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10章

  最快更新重生后嫁给三叔 !

  第110章

   第一百一十章

   时光荏苒, 不知不觉,瑞儿就要一岁啦, 小家伙一天一个样, 十个多月大时,他就喜欢让钟璃扶着他走路,走了没多久, 就开始自己沿着餐桌走。

   如今距离一岁生辰还有四天, 他已经学会了走路。虽然走的歪歪扭扭的,每次也都令人提心吊胆的, 他依旧喜欢在室内走来走去。

   钟璃在他身侧跟着时, 他还不想让跟, 小手直接按在了母后膝盖上, 让她一边呆着, 这霸道性子, 自然是像极了裴邢,五官长开后,他也就一双凤眸与钟璃相似, 鼻子、嘴巴, 都像裴邢。

   钟璃被他按完膝盖, 也没再跟着他, 坤宁宫内铺着厚厚的地毯, 他就算真摔倒了估计也不疼,瑞儿走到榻前, 拿起他的拨浪鼓玩了一会儿, 没一会儿就腻了, 他顺手丢到一旁,又扭着小腰, 朝母后走来。

   钟璃坐在杌子上,没看他,恰好安涟走了进来,钟璃就随口问了一下邀请函可发了下去。

   小家伙一岁生辰自然是要操办一下,届时瑞儿还要抓周,舅舅、李洺倩等人肯定要邀请。

   安涟笑道:“都已经发了下去,奴婢特意检查了一下,每个府邸都没落下,主子放心吧。”

   见母后没有看他,瑞儿的包子脸板了起来,“母后!”

   他上个月就学会了喊母后,可惜喊的次数并不多,这声母后脆生生的,十分响亮,见钟璃的目光落在了他身上,他才满意,一笑露出个小酒窝,伸着小手朝钟璃走了过来。

   钟璃也弯了弯唇,朝他伸出了手,瑞儿加快了步伐,猛地扑倒在钟璃怀中。

   坤宁宫烧着地龙,瑞儿身上的小衣袍虽单薄,走了这么几圈,鼻尖却出了汗,这点倒是随了裴邢,裴邢就很爱出汗。

   钟璃将小家伙抱了起来,拿帕子给他擦了擦额上的汗,他不乐意被擦,扭着小脑袋往后躲,边躲边笑。

   钟璃不由戳了戳他的脑袋,只觉得他主意有些大,一岁大的小屁孩,干什么都得随着他。

   钟璃也懒得再帮他擦,收回了手。

   恰好这时,坤宁宫外传来了脚步声,瑞儿耳朵尖,顿时竖起了小耳朵,扭着小身体从钟璃怀里滑了下来,站稳后,就扭着小屁股往外走,才刚刚走稳,就已经想跑了,走起路来摇摇晃晃,十分吓人。

   钟璃也跟着站了起来,不远不近跟着他,果真瞧见了承儿等人。才不过一年,三人的变化一个比一个大。

   十三岁的小香,已经出落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说她十三,其实离过年,仅剩十来日,过完年,她便已成了十四岁的大姑娘。

   她皓齿蛾眉,白璧无瑕,今日一身鹅黄色衣裙,身上披着披风,缓步走来时,越发像个大家闺秀,瞧见她如今的模样,没人会觉得她曾经是个小乞儿。

   承儿和小泉的变化同样很大,两人如今差不多高,十二三岁的小男娃,已彻底长成了少年模样,承儿品貌俊雅,钟灵毓秀,小泉则长得浓眉大眼的,像个小老虎。

   变化最大的,还是承儿,他如饥似渴地吸收着书本上的知识,如今眉宇间已退去了天真,在外人面前,俨然成了一个玉树临风的翩翩少年郎。

   三人已进了坤宁宫,室内温暖如春,初雪、霜华等宫女赶忙上前解开了他们身上的披风。

   瑞儿最喜欢承儿,瞧见他,眼睛就亮了几分,伸着小手朝他走了去,承儿也快步上前,一把将瑞儿抱了起来,举了一下高高。

   承儿离十三岁生辰仅有几个月,如今力气很大,一口气能举起瑞儿好多下,瑞儿跟他小时候一样喜欢被举高高,小家伙一被举起,顿时咯咯笑了起来。

   停下后,承儿才抱着他走到了钟璃身边。

   钟璃笑道:“早上还念叨着你们,总算来了。”

   他们如今功课繁忙,差不多已有五日没来。承儿笑得露出两颗小虎牙,“就猜姐姐会想念我们,就过来看看,瑞儿想舅舅没?”

