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08章

  最快更新重生后嫁给三叔 !

  第108章

   第一百零八章

   护国寺景色怡人, 香烟缭绕,颇有种世外桃源之感, 钟璃带着孩子们来到正殿拜了拜, 还给承儿等人各求了一个平安符。

   因带着瑞儿,他们走得很慢,拜完正殿, 求完平安符, 已到了用午膳的时间。

   几人中竟是钟璃最为疲倦,因走了不少路, 她面颊有些泛红, 饶是带着面纱, 也没能遮挡住她的倾城之姿。

   承儿、小泉因习武的缘故, 体力大大提高, 并未觉得累, 小香都比钟璃要好许多,瞧着脸不红气不喘的。

   安涟道:“日头晒了起来,夫人带着小少爷们休息一下吧, 可以在斋堂用午膳, 随后去寮房休息休息, 再跪拜不迟。”

   钟璃颔首。

   这儿的素斋天下一绝, 钟璃等人在小沙弥的引领下, 去了斋堂,在这儿用的午膳。

   小六和小七也随她一道出来了, 两人始终护在钟璃身侧, 素斋被呈上来后, 还一一验了毒,再小心不过, 出门在外,不定就会遇到危险,谨慎些倒也没错,钟璃等她们验过毒,才道:“你们也坐下吃些。”

   小瑞儿很是兴奋,他首次离宫,一路都好奇地东张西望着,大眼乌溜溜的,显然很喜欢外面的风景,不论是枝繁叶茂的古树,还是庄严宝相、正气凛然的佛像都令他移不开目光。

   直到钟璃将他抱进寮房,他才不再乱瞄,趴在她怀中,打了个哈欠。

   钟璃今日前来不止是为了帮瑞儿等人祈福,也想见方丈一面。上午,缘慧大师在讲经,有些忙,钟璃打算下午再见他。

   前些日子,秦兴传回捷报时,将阵亡将士的名单也送了回来。

   将士的尸骨有不少无法拉回,只能就地掩埋,有的甚至连尸骨都寻不到,大军估计四月就能班师回朝,裴邢已让官员给阵亡的士兵家属发了抚恤金,这自然远远不够。

   钟璃想与缘慧大师说一下让他们为将士燃灯诵经之事,待将士归来时,恰好临近清明节,只希望点燃的长明灯能指引亡魂回归故土,有得道高僧为其超度他们也可脱离苦海,下辈子生在太平年间,免受战争之苦。

   钟璃最初想三月底再与方丈商议此事,恰赶上瑞儿生病,干脆提前一旬。

   她瞧见方丈后,才将瑞儿交给安涟。

   缘慧大师是位得道高僧,钟璃很敬佩他,她先行了一礼,笑道:“我今日前来,想恳请大师一件事。”

   她并未自爆身份,也没以本宫自称,谁料缘慧大师,瞧见她行礼的动作,却避了一下,“娘娘身份贵重,贫僧当不起这一礼。”

   钟璃微微一怔,随即想起,他精通卜筮、命理等,能猜出她的身份也不算多令人震惊。

   缘慧大师作了一个请的手势,将钟璃迎进了殿内。

   *

   微风拂过柳叶,荡起细小的尘埃,裴邢已得知她去了护国寺,此时,众位学子仍旧在答卷,殿试往往考一日,日暮时,方交卷。

   裴邢丢下一切,纵马赶往了护国寺,一路上,他都在疾驰,速度快到不能再快,身下的战马,都有些累了,他依然在疾驰。

   来到护国寺山脚下时,他气血犹翻滚不停,唯恐前往护国寺只是她的借口,她是刻意等到殿试这日,趁他不备才想抛下他一走了之。实际上,她早已离开护国寺。

   裴邢几乎无法去想象这个后果,他一路飞奔,汗珠顺着下巴,没入衣襟,上山时,也施展了轻功。

   他心跳如鼓,后背浸湿了汗,来到护国寺大殿外时,他率先瞧见的是安涟抱着瑞儿站在古树下的画面,承儿和小泉坐在一侧的石凳上,正在下棋。

   瞧见这一幕,他紧紧绷起的身躯,才微微放松起来,安涟等人率先瞧见了他,出门在外,他们没敢喊皇上,只屈膝行了一礼,裴邢大步走到了承儿身侧,星眸落在了小家伙脸上,“你姐姐呢?”

