾身自己来就行。”钟璃说着,拿起公筷,也为他和孩子们夹了一道菜。

   裴邢已经学会了无视她的客套,吃完她夹的这块红烧虾仁,他问道:“安三他媳妇今日又入宫了?”

   他话中的“又”字,让钟璃神情微顿,她思忖了一下,道:“皇上若不喜妾身时常见客,妾身会注意。”

   不等她说完,脑袋上就挨了一下敲,裴邢斜睨了她一眼,“我若不喜,上元节时,又何必亲自张罗着,为你邀请她们?虽说如今你是一国之母,一言一行皆有人盯着,不过也不活得太拘束,懂吗?若是当了皇上,反而让你更束手束脚,我这个皇帝,当来又有何用?”

   钟璃万万没料到,他会说出这番话来,一时心底又涌起一股感动,只觉得他近来越来越擅长“蛊惑”人心,想到选秀的事,钟璃胸腔中涌起的热意才又消散大半。

   钟璃没吭声,垂眸为自己夹了一道菜。

   承儿和小泉对视了一眼,忍不住偷偷笑了笑,这副促狭的小模样,自然被裴邢瞧了去,他也不恼,只屈指叩了一下金丝楠木长桌,提醒道:“赶紧吃你们的。”

   他又吃了几口,就靠在了椅背上。

   直到晚上独处时,裴邢才察觉到少女的情绪有些低落,沐浴完,躺到床上时,他便将少女圈到了怀中,“怎么瞧着没什么精神,月事又来了?”

   裴邢隐约记得,她都是二月中旬来,如今是二月初十,不过提前几日推迟几日,好像都正常。

   钟璃摇头,她也没提选秀的事,这么一提,摆明了告诉他,李洺倩与她说了朝堂上的事,后宫不得干政的道理,钟璃自然清楚。

   见男人居高临下审视着她,她才寻了一个借口,“昨日太累了。”

   小姑娘模样娇娇软软的,说完,还将脸颊埋入了他怀中,裴邢一颗心软成了一团,以为她在撒娇,他眸底染了一丝笑,诱/哄道:“想早些歇息?也不是不可以。”

   说着他就低声提了一句要求,其实也不是多过分,只是让她主动亲亲他而已,一直以来,钟璃都觉得唇齿交缠是一件极为亲密的事,她不想亲,今晚的她,尤其不想与他亲近,她思忖了片刻,小手搂住了他的腰,“皇上体恤一下妾身吧?”

   裴邢没舍得拒绝,小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允了。

   翌日清晨,钟璃彻底打起了精神,她如今是皇后,需统率六宫,因后宫无后妃,钟璃并未操太多心,实际上宫女和女官,同样归她管。

   她想强大起来,就要培养自己的人,钟璃先一一召见了宫里的女官。

   裴邢对她的能力一向有信心,也没过问过这些事。

   选秀并非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饶是裴邢特意点明了,仅要三十位身世清白的农妇之女,大臣们去选时,依然将貌美作为了第一个条件。

   他们不敢与裴邢硬碰硬,才如此迂回,虽是农妇之女,未必没有姿色出众的,还可以寻人调/教一二,等她们入了后宫,一群风华正茂的小姑娘,不信皇上不心动。

   因为想选相貌出众的,这场选秀一直到二月底,还在筛选阶段,一个合适的姑娘,都不曾选出来。

   裴邢耳边倒是清净了一些,他虽独断专行,手腕强硬,能力却同样出众,一些大臣也逐渐体会到,他当皇帝的妙处来。

   以往上朝,遇见一个问题时,各位大臣们争论不休,先皇听这人的意见夸好,听完那人的意见又夸好,总是踟蹰不定,缺乏主见,如今倒好,当今圣上甚至无需听大臣们多言,就直接打定了主意,办事效率提高不少,大臣们也不似以往那般累死累活的。

   却也有不少老臣看裴邢不顺眼,没少在心中骂他,乳臭未干,年少轻狂!

