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05章

  最快更新重生后嫁给三叔 !

  第105章

   第一百零五章

   裴邢说完, 就低头去咬她的脖颈,钟璃有些痒, 忍不住躲了一下, 她笑道:“好了,别闹了,皇上不是还得处理公务?”

   裴邢哪还有处理公务的心思, 他直接伸出结实有力的手臂, 将她抱到了书案上,低哼道:“现在就让你见识见识朕真正的技术。”

   他说完就俯身压了过来, 钟璃心跳有些不稳, 忍不住讨饶, “我又没说你现在不行。”

   以前自然也不行。

   是男人就不能不行。

   层层叠叠的裙摆堆积在书案上, 男人死死箍住了她的腰, 钟璃有些怯场, 小声喊了一声三叔。

   裴邢却没听,他俯身吻住了她的唇,将她的声音, 堵在唇中, 他的亲吻无比磨人, 钟璃止不住地轻颤, 她再也没能说出拒绝的话, 汹涌的亲吻很快就将她淹没。

   察觉到少女发软的身躯靠在怀中时,裴邢慵懒的神情逐渐敛起, 一双桃花眼深邃如大海, 藏着波涛汹涌的浪潮, 他一点点啃噬着她的唇,坏心眼的去咬她的耳垂, 细细密密的吻,又落在她脖颈上,研磨轻咬,使尽手段。

   少女紧紧攥着他的衣襟,难耐地拉长了雪白的脖颈,她眼尾泛红,脸颊上也爬上一层红晕,凤眸似含了春水。

   这副模样,轻而易举就勾走了裴邢的心魂,一开始还只是想吓唬她一下,让她知道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顺便再让她体验一下他的高超技术,后面这个吻却变了味道。

   单独的吻,已不能满足他。微风拂过帷幔,少女的裙摆也荡起漂亮的弧度,男人骨节分明的手,轻抚过裙摆,攥住了少女的脚踝。

   室内微风轻晃,随着木钗落地,少女一头乌发披在腰间,乌黑的发丝与雪白的肌肤,形成鲜明的对比,极具视觉冲击力。

   待他离开时,已是一个时辰后,钟璃饿的肚子咕噜噜乱叫,绯红的脸颊也似涂了一层胭脂。因耽误了时间,他没用早膳,顺走两块糕点,就径直去了乾清宫。

   钟璃沐浴了一番,才去吃饭,吃完早膳,就去看了看小皇子,天已逐渐暖和了起来,他身上的襁褓也被解了下来。

   钟璃亲自给他换了一身天蓝色小衣袍,小家伙皮肤白,穿什么颜色都很好看,给他换衣服时,他蹬了蹬小腿,好像不太想穿,钟璃好笑地捏了捏他的小鼻子,给他穿了上去。

   她陪瑞儿玩了一会儿,就让人备了马车,魏王乃裴邢的皇叔,他年轻时,曾征战数次,屡立奇功,钟璃很敬佩他,按辈分,她也是钟璃的长辈,于情于理,她都应该去探望他一番。

   她虽执掌凤印,但后宫的妃嫔,哪怕身为皇后,若无特殊情况,也不能私自出宫,但成亲前,裴邢就曾允诺过她,她可自由出入皇宫。

   钟璃亲自选了几位侍卫,出示腰牌后,就带着安涟,去了魏王府,魏王府建的相当气派,大门按规格所建,是三开门,四柱五间的大小,台阶有三尺高。

   这座府邸还是裴邢的祖父御赐的,门匾上的“魏王府”也是由他老人家亲笔所写,三个大字笔墨横姿,笔力劲挺,颇有大家风范。

   钟璃下马车时,率先瞧见的便是这三个大字,门口两侧守着两个身姿笔挺的侍卫,钟璃与裴邢刚成亲时,曾来过魏王府一次,她的相貌惊为天人,令人难以忘怀,守门的侍卫,一眼就认出了她。