   承儿指了指殿中,不等他出声,裴邢的身影已鬼魅般消失在原地,殿内,钟璃已与缘慧大师谈完此事。

   她含笑站了起来,笑道:“那就劳烦大师们了。”

   缘慧大师双手合一,“阿弥佛陀,这本就是贫僧们应该做的,娘娘言重了。”

   钟璃也双手合一,还了一礼,她刚转身辞别大师,眼前就一花,随即一道身影重重朝她撞了过来,小六、小七就站在她身侧,两人都戒备了起来,瞧清来人是裴邢后,才没有拔出腰间的剑。

   裴邢紧紧搂住了她,力道之大几乎要将她嵌入骨血中,钟璃率先闻到了他身上熟悉的味道,一时有些诧异,他怎么跑了过来,随即才意识到这是护国寺。

   她伸手推了他一下,低声道:“皇上,佛门重地,您松手。”

   裴邢不想松,直到将她切实拥入怀中,他才真正踏实下来,他翻滚的气血逐渐平复了一些,死死将人箍到怀中,咬牙道:“再乱跑,信不信朕寸步不离守着你。”

   钟璃本想推开他,却察觉到他在微微颤抖,她不由一怔,隐约猜出了什么,一颗心不自觉软了下来,她安抚地拍了一下他的背,“只是来护国寺祈福,你别胡思乱想。”

   裴邢的心跳逐渐平稳了下来,这才松开手,随即便对上了缘慧大师含笑的目光,他神情微顿。

   在钟璃离开京城的那一年,他来过好几次护国寺,以往不信佛的一个人,甚至找缘慧大师算过她何时能归京。

   这一幕被他瞧见后,饶是裴邢一贯面不改色,都想掉头走人,实际上,他也走了,他拉住钟璃的手腕,径直离开了殿堂。

   缘慧大师失笑摇头,又念了一句,“阿弥陀佛。”

   将她拉出殿堂外,裴邢才双手握住她的肩,低声道:“稍等一下。”

   小香忍不住拿余光往他们的方向看了一眼,隐约瞧见两人靠得很近,不像在冷战,她才松口气,微微别开了目光。

   裴邢说完,才再次转身进了殿堂内。

   钟璃清楚,他拥抱她的那一幕,肯定被缘慧大师瞧了个正着,她多少有些窘迫,缓了片刻,才走向安涟,伸手抱住了瑞儿。

   小泉和承儿还在下棋,瞧见她,承儿弯了弯眉,又往里看了看裴邢,石桌设在古树下,他自然瞧不见殿堂内的场景,他扭着小脑袋问道:“姐姐,是不是要走了?”

   钟璃道:“你们可以下完这盘。”

   棋盘是缘慧大师的,他爱下棋,就将棋盘摆在了古树下,时常自己与自己对弈,承儿瞧见棋盘时,有些手痒,问了一下小沙弥,他可不可以借用一下棋盘,得到允许后,就同小泉下了起来。

   实际上,看到棋盘手痒的,不止承儿,曾有不少人,在这儿下过棋。

   承儿嗯嗯点头,两人下完这一盘时,果真瞧见裴邢走了出来,也不知他跟缘慧大师说了什么。

   唯有小六和小七耳力好,听到了他的叮嘱,也听到了缘慧大师回道:“皇后娘娘已与贫僧商议过此事,皇上且放心,将士的阵亡名单贫僧已收好,贫僧会亲自带领众僧为这些将士祈福诵经。”

   小六和小七闻言,神色如常,她们一直跟在秦兴身侧,自然清楚主子虽瞧着放荡不羁,心中却有大义,为国家抛头颅洒热血的将士们也理应受到这种待遇。

   裴邢出来时,缘慧大师欲要送他们一程,却被裴邢制止了,他走到了钟璃身侧,目光落在她身上时,不自觉温和了下来,朝她伸出了手,“孩子给我。”

   钟璃看了他一眼,当着众人的面,也不好拂他的意,她将瑞儿递给了他,低声道:“你抱时,护着他的头,将他放在臂弯里。”