   瑞儿没听他的话,他的目光被承儿头上的玉簪吸引了去,伸手就去拔,承儿捉住了他的小手,“再拔舅舅还得重新梳头,老实点。”

   他说着拍了一下瑞儿的小屁股。瑞儿乖乖趴在了他怀里,等承儿放松警惕时,他再次伸手去抓,一下子就将玉簪拔了下来。随着发簪被拔,承儿一头乌发垂了下来。

   他的五官与钟璃有四五分相似,乌发高挽时,是个风度翩翩的少年郎,发丝披在腰间时,五官柔和许多,瞧着像个唇红齿白的小姑娘。

   承儿有些郁闷,伸手戳了戳瑞儿的小脸,瑞儿满是得逞后的愉快,笑得眉眼弯弯的,他拿着玉簪瞄了几眼,拔下后就往承儿嘴里塞。

   承儿自然不肯咬,连忙闭住了嘴。

   小香和小泉都有些忍俊不禁,显然都想起了上次的事,上次瑞儿同样拔下了承儿的玉簪,放在嘴里就开始咬,他虽然已经长了八颗牙齿,自然咬不动,反而硌得眼泪汪汪的。这次竟学聪明了,直接塞给承儿。

   钟璃也有些好笑,伸手抱走了瑞儿,“你呀,就爱欺负舅舅。”

   瑞儿不听,伸着小手还想找舅舅,瞧见小家伙黏人的模样,承儿唇边染了笑,又伸手抱住了瑞儿。

   “姐姐,我再陪他玩会儿。”

   他就这么顶着一头乌发,陪小家伙玩了会儿,直到瑞儿玩够手中的玉簪,交给他,他才让初雪帮他梳了梳头。

   钟璃忍不住摇头,“这小东西越来越无法无天了,就知道欺负你,你看看你将他宠成了什么样。”

   小外甥什么样,承儿都喜欢。

   他笑得眉眼弯弯的,“不想让我宠他,姐姐倒是再生一个呀,我宠小外甥女去。”

   钟璃白了他一眼,只觉得他也学坏了。

   中午,他们留在坤宁宫与钟璃一起用的午膳,临近年关,裴邢多少有些忙,得知承儿他们去了坤宁宫后,他就没再回去陪她。

   晚上,他又忙到亥时,他起身站起来时,黄公公赶忙取了大氅,欲要给他披上,裴邢道:“这么近一点距离,不必披。”

   他向来抗冻,自然懒得穿。

   黄公公笑道:“皇上还是穿上吧,寒风凛冽,夜晚格外冷,您若不穿,皇后娘娘少不得要担心。”

   他最后一句,成功让裴邢止住了步伐,黄公公亲手给他披上了大氅,两人走出乾清宫时,已有小太监提着灯笼,候在了门口。

   乾清宫门口也挂着几盏灯,橙色暖芒逐渐融入黑暗中,外面果真很冷,北风呼啸,乌云遮住了明月,天上一颗星辰都没,几人走了几步,就察觉到一丝凉意,落在了鼻尖。

   黄公公惊讶道:“呀,竟然下雪了,还好皇上穿上了大氅,不然娘娘非念叨老奴不可。”

   裴邢也抬头看了一眼,空中果真飘起了雪花,去年差不多也是这个时候下的雪,清楚她喜欢雨和雪,裴邢不由加快了步伐,进了坤宁宫后,他就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钟璃。

   钟璃原本斜靠在榻上,闻言,坐直了身体,“下雪啦?”

   她语气中不自觉带着一丝雀跃,因与裴邢鹣鲽情深,她早没了之前的小心翼翼,反倒时常在她面前显露出孩子气的模样。

   她十分喜欢雪,盼了一年,终于迎来了第一场雪,眉眼间都带了笑。

   裴邢道:“骗你作甚。”

   钟璃还不困,笑着下了床,见他已经在脱大氅,她连忙制止道:“先别脱,皇上陪我去赏赏雪。”

   裴邢以为自己听错了,却见少女已经穿上了靴子。

   “才刚开始下,能赏什么雪?”

   钟璃笑道:“刚下有刚下的赏法,三叔要不要去嘛?”