   时间缓慢行走着,天气也一日日暖和了起来,路边的柳枝不知不觉就抽了嫩芽。

   二月二十九时,是夏荷出嫁的日子。她是钟璃的贴身侍女,再忠心不过,钟璃给了她极大的体面,让她从皇宫出嫁的。

   上一世钟璃卧病在床之际,名声尽毁,老太太又缠绵病榻,府里的丫鬟小厮,自然是看菜下碟,送往摘星阁的饭菜,都是残羹冷炙。身边的小丫头基本都另攀了高枝,她和秋月却始终陪在她身侧,为了让她吃好喝好,夏荷时常熬夜刺绣,卖的银子,都花在了她和承儿身上。

   对钟璃来说,她就像姐姐一般,温柔又包容,说实话,若非怕耽误了她,钟璃还真舍不得放她出宫。

   她将夏荷按在了梳妆台前,待嬷嬷为她开过面,她亲自拿起梳篦,为夏荷梳了一下头发,夏荷有些惶恐,“姑娘,让嬷嬷为奴婢梳即可。”

   钟璃笑道:“平日都是你为我梳头,今日由我来。”

   夏荷眼眶微微发红,心中满满的感动。

   秋月等人正在一旁含笑注视着她,笑道:“大喜的日子,可不兴落泪。”

   夏荷眨了眨眼,努力控制住了眸中的泪。钟璃梳得很认真,边梳,边念起时下的祝福语,“一梳梳到尾,白头到老,二梳梳到尾,多子多福……”

   钟璃的声音干净清澈,满是对她的祝福,夏荷的眼睛又不由有些发酸。

   承儿等人也来凑了凑热闹,见姐姐边梳头边说贺词,只觉得很有趣,承儿还从一旁拿了一把梳篦,调皮地梳了一下小泉的头发,跟着姐姐念了一句。

   他这边的动静,自然引起了钟璃和夏荷的注意,钟璃不由摇了摇头,手上的动作却没停,直到全部梳好,她才嗔了承儿一眼,小家伙吐了吐舌,小模样古灵精怪的。

   说是从宫里出嫁,实际上,迎亲的队伍到了西侧门便停了下来,小宫女来报后,钟璃就亲自将夏荷送到了西侧门。

   她为夏荷备了八十八抬嫁妆,将卖身契也一并给了她,夏荷重重给她磕了头,才坐上花轿,秋月等人都要去喝喜酒,也冲钟璃谢了恩。

   承儿也想去喝喜酒,眨着一双亮晶晶的眸,期盼地看着钟璃,钟璃不想拘着他们,便答允了下来,参加婚宴的都是府里的丫鬟和护卫,并没有外人,安全上应该不必担心,钟璃又派了几个习过武的内侍跟着他们。

   回到坤宁宫时,裴邢竟是来了,他道:“若想去观礼,我可以陪你去。”

   钟璃清楚他有多忙,摇了摇头,“不用,皇上好好处理政务就行,使者团即将入京,最近这段时间,杂事肯定很多。”

   她这般体贴入微,知疼着热,裴邢心中多少有些复杂,他伸手抚了抚她的背,低声道:“忙完这两日,上巳节时,我陪你出去踏青。”

   钟璃笑着应了下来,能出宫散散心自然是好事。这段时间,她虽瞧着言笑晏晏的,实际上,选秀之事,还是给她带来一些影响。

   上巳节这一日,官员们也休沐,承儿等人也无需上课,得知可以随姐姐出宫后,承儿就兴奋地蹦了一下。

   今日阳光格外好,钟璃给他们选了一件相对轻薄的衣衫,她自己也换了一身合适的襦裙,梳妆打扮好,她和裴邢就带着小家伙们上了车。

   裴邢刻意带她避开了人群,最后马车停在了京郊一处不甚有名的湖泊前,这里也有人踏青,大多是一些寻常百姓,人也不算多。

   钟璃很喜欢杨柳依依,春风和煦的美景,下了马车后,唇角便不由弯了起来,承儿也很兴奋,一下马车,就朝湖边的小船跑了去。

   秋叶等人皆追了上去,有她们盯着,钟璃倒也放心,她和裴邢便沿着河边静静散了会儿步,走了没多久,他就牵住了她的手,钟璃微微一怔,脸颊有些热,她挣了一下没挣开,见湖边也有旁的男女亲密地牵着手,她才没再挣扎。