   两人赶忙跪下行了礼,其中一个跑进去通传了一声,管事赶忙迎了出来,打开正门,亲自迎客,钟璃在管事的带领下,绕过砖雕八字影壁往前院走去。

   魏王府内景色怡人,道路两旁栽种不少柳树,一侧有个面积不大的花圃,里面花团锦簇,绕过曲折的长廊,便是前院。

   魏王就住在前院,此刻,几个儿子和儿媳也都在室内伺候,老爷子依旧昏迷不醒,得知钟璃过来后,室内的众人皆匆匆出来迎接了一下。

   齐氏等人赶忙行了礼,钟璃含笑让众人平身,随即就关切地询问了一下老爷子的身体。

   众人眉宇间皆染着一丝疲倦,显然一宿没睡,齐氏的丈夫,裴大人回道:“谢皇后娘娘挂念,多亏皇上昨日带了御医过来,箭已安全拔掉,如今已无生命危险,等毒性解掉,便可恢复。”

   钟璃在裴大人和齐氏的带领下,来到了老爷子的住处,室内宽敞,大气,门窗上雕刻的花鸟栩栩如生,日光透过窗户洒了进来,每一个角落都很明亮。

   老爷子正躺在床上,他年事已高,眼角布满皱纹,脸上已生了老人斑,唇色也泛着青紫,垂在一侧的手,枯瘦粗糙,指甲盖也成了紫色。

   当年威风凛凛的战神,不知不觉就已老态龙钟,这次,也不知是否能成功解毒,钟璃心中不忍,几乎不敢多看。

   她柔声道:“老爷子临危不惧,不止一次地为大周奋不顾身,曾护大周数十年太平,乃顶天立地的英雄,苍天有眼,定会保佑他平安醒来。”

   *

   此刻婷儿正坐在室内绣帕子,一旁的房间内,隐约传出一些动静,是莺莺领回来一位男子,她娇笑着将人带进了自己屋,没多久便传出了男女欢愉的声音。

   婷儿听惯了这种声音,仍旧面不改色地在绣帕子,不足半个时辰,就听见了男子离去的脚步声。

   片刻后,莺莺拢着衣衫,依在了门口,她眉眼动人,红唇娇艳,望着婷儿的目光,带着一丝费解,“你真要以绣帕子为生不成?这个月的租金又该交了,你攒的够吗?”

   婷儿这才停下刺绣的动作,她放下针线,从床头取出一块碎银子递给了莺莺,离租金还差一点。

   头三个月,她们的租金,是刘顺出的,当时萧盛尚是镇北侯府的表少爷,刘顺手中也攒了一些银子,有些同情她们,才帮着找了一处院子,刘顺和萧盛出事后,租金便是她们俩共同承担的,一人一半。

   两个弱女子想养活自己,担负房租,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刚开始,莺莺还愿意随着婷儿一起做绣品,但这点银子,又哪里够花。

   她早就过惯了衣食无忧的日子,单靠绣品,既吃不了想吃的美味珍馐,也买不了漂亮首饰,她自然受不了,没过多久就开始为自己拉客,时不时就会有男人进出她的院子。

   婷儿道:“剩下的银子,我会在五天内凑齐。”

   莺莺白了她一眼,又将银子塞给了她,“又不是管你要钱,罢了罢了,你不想接客就算了,姐姐如今有不少银子,两年的房租都足够,你安心绣吧。”

   婷儿还是将银子塞给了她,“你拿着吧,本想凑齐了再给你,剩下的过几日再给你。”

   清楚她外柔能刚,很是要强,莺莺也没再拒绝,收下银子后,她并未离开。

   这段时间,婷儿时常会去镇北侯府和钟府碰运气,盼着皇后娘娘能够出宫,清楚她有多固执,莺莺也没再劝过。

   莺莺思忖了片刻,还是帮了帮她,“昨天夜晚街上戒严,魏王府被围得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听说是魏王遇到了刺客,说不准皇上和皇后娘娘,会去探望他,你若还想递信,与其去镇北侯府和钟府守着,不若去魏王府附近试试。”