   他还太小,竖着抱,时间久了很容易伤到他的颈椎。

   裴邢没回应,却按她的说法抱的,钟璃这才松口气,他的体力自然不是女子能比的,是他一路将瑞儿抱下的山,全程都轻轻松松的,恍若揣了一个馒头。

   瑞儿依旧没睡,扭着小脑袋去瞧四周的美景,下山比上山轻松些,饶是如此,坐上马车时,钟璃依旧累的不轻,有裴邢在,承儿等人自然上了另一个马车。

   小皇子也被安涟抱走了,钟璃这辆马车上,仅剩下他们两人,上了马车后,裴邢就将她揽到了肩上,让她靠着歇息了一下,钟璃没拒绝,低声道:“今日不是有殿试,皇上怎么也来了护国寺?”

   裴邢只觉得她是明知故问,他偏头捏了捏她的耳垂,“想你了不行?”

   钟璃弯了弯唇,很快又敛起了笑,身体也坐直了些,低声道:“我好像还没原谅你。”

   下一刻,她就觉得身体猛地一悬空。

   裴邢伸手一提就将她抱到了腿上。钟璃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连忙圈住了他的脖颈,“皇上?”

   裴邢在她脖颈处蹭了蹭,身段放的很低,哑声道:“璃儿,我保证,以后绝不会再算计你,也不会再令你这般担心,原谅朕这一次?”

   今日得知她带着承儿和瑞儿离宫时,他确实被吓到了,怕她一走了之,怕她再也不想回京。

   钟璃并未放过他,正色道:“还有呢?”

   裴邢没答,一时没想出来还有什么,神情不自觉透着一丝无辜。

   钟璃算是明白了,靠他自己,他压根就反思不出个所以然,她伸手戳了一下他的脑袋,低声指责道:“难道我不担心,你就能随意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吗?上次没事,不过是你命大,才让你死里逃生,万一真出什么事……”

   她说着说着眼眶不自觉有些发红,声音也有些哽塞,钟璃不由偏开了脑袋,扭开脑袋时,一颗精致剔透的泪珠,顺着她的脸颊流了下来。

   裴邢怔怔接住了这颗眼泪,放在唇边品尝了一下,是苦的,可他唇角却上扬了起来,他一直以为在她得知,这桩亲事出自他的算计后,她对他的那点心动会通通收回去。

   这段时间,他不敢找她交流,忙是一回事,其实更深层次的原因,源于他的恐惧,他怕她失望的目光,怕她的不肯原谅。

   他忍不住吻了吻她的侧脸,哑声道:“别哭,是三叔错了,三叔保证以后都不会犯险。”

   钟璃并不想哭,实际上,从小到大,她哭的次数屈指可数,每次想到他险些出事时,她还是会难受,也许早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他就已成了她极为在乎的人。

   不然,她为何一次次在他面前放下伪装,不高兴时,会拍他,难受时,会讽刺他。她活这么大,最重的就是规矩,怕旁人挑出她的错,她一直谨言慎行,唯独在他面前,她才敢表露自己的想法,也许不过是恃宠而骄。

   钟璃也不想再跟他生气,闹别扭的这段时间,她心中也不好受,她顺着台阶走了下来,不忘威胁了一句,“三叔要说到做到才行,若下次再犯,我真会带着瑞儿离开。”

   谁料,他的神情却很严肃,“别说离开这个词,我不会给你机会,你也不许有这个念头。”

   钟璃瞄了一眼他的神情。他异常严肃,虽霸道,又莫名透着一丝可爱,钟璃皱了皱鼻尖,嘀咕了一句,“看你表现。”

   下一刻唇就被男人咬住了。

   他咬得她有些疼,钟璃不由轻嘶了一声,接下来,他才放松力道,轻轻含住了她的唇。

   钟璃出门时,没涂口脂,便也没阻止他,两人已许久不曾亲近过,一吻结束时,他蹭了蹭她的胸脯,将脸颊埋了上来。

   钟璃心跳有些快,戳开了他的脑袋。

   裴邢平复了一下呼吸,恰好微风拂动了窗帘,钟璃瞧了一眼,发现不知不觉,已经快到了京郊,再走一刻钟,就能到湖泊旁,她忍不住低声道:“皇上本来说,上巳节时带我去小木屋,也没做到,果然男人的承诺,根本不能信。”

   她低声抱怨时,神情异常生动,裴邢唇边带了丝笑,“不然现在去?”