   两人正往前走着时,裴邢却眼尖地瞧见一个人,男人一身苍青色窄袖直裰,一头乌发简单束起,俊朗中透出松柏的挺拔隽永,正是陆衍睿。

   裴邢眼眸不由一眯,无论如何也没料到,难得出门一次,竟会遇到他,他当即就想牵着钟璃掉头离开,目光落在两人相握的手上后,想要避开陆衍睿的冲动,才散了大半。

   陆衍睿也瞧见了他们。

   他今日其实是被好友拉出来的,他这位好友正是前年的探花郎,李俊,李俊虽出身贫寒,却是位有真才实学的,不仅裴邢喜欢他的文章,赵阁老对他也很赏识,如今他已与赵婷双定了亲。

   今日李俊之所以将陆衍睿拉到这里,是听说了赵婷双今日会来这里赏景,两人虽已定亲,却尚未见过面,李俊年过二十,正是慕艾的年龄,得知未婚妻,今日会出府后,才带着好友来了这里,想远远瞧一眼未婚妻长什么样。

   他与陆衍睿互相赏识,才认识两年,便已成了挚友,因信得过陆衍睿的品行,才将他拉了过来。

   李俊和陆衍睿自然也瞧见了裴邢,他那张脸实在太好认,剑眉星目,鼻梁挺直,五官没一处不精致。不仅他光华夺目,皇后娘娘也美艳绝伦,两人站在一起时,几乎将周围人的目光,全都吸走了。

   两人既已瞧见他们,自然不敢躲避,靠近后,就要下跪,裴邢出声拦了一下,“莫要声张。”

   两人只得躬身行礼了一礼。

   钟璃原本正在欣赏美景,直到听到裴邢的声音,才回神,这才瞧见陆衍睿和李俊。

   想到两人还牵着手,她耳根不由一热,忍不住挣扎了一下,裴邢不仅没撒手,攥得还更紧了。

   钟璃只得安静立在裴邢身侧,裴邢没有寒暄的意思,只扫了陆衍睿一眼,陆衍睿规规矩矩地,垂着眉眼,也就乍一瞧见他们时,露出一丝愕然,很快就收回了目光,也不知是否瞧见了他们相握的手。

   裴邢虽是皇帝,也不好强迫他,抬头看一眼,他突然就升起一丝遗憾,微微一颔首,就牵着钟璃离开了。

   与他们擦身而过时,裴邢唇边才带起一丝笑,“手怎么这般凉?给你暖半天了,也不见热。”

   钟璃一时有些懵。

   她手不凉呀。

   走出一截儿后,她才恍然明白,他这是作甚,钟璃也不知为何,心中无端有些想笑,忍不住捏了一下他的手,“皇上真幼稚。”

   她与陆衍睿本就没什么,钟璃也不知为何,突然就想起了那次在药铺门口,她和陆衍睿,被他带到北镇抚司的事。

   钟璃粉嫩嫩的唇,不自觉抿了起来,难不成,那个时候,他是在以权谋私,才刻意带走了她和陆衍睿?

   这个猜测,令钟璃多少有些震惊。

   她忍不住扭头看了他一眼,裴邢神色淡然,唇边却泛着一丝得意的笑,也不知在得意什么,下一刻,钟璃就听到他低声道:“钟璃,你只能是我的,不论是这辈子,还是下辈子,都只能归我,懂吗?”