   莺莺认识不少贵公子,很多消息,知道的比她及时,闻言,婷儿惊喜地站了起来,连忙道了谢,随即揣着信,就离开了小院。

   莺莺摇了摇头,轻叹了一声。

   婷儿来到魏王府附近时,钟璃才刚坐上马车离开,她难得出宫,让车夫去了城东,买了承儿爱吃的菱角和冰糖葫芦,还让人买了贵妃红,贵妃红是糕点的一种,软糯酥甜,钟璃和承儿等人都爱吃。

   她买了不少糕点,回到坤宁宫时,已临近午时,她本想带着糕点先去乾清宫,谁料远远瞧见大臣入了乾清宫,临近殿试,他有不少事需要处理,大臣们也时不时入宫。

   钟璃干脆先去了毓庆宫,她过来时,承儿等人才刚刚下课,瞧见她,承儿眼眸瞬间一亮。

   小家伙眼尖,鼻子也尖,不仅瞧见了糖葫芦的袋子,也闻到了糕点的香味,他没再像之前扑到她怀中,而是规规矩矩走到了她跟前,眼眸亮晶晶的,“姐姐,你出宫了?”

   钟璃眸中带了笑,“嗯,给你们带了好吃的,先去洗洗手吧。”

   小泉和小香赶忙道了谢,随着承儿一道净了净手。瞧见冰糖葫芦时,小香脸颊有些热,总觉得自己是大姑娘了,很不好意思。

   钟璃含笑道:“吃吧,又没有外人。”

   小香这才红着小脸接住冰糖葫芦,哪怕待在皇宫,也没能将她养胖,她依然很瘦,下巴尖尖的,平日显得秀气又端庄,已然长成了一个小淑女,此刻脸上露出羞赧时,才显得有些孩子气。

   钟璃也留下吃了块糕点,随即才回坤宁宫。

   承儿他们并非每日都去坤宁宫,随着年龄的增大,课程也多了起来,最近一个月三人都是休沐时,才去坤宁宫寻瑞儿玩,一个月休沐两日,也就这两日会留在坤宁宫用膳。

   钟璃回到坤宁宫时,已到了用午膳的时间,又过了一刻钟,裴邢才回来,瞧见糕点时,他才挑了下眉,“逛街了?”

   她出宫的事,自然有人禀告给他,裴邢清楚,她是探望魏王去了,也没多说什么。

   钟璃笑道:“没逛,就让宫女下车买了些吃的,这家的糕点味道很不错,皇上可以尝一尝。”

   宫女已经端来了清水,裴邢净了下手,拿起一旁的帕子擦了擦,顺势在她身侧坐了下来,伸出白皙修长的手,拿起一块糕点尝了尝。

   *

   午时,太阳逐渐偏南,阳光炙烤着大地,婷儿一张脸被阳光晒的通红,她在魏王府守了两个时辰,正午的阳光逐渐偏西,温度也在一点点变低,她始终没有瞧见马车,总算瞧见一个婆子出府时,婷儿悄悄尾随了上去。

   她跟了这婆子一条街,才将她拦下,瞧见她这张脸时,婆子微微怔了一下,总觉得有些眼熟,她是粗使婆子,上次钟璃和皇上一并去魏王府时,她只远远瞧见过钟璃一眼,这次并未瞧见钟璃,没能想起这少女为何眼熟。

   婷儿赶忙塞给她十几个铜板,向她打听了一下,娘娘可曾去过魏王府,这婆子也不嫌钱少,钟璃过来的事,并不是秘密,她很痛快地告诉了婷儿,得知皇后娘娘已回宫时,婷儿有些失落。