   她每次撒娇时,都会喊他三叔,裴邢自然不会拒绝,无法陪她走遍万里河山,他已觉得亏欠,这会儿自然心甘情愿陪她出去,他主动拿起一侧的貂毛大氅,给她披在了肩头。

   少女巴掌大的小脸陷入了毛领中,这下更显小了。她其实已有十九岁,却完全不似生过孩子的人,霜华和初雪今年才十六,她与两人站在一起时,比她们俩还要显得年轻。

   她这张脸,依然犹如剥了壳的鸡蛋,白嫩光滑,美得不可方物,增长的年龄只将瑞儿带给了她,有的少女生完孩子,就会显老,她眼角却没添一丝皱纹。

   她含笑牵住了裴邢的手,两人一道走了出去,裴邢本想让宫女寻把油伞,却被钟璃制止了,夜色下,她笑得俏皮,“撑伞多无趣,既来赏雪,就痛痛快快赏一下。”

   她说完,已小跑到院中,伸展手臂,扬起了小脑袋,拿脸去接雪,凉凉的雪花洒在脸上时,她眉间多了丝笑。

   裴邢唇边也带了笑,他走到她身侧,揽住了少女的腰,“带你去更高的地方?”

   钟璃眼睛一亮,下一刻,裴邢就足尖一点带她原地跃起,几个跳跃间,身体已腾空而起。

   冷风袭来时,钟璃下意识闭了下眼,搂紧了他的脖颈,等她睁开眼睛时,他已带她来到了屋顶,裴邢在屋顶坐了下来,手依然牵着她,“上面凉,你坐我腿上。”

   钟璃怕添个她,他承受不住,万一两人摔下去就惨了,她没听,直接在他身侧坐了下来,裴邢挑眉,眉宇间的桀骜展露无疑,“怎么?自己的夫君都信不过?”

   钟璃笑着亲了亲他的脸颊,“当然不是,这样并排坐,咱俩都能赏雪,我想跟三叔一起赏。”

   这句“一起赏”成功安抚住了裴邢的情绪,“凉吗?”

   钟璃摇头,大氅很厚实,一点都不凉。

   他揽住了少女的肩,让她靠在了身上,坤宁宫内灯火通明,院中也点着几盏灯,从上面看,漫天飞舞的雪花一点点坠入暖黄色的光晕中,果真更美了。

   钟璃眸中满是惊叹。

   两人静静坐在屋顶赏着雪,别有一番趣味。

   怕她冻着,裴邢只陪她赏了一刻钟,就摸了摸她的手,果真有些凉,他站了起来,“走吧,待久了会冻透,万一染了风寒有你受的。”

   钟璃忍不住想起小时候的事,一时不由笑弯了眉眼。她七岁那年,京城也下了一场大雪,当时她很想玩雪,就去央求母亲,母亲也只准她玩一刻钟。

   这一刻,他的形象竟与母亲重合在了一起。

   “傻乐什么?”裴邢将她拉了起来,搂住了她的腰,几个飞跃间,就带她回到了地上。

   钟璃笑道:“小时候,在镇北侯府时,我以为我再也不会遇到像母亲一样,能无条件疼我的人。”

   裴邢听出了她的言外之意,心情虽愉悦,却不由睨了她一眼,“嘴巴这么甜,是不是又想求我什么事?先说好,出宫可以,不能住在外面。”

   上次她这么嘴甜时,是想陪李洺倩在庄子上住两日。

   说起来李洺倩也是个可怜人,她一直迟迟无孕,老太太虽不曾催她,安母却没能沉住气,提拔了两个丫鬟,直接送到了她跟前,让她安排一下两人的住处。

   李洺倩虽给两人安排了住处,却也病了一场,钟璃实在担心她,才想陪她散散心,她使了浑身解数,才让他点头。

   钟璃白了他一眼,“我就不能单纯夸你一下?”

   她说完就进了屋。

   裴邢不紧不慢跟了上去,唇边带着笑,“朕这不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见他又乱用成语,钟璃嗔了他一眼,因淋了雪,钟璃又随他一起沐浴了一番。少女一身肌肤似冰雪雕刻而成,裴邢爱不释手地摸了摸,将她抵在了池壁上。