   钟璃沉默不语,在裴邢的注视下,耳根染上一丝红,轻轻扭过了头。

   这一刻她很想问他选秀的事。她终究没有扫兴,他是帝王,选秀根本不是家事,于情于理,她都不该干涉朝政。

   这一刻,钟璃竟有些希望,他只是个寻常人,这样的话,他们是不是就能试着白头到老,鹣鲽情深?

   待他们的身影走出很远后,李俊才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对陆衍睿道:“真没料到,今日竟能遇到皇上和皇后娘娘,早就听闻,皇上与皇后娘娘,伉俪情深,琴瑟和鸣,今日一见,方知传闻不假,他们二人站在一起当真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设。”

   李俊本以为,好友会附和一句,谁料他竟异常沉默,他诧异地扭头看了一眼,才听见他沉声道:“两人确实般配。”

   李俊也没多想,牵着他往另一侧走了去,一颗心不知不觉就飞到了未婚妻身上。

   此时,赵秋双和姐姐也下了马车,她自打落水后,就不大爱出门,今日之所以肯出门,是带姐姐出来散心来了。赵秋婷名声已坏,不肯去人多的地方,她才拉着姐姐来了这里。

   谁料刚到湖边时,赵秋双就瞧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她以为自己眼花,还忍不住揉了揉眼睛,面前的女子一袭青色衣裙,确实是她寻了两年的恩人,秋叶。

   赵秋双惊喜地拉住了赵秋婷的衣袖,“姐姐,那个姑娘就是救我的人。”

   赵秋婷一向疼这个妹妹,闻言,顺着她的目光朝秋叶的方向看了一眼,“没有认错吗?”

   赵秋双摇头,秋叶这张脸早就印在她心中,她也曾试图寻找过她,可惜,秋叶甚少出门,认识她的人,少之又少,赵秋双自然没寻到。

   赵秋婷道:“既是你的救命恩人,理应上前道谢,走吧,恰好姐姐身上带的有银子,合该好好谢谢她。”

   赵秋婷自打名声坏掉后,就一直抑郁寡欢,她甚至想干脆出家做姑子得了,是妹妹一直陪在她身边,开解她,她才一点点走了出来,换成旁的任何一个人,她都不可能舍得自掏腰包。

   赵秋双点了点头,连忙说了声谢谢姐姐,她思忖了片刻,又道:“她那日连姓名都不肯上报,只说是顺手搭救,也不知肯不肯收咱们的银子。”

   她面带忧色,秀丽的脸颊上是不自知的娇艳,瞧着柔柔弱弱的。

   赵秋婷道:“没什么可担忧的,不肯要银子,就打听一下她是哪个府上的,总有报恩的机会。”

   赵秋双点了点头。

   *

   裴邢和钟璃此刻已经走到另一侧,不知不觉,就远离了承儿等人,钟璃忍不住往后看了一眼,道:“要回去吗?”

   “等一下,再带你去个地方。”

   钟璃颔首,乖乖被他牵到了一只小船前,“上去吧。”

   裴邢带着她上了船,小船面积很小,只够坐几人,上船后,裴邢就示意她坐下,他自己则拿起船桨,划了起来,男人手臂十分有力,小船随着他的动作,往前游动着。

   他怕热,阳光又很耀眼,他不过划了一会儿额前就出了汗,钟璃心中多少有些复杂,忍不住凑过去,拿帕子给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皇上,妾身划一会儿吧。”

   裴邢似笑非笑斜睨她一眼,“就你这瘦胳膊瘦腿的,你划得动吗?”