   她回府时,又是一副失魂落魄的神情,莺莺都无需问,就清楚,她又失败了。

   莺莺问了一下,才得知皇后娘娘已回了皇宫,她懒洋洋安慰道:“没碰见就算了,又不是没机会了,说不准上巳节她会出宫踏青,就算上巳节不出来,清明节,她肯定要给父母上坟,对,还有她父母的忌日,你去打听一下,她父母的忌日是何时,听说她甚为孝顺,肯定要上坟的。”

   婷儿越听心中越激动,对呀,她怎么没想到这点,她赶忙道了谢,总算明白,当初在大皇子府时,莺莺为何与其他姨娘相处的不错了,人和人的脑子,就是不一样。

   她道完谢,就再次出了府,她没敢离镇北侯府太近,花了两日才打听到一些消息,得知钟母的忌日刚过去没多久时,她多少有些懊恼,好在上巳节和清明节快要来临了。

   上巳节这一日,钟璃确实是要出宫的,原本裴邢打算陪她出去,可惜这两日有些忙,还要与大臣议事,就算到了上巳节也无法休息。

   钟璃便约了郑菲凌和李洺倩,若非宝宝太小,她都想带小家伙出去散散心。

   承儿等人一早就知道要出宫,三人都在盼着上巳节的到来,用完早膳,一个个都换了身新衣。

   钟璃也换了一身高腰襦裙,上襦是浅青色,裙摆是雪白色,她生得美,不论多素的颜色,穿在她身上,都透出一股子雅致来。

   三人来到坤宁宫时,钟璃也从室内走了出来,暖风和煦,白裙随风舞动时,她美得恍若误落人间的仙子。

   不止小泉和承儿看呆了,小香眸中也闪过一丝惊艳,钟璃让人备了步撵,笑道:“来到郊外时,肯定要走不少路,出宫时,坐步撵吧。”

   承儿等人向来听话,乖乖坐上了步撵。

   他们出宫时,并未声张,侍卫也都换上了普通服饰,另有十名暗卫,隐在暗中保护他们。

   马车缓慢行驶出了皇宫,婷儿一早就出了府,她没敢离皇宫太近,只守在街道尽头,瞧见有两辆异常气派的马车远远行来时,她心跳不由快了一分。

   马车前后左右共跟着十个护卫,这十个护卫皆身材高大,目光锐利,一瞧就不是普通人。

   猜到马车内兴许真有皇后娘娘,婷儿紧张地手心都出了汗。

   她也租了辆马车,等马车从她跟前经过时,她才对车夫道:“跟上这辆马车。”

   为了今日,婷儿还特意管莺莺借了银子,看在她出价高的份上,这位车夫才接这个活。

   他挥动马鞭跟了上去,他自然不知道,刚追了不过一条街,便被发现了,侍卫骑着马掉转了头,挡在了路中央,车夫正追着,瞧见侍卫冷厉的目光落在自个身上时,车夫被迫停了车。

   这侍卫直接拔出了宝剑,宝剑泛着幽幽的冷芒,车夫腿有些软,那一刻,他感受到了杀意,他连滚带爬地跳下了车,给侍卫磕了个响头,指着车内的婷儿,颤着嗓子道:“是她,是她,都是她给了我银子,才让我拉的她,我什么都不知道,求大人饶小的一命。”

   马车突然停下来时,婷儿心中就不由一跳,紧接着就听到了车夫的话,她没料到会暴露,吓得小脸都有些白。

   侍卫直接拿剑劈开了车帘,帘子掉下来时,婷儿这张肖似钟璃的脸,露了出来。

   瞧见侍卫眸中的惊讶时,婷儿便清楚,她与皇后娘娘确实有两三分相似,纵使相似,侍卫也没有心软,剑尖直接抵在了婷儿脖颈上,“你是何人?为何跟踪我们?”