   钟璃秀眉微蹙,想让他节制些,他却没听,等她有孕后,他想碰也碰不上,不若此刻尽兴一些。

   等出了浴室时,钟璃累得眼睛都有些睁不开,被他抱到床上没多久就沉沉陷入了梦乡。

   *

   大雪下了一日才停,瑞儿生辰这日,屋檐上的雪已融化殆尽,钟璃醒来后,就去了偏殿,瑞儿也醒了,小家伙一向醒得早,刚刚就喊了一声母后,想去找钟璃。

   奶娘怕打扰到钟璃休息,才没将他抱去主殿,平日钟璃醒后,都是第一时间来看孩子。

   钟璃过来时,瑞儿正坐在床上玩自己的七巧板,瞧见母后,他微微嘟起的小嘴,才收回去,脸上露出个笑。

   他最喜欢的就是漂漂亮亮的母后,连承儿都只能排第二,至于裴邢因为太过繁忙,已经排在了小香和小泉后面。

   每次瞧见他的笑脸时,钟璃一颗心都软软的,她笑道:“今日是宝宝的生辰宴,要来好多人为宝宝庆生,咱们今日穿红色小衣袍好不好呀?”

   钟璃说着让奶娘将红色小衣袍取了出来,打算给瑞儿换上,瑞儿抬起小手,就将衣服往一边推了推,也不知是懒得换,还是不喜欢这个颜色。

   他才这么大点,只会说母后、舅舅等简单词汇,钟璃也没法跟他沟通,只得让宫女多拿出几件小衣袍。

   小家伙性子霸道,钟璃只好慢慢引导,“若是不喜欢红色,摇头拒绝就行,你自己看看,喜欢哪个,今日是小瑞儿生辰,咱们穿个最喜欢的好不好?”

   瑞儿其实不太懂生辰是什么,因为母后总提,他对这个词,已十分熟悉,闻言点点小脑袋,伸手捞了一件喜欢的。

   安涟笑道:“小皇子选的竟与娘娘身上的衣服一个颜色,是不是想跟娘娘穿一样的?”

   钟璃一瞧,还真是,她今日穿的是一身紫色襦裙,小家伙选的这件小衣袍也恰好是紫色。

   钟璃颇有些不可思议,眸中也含了笑,她亲手给瑞儿穿上了这件紫色小衣袍,还给小家伙在腰间挂了一块玉佩,瞧着可可爱爱的。

   瑞儿伸手揪了揪,没揪下来才作罢。

   他乌黑的凤眸看向了钟璃,又伸出小手拍了拍她,“饭饭!”

   钟璃有些好笑,“还能饿着你不成?”

   瑞儿笑得露出四颗大白牙,小脸冰雕玉琢似的,不笑时已十分可爱,一笑完全没了之前的霸道样。

   钟璃伸手将瑞儿抱了起来,让宫女们摆了早膳,让人去喊了裴邢一声,自打能吃食物后,他就整日围着饭桌,这个想吃,那个也想吃,就是个小馋猫。

   钟璃将小家伙抱到了腿上,裴邢走进来后,道:“让人给他做个小椅子吧,专门放他,你一直抱着多累。”

   钟璃并不觉得累,“他又不重,再大两岁,我就算想抱,他估计也不让,也就这一两年能抱抱。”

   瑞儿的目光已落在了蛋羹上,见母后在跟父皇说话,没喂他,他嘟嘟小嘴,“蛋蛋!”

   裴邢走到他们身侧坐了下来,闻言撸了一把他的小脑袋,“就知道吃,瞧见父皇也不打声招呼。”

   瑞儿拍开了他的手,一双乌溜溜的凤眸依旧盯着蛋羹,显然在小家伙眼中,蛋羹比父皇更重要一些。

   裴邢坏心眼地拿起调羹在蛋羹里挖了一勺,果不其然,小家伙瞬间朝他瞄了过来,裴邢将蛋羹往他唇边送了送,瑞儿开心地张开嘴,还没吃到,就见父皇将蛋羹送到了自己嘴里。

   瑞儿瘪了瘪小嘴,“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不哭不哭,母后给瑞儿舀。”钟璃温柔又耐心,拍了拍小家伙的背。

   瑞儿没再哭,只象征性“哇”了两声,眼睫干干的,一颗眼泪都没有。

   她说完,就舀了一勺蛋羹,喂给了瑞儿,瑞儿吃得很香,吃完还吧唧了一下小嘴。

   钟璃嗔了裴邢一眼,“还怪瑞儿不跟你亲近,好不容易能陪他一起用膳时,还跟他抢吃的,他不打你都够好的。”

   裴邢懒洋洋靠在了椅背上,闻言不由轻笑了一声,“成吧,至今没打我,看来挺孝顺。”

   钟璃没忍住也笑了,“你别总逗他。”