   钟璃有些心虚,无端就想起了上次的划船经历,她跟郑菲凌等人,拼了命才将小船划走。

   单靠她还真划不走,可惜船上只有一个船桨。

   钟璃没再说话,却自觉坐在了他身侧,时不时帮他擦一下额头上的汗,他的五官本就生得很俊美,阳光下,划船的模样,又透着一丝平日没有的性感。

   钟璃竟险些看呆,头一次明白,为何他有京城第一美男子的称号,他这张脸,确实还挺有料。

   就在钟璃走神中,裴邢已将小船划到了湖中央。

   钟璃这才发现,这片湖中间竟有个小岛。将小船划到小岛旁,裴邢就带着她下了船。

   入目的竟是一片桃园,桃花已然盛开,美不胜收,裴邢牵着她入了桃园,微风一吹,一时落英缤纷,当真是如诗如画。

   见她眸中满是惊叹,裴邢唇边的笑加深了些,又带她往深处走去,小岛上别有洞天,越往里走,风景竟越美,有茶花、紫玉兰、杜鹃,竟成了花的海洋。

   钟璃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心情不自觉放松了下来,忍不住好奇地问道:“皇上是怎么发现这个好地方的?”

   裴邢自然不是发现的,清楚她喜欢美景,他才特意让人打造了一个,本就想着上巳节时,带她出来玩。

   他没有直接邀功,只慢条斯理道:“往里走还有惊喜。”

   钟璃随着他,又往里走了走,再往前是一片竹林,竹林深处竟有一间竹屋,瞧见竹屋上刻着“璃居”两字时,钟璃彻底怔住了,这两个字,她已然认出了是裴邢的字迹。

   她眸中满是震惊,裴邢牵着她走进了竹屋,竹屋内除了摆着一张竹床,还有一个竹子制成的梳妆台,角落里还摆着茶具和竹桌。

   裴邢道:“哪日在宫里待烦了,我就陪你来这里,想居住个几日,也没问题,左右无需日日上朝,我虽迫你入了宫,但请你记住,皇宫并非你的牢笼,你想出来,随时都可以。”

   钟璃这才意识到小岛上的花花草草和那片极美的桃林,皆出自他的手笔,钟璃也不知为何,鼻子无端有些发酸,比上一次,他在上巳节,邀人陪她时,还要感动。

   裴邢本以为,他的精心准备会博得美人一笑,谁料,她竟是落了泪,晶莹剔透的泪珠顺着她的脸颊,砸了下来,犹如一道雷,砸在了裴邢身上。

   他心尖不由一颤,整个人都有些慌,他伸手握住了少女的肩膀,“怎么?不喜欢吗?别哭,若是不喜欢,不来就是。”

   不等他说完,少女却突然搂住了他,小脸死死埋在了他怀中,裴邢心脏重重跳了一下,旋即才意识到,她是感动,才落了泪。

   他心中软成了一团,忍不住抬起了少女沾着泪痕的小脸,一点点吻去了她脸上的泪,“哭什么?故意想让我心疼是不是?”

   钟璃头一次这般乖,根本没有躲,任由男人一点点吻掉了她脸上的泪,她鼻尖红通通的,眼尾也泛着一丝红,瞧着又娇又媚。

   这幅乖巧的模样,简直能令任何男人疯狂,裴邢心中不由一跳,眸底也冒出一股火来,忍不住亲了一下她的唇。

   男人温热的唇,覆在她唇上时,钟璃心跳不由快了一分,她也不知为何,这一刻,完全不想拒绝他。

   她忍不住攥住了他的衣襟。他呼吸很烫,落在唇角的吻,刚开始还带着一丝试探,旋即忍不住撬开了她的牙关。

   钟璃原本最怕,他这样吻她,总是会想起他那句“本不是情人,何必让他装温柔。”

   这一刻,她却觉得他温柔极了。

   她被吻得有些意乱情迷,无意识发出了一声轻哼,予取予求的模样,险些让裴邢疯狂。

   等他反应过来时,他已将少女压在了竹床上,两人的呼吸都乱了,裴邢本以为她会推开他,然而她除了神情有些茫然外,眸中却没有丝毫厌恶和排斥。

   裴邢心悸异常,再次吻住了她的唇,钟璃犹有些懵,直到胸前传来一丝凉意时,她才回神。

第079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