   出门在外,侍卫并未暴露钟璃的身份。

   婷儿吓得止不住地在哆嗦,清楚成败在此一举,她颤声道:“我、我叫婷儿,是萧盛萧公子,将我从江南寻来的,我与皇后娘娘有血缘关系,我、我手中有信物,求大人帮我通禀一声,娘娘若是知晓我的存在,定会见我一面,说不准还会重重赏赐您,她若不肯见我,我不会再出现。”

   这侍卫自然认识萧盛,他知道萧盛是镇北侯府的表少爷,并不清楚他被裴邢杀掉的事。

   婷儿话中的赏赐,令他有些心动,想着禀告一声也不犯罪,要不要见她都取决于皇后娘娘自己,他便收起了剑。

   婷儿大大松口气,后背都出了汗。

   侍卫将此事告诉了安涟,安涟并不认识婷儿,听说这个叫婷儿的跟皇后娘娘长得很像,她便上了另一辆马车,将这事告诉了钟璃。

   她过来前,钟璃正在给承儿等人讲故事。

   钟璃闻言不由一怔,她对婷儿自然有印象,不仅方氏提起过她,秋月也说,她曾买通过小太监。

   这位姑娘究竟为何执着见她,难不成真是她的远房亲戚?

   可母亲这边应该没有亲人了才对。

   钟璃思忖了片刻,道:“将她带来吧。”

   得知皇后娘娘肯见她时,婷儿眸中闪过一丝欣喜,她赶忙随着护卫,来到了钟璃的马车前。

   这辆马车由两匹骏马拉着,马车异常宽敞,安涟掀开帘子时,婷儿透过缝隙,率先瞧见了承儿,小少年生得唇红齿白,服饰精美,腰间的玉佩也异常华贵。

   尚未瞧见钟璃,她就生了怯意,安涟蹙眉扫了她一眼,“娘娘愿意见你,是天大的恩典,你还耽误什么?”

   婷儿吓得瑟缩了一下,赶忙钻进了马车。

   马车十分宽敞,里面还摆着一个案桌,桌上有糕点、瓜果一类的食物,角落里还放着一个青花缠枝香炉,烟雾袅袅,味道很是沁人心脾。

   婷儿上了马车后,也不敢抬头,直接跪了下来,“民女见过皇后娘娘。”

   钟璃和承儿等人皆好奇地打量了她一眼,面前的姑娘也生了一双凤眸,盈盈水眸很是动人,鼻梁同样小巧挺直,与钟璃确实有那么一两分相似。

   钟璃略微敲击了一下书案,淡淡道:“起来吧,听侍卫说,你说与我有血缘关系,手中还有证据?你可知,若是欺骗本宫,是何罪?”

   婷儿才刚刚起身,闻言腿一软又跪了下去,拼命磕了几个头,“民女该死,求皇后娘娘饶民女这一次,民女是受人所托,才想见皇后娘娘一面,怕侍卫不肯禀报,才谎称与您有血缘关系,是民女骗了你,求娘娘宽恕!”

   她说完又磕了几个头,因力道大,额头上都泛了红。

   钟璃拧眉,考虑到承儿也在,她没提惩罚的事,只道:“说吧,你找本宫,究竟何事?”

   婷儿这才不再磕头,她赶忙从怀中掏出一封信,这才鼓起勇气抬起头。

   瞧见钟璃时,她不由愣了一下,面前的女子,瞧着不过十几岁,一张脸似剥了壳的鸡蛋,真真是肤如凝脂,面如芙蓉,美得不似真人。

   这是她头一次近距离瞧见钟璃,根本没料到,她竟美得毫无瑕疵,跟她一对比,自己瞬间都被衬成了丑小鸭。

   见皇后娘娘轻蹙了一下眉头,婷儿脸颊不由一烫,这才回神,她将信呈给了钟璃,低声道:“是萧公子嘱托民女转交给您的,民女也不清楚信上写了什么,谢皇后娘娘,肯收下这封信。”

   她目光澄清,一瞧就是个老实人,钟璃便也没为难她,接住信,放到了一边。

   清楚娘娘没有罚她的意思,安涟道:“行了,信也送了,既不是皇后娘娘的亲人,日后莫要再胡言乱语,你赶紧走吧。不对,赵侍卫,劳烦你先盯着这位姑娘,莫要让她将皇后娘娘的行踪泄露出去,等皇后娘娘回宫后,再将她放走不迟。”

   无需她交代,侍卫也不会将她放走,闻言,赵侍卫并未多言,只恭敬地点了头。

   婷儿下了马车后,承儿才好奇地眨了眨眼,“姐姐,她跟咱俩有一点点像,真的不是咱们的亲人吗?”