   裴邢乐于听从意见,又舀了一勺蛋羹,送到了瑞儿唇边,小家伙别开了小脸。

   裴邢不由啧了一声,“还挺记仇。”

   一顿饭吃得热热闹闹的,裴邢还有政务,离开前捏了一下瑞儿的小脸,“祝我们小瑞儿生辰吉乐。”

   小瑞儿拍开了他的手,将小脸埋在了钟璃怀里,才不管他是不是皇帝,能不能得罪,天大地大,他最大。

   裴邢离开后,钟璃又陪瑞儿玩了玩,等承儿三人来到后,他们几个才前往文华殿,今日是在文华殿设宴,不仅酒席设在文华殿,瑞儿抓周的场所也是文华殿。

   他们刚到文华殿,就有小太监将钟隐和方氏等人领了过来,钟隐还是年初入的宫,当时是瑞儿的满月宴,将近一年不见,他自然挂念钟璃等人,是以特意来早一刻钟。

   他欲要行礼,被钟璃拦住了,“舅舅、舅母难得入宫,不必多礼,坐下说话吧。”

   承儿也亲热地喊了一声舅舅,随即才喊了声舅母。

   小少年守礼又大方,今年变化格外大,早没了之前的“孩子气”,钟隐应了一声,眼眶微微有些湿润。

   方氏笑道:“你们的母亲若在天有灵,瞧见这一幕,定然也会欣慰。”

   钟璃笑了笑,方氏如今识趣不少,在府里时,一直小心翼翼伺候着钟隐,面对姨娘时,也没再苛待,入宫后,更是像变了一个人。

   只要她不犯糊涂,钟璃也愿意敬着她。

   几人简单叙了下旧,钟璃又让舅舅抱了抱瑞儿,瑞儿不怕生,见母后跟他亲近,也乐意被他抱,见钟隐手足无措的,十分紧张,他才有些不明所以,朝钟璃伸出了小手。

   钟璃只拉着瑞儿的小手晃了晃,道:“舅舅不必紧张,瑞儿很乖的。”

   瑞儿被夸后,才不再找母后,乖乖被钟隐抱了一下。

   李洺倩和郑菲凌踩点到的,路上还遇到了皇亲国戚,每人都给瑞儿带了生辰礼。自打有记忆以来,瑞儿还没瞧见过这么多人,小家伙眼睛都不够看了,一会儿瞧瞧这个,一会儿瞧瞧那个,小脸上一直带着笑。

   李洺倩和郑菲凌送给他的生辰礼,皆很贵重,旁人送的自然也不差,钟璃没有一一拆开,替瑞儿道完谢,让宫女收进了库房。

   她还试着让瑞儿给大家道了声谢,被这么多人瞧着,瑞儿也不怕,还弯了弯唇,按母后说的,蹦出个谢谢。

   除了钟璃的亲朋好友,就只邀请了皇亲国戚,这次受邀而来的皇亲国戚,其实只有三家,一家是魏王府的众人,还有一家则是宁安公主府上的人,先皇的子嗣和妃嫔,仅邀请了秦王一家,实际上并没多少人。

   众人都到齐后,裴邢才姗姗来迟,他伸手将瑞儿抱到了怀中,小家伙气性大忘性也大,已不再记仇,父皇抱他时,他乖乖坐在了他怀中。

   裴邢抱着他来到了偏殿,抓周的地方就在偏殿。

   宫女已经将东西全备好了,有秤砣、书籍、砚台、黑木禛纸,还有肘子、红布手绢、胭脂、玉玺、银镯子、刻刀、扫帚等等应有尽有。

   东西直接摆在红绸上,裴邢将小家伙放了下来,摸了摸他的小脑袋,“去吧,选一样自己喜欢的。”

   瞧见地上琳琅满目的东西时,瑞儿不由睁大了眼,乌溜溜的眸好奇地望着地上的东西,最后落在了肘子上,这个他见舅舅吃过,小家伙有些流口水。

   钟璃一瞧见他的口水,就不由抚额,承儿也忍不住笑了一声,瑞儿直奔肘子的方向,他走得歪歪扭扭的,眼睛却亮晶晶的,走到肘子跟前后,就一屁股坐了下来,趴上去啃了一口。

   裴邢也有些好笑,“小东西,这会儿不能吃,喜欢的话,就挑出来,拿出来后,才能吃。”

   瑞儿才不听他的,一连啃了两口,只啃掉一块皮,他嫌油腻,不由瘪了瘪小嘴,又被一旁的东西吸引了目光。

第110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