   钟璃好笑道:“自然不是咱们的亲人。天下之大,相似的人不在少数,更何况只是两三分相似。”

   见不是亲人,承儿就没再好奇,催着姐姐,让她继续给他们讲游侠的故事。反倒是小香多瞧了一眼书案上的信。

   钟璃并未在意这封信,她对萧盛根本没什么好印象,“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的事不可能发生在萧盛身上,她只觉得信上不会有什么好话。

   她继续给承儿等人讲了讲故事。他们来到湖边时,李洺倩和郑菲凌已经到了,郑菲凌将康儿也抱了出来,小家伙还不会走,正乖巧地趴在母亲怀中,好奇地东张西望着,显然对眼前的美景很感兴趣。

   康儿的五官长开不少,与郑菲凌生得很像,钟璃含笑摸了摸康儿的小脑袋,笑道:“长大了肯定是个俊小伙。”

   康儿已经快一岁啦,能听懂一些大人的话,他扭头看了看钟璃,眸中闪着好奇的光。

   钟璃笑着摸了摸他的小脸,“让姨母抱抱可好?”

   他平时并不认生,谁想抱他时,他都让抱,此刻,却忽地将小脸埋到了母亲怀中。

   李洺倩眨了眨眼,眸中满是笑,“哎呀,这小家伙,竟也学会害羞了?”

   钟璃和郑菲凌都有些忍俊不禁,钟璃又逗了逗他,康儿才总算让她抱了抱。

   钟璃才刚抱了一会儿,郑菲凌就笑道:“他还挺沉的,还是我来抱吧。”

   钟璃道:“没事,还不累,累了再给你不迟。”

   承儿也正好奇地看着康儿,康儿生得白白净净的,十分可爱,他也有些心痒,“姐姐,我能抱一下吗?”

   因为一直在习武,他如今力气很大,也曾抱过瑞儿,钟璃笑道:“那你要问问康儿才行。”

   承儿冲康儿伸出了手,笑道:“哥哥抱抱可好?”

   辈分虽错了,钟璃也没纠正,谁料康儿竟真朝他伸出了小手,康儿早就注意到了他和小泉、小香,根本不怕他们,承儿如愿以偿地抱到了“弟弟”。

   他们聊聊天,赏赏景,这一日过得无比惬意,李洺倩原本还因为婆母提了纳妾的事,有些心烦,出来走动一下,心情都好了许多,直到下午,他们才分别。

   钟璃等人直接回了宫,承儿三人走了许多路,都有些累了,直接回了毓庆宫,钟璃则回了坤宁宫。

   虽然挺开心,钟璃也有些累,回到坤宁宫后,就斜靠在了榻上,安涟让宫女给她打了盆热水,让她泡了泡脚。

   水盆里还放了药草,能安神、解乏,钟璃泡了一会儿,这时,安涟才道:“娘娘,这封信,您还看吗?”

   马车内的瓜果、食物一类,皆是小宫女收拾的,这封信,她们交给了安涟,安涟将信掏了出来。

   钟璃伸手接了过来,左右无事,干脆打开扫了一眼,瞧见信上的内容时,钟璃不由一怔。

   信上果真不是什么好事,竟是在诋毁裴邢为她挡刀的事,说裴邢早有预谋,算准了她会心软,才故意受伤。他所求,不过是想彻底拿捏住她。

   钟璃的第一反应是压根不信,仔细想想,却又觉得当时,裴邢出现的太过及时。

   她一颗心不由咯噔了一下,难不成真有隐情?

第105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