   钟璃白了他一眼,“都这个时辰了,还怎么去?还有承儿他们,难不成都不管了吗?”

   裴邢把玩了一下她耳旁的发丝,“等忙完殿试带你去。”

   “忙完殿试,秦大人就要班师回朝了,肯定还有一堆事等着您处理,最快也要等到四月中旬,做不到就别胡乱承诺。”

   裴邢爱极了她这个模样,忍不住轻勾唇角,“没胡乱承诺,抽空就能去,又不是十万八千里,不然就今晚?将他们送回宫后,用完晚膳,咱们再返回来,夜景应该也很美,我们住一晚,明日再回来?”

   钟璃有些心动,放在以往,她肯定不会答应,大晚上的太折腾了,他毕竟是一国之君,如今又赶上殿试,这会儿出去玩不太合规矩,可她却想陪他胡来一次,不必讲什么规矩,只遵循本心即可。

   她轻轻颔首。

   马车缓慢行驶着,最终停在了东侧门,承儿等人欲要下马车时,就听裴邢对车夫道:“直接进去吧,不必停下。”

   他是皇上,车夫自然听他的。

   马车驶入皇宫时,暮色尚未四合,参加殿试的考生们尚未交卷,裴邢又去看了一眼,随后才吩咐黄公公,让人提前去小岛收拾一番。

   钟璃先回了坤宁宫,下马车时,瑞儿已经睡着了,钟璃亲自将他抱进了偏殿,随即寻了个荷包,将为他求来的平安符塞了进去,挂在了他身上。

   小家伙小小的一只,戴着荷包时,还蛮有趣,钟璃忍不住弯了弯唇,她又亲了亲他的小脸,才起身站起来。

   裴邢回来后,两人就简单用了一下晚膳,随即裴邢就带着她出了宫,天已逐渐黑了下来,华灯初上,街道上卖东西的小商贩也已出了摊。

   京城的夜市一向繁华,听着小商贩的吆喝声,钟璃有些心动,忍不住掀开车帘往外看了一眼,街道上有卖小吃的,也有卖首饰的,应有尽有。

   她眸中不自觉就带了一丝欢喜,哪怕不下去逛,能这样瞧瞧也是好的,待在皇宫,她自然看不到这些。

   钟璃忍不住道:“改日皇上陪妾身逛逛街吧。”

   仔细说起来,两人一起出来的次数少之又少。

   清楚她今日走了不少路,裴邢也没问现在要不要下去走走的话,只点了下头,“端午节时,还能陪你看赛龙舟,晚上再一起逛逛?”

   他格外好说话,钟璃忍不住弯了弯唇。

   她满足的模样令裴邢有些愧疚,他自然清楚,她有多向往自由,可如今,她却甘愿陪他待在深宫中。

   裴邢一颗心像泡在了水中,又软又涩,他将她拥入了怀中,吻了一下她的发丝,也随她看了看繁华街道上的人生百态。

   直到马车远离夜市,他才低声道:“累吗?若是累,可以靠我身上睡一会儿。”

   中午在寺庙也歇了半个时辰,钟璃觉得还好,她摇摇头,还是靠在了他肩膀上,伸手揽住了他的腰。

   两人难得这样放松,钟璃唇角不自觉染了笑,裴邢也笑了笑,修长白皙的手,从她脸上划过,握住了她的手。

   车轮声在寂静的夜色中格外清晰,一下又一下,不知不觉,就到了京郊,马车停下来后,裴邢就带着她下了马车,站在湖边,钟璃就瞧见小岛上,多了许多盏灯笼,远远瞧着像是天空上明亮的繁星。

   两人坐上了小船,夜晚不比白天,怕遇到危险,裴邢自然带了暗卫,暗卫也上了船,因为小船上仅能容纳四个人,只有凌六和珞瑜与他们同船。

   其他人则不远不近地坠在他们身后。

   靠近小岛后,钟璃才发现这些灯笼竟拼成了一个“璃”字,钟璃有些震惊,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这个“璃”字瞧了许久。

   饶是这里是京郊,乍一瞧见这个字时,钟璃还是有些惊讶,“三叔,你让人拼成的?”

   裴邢与她并排立在船头,自然也瞧见了这个字,怕她觉得不妥,他先出声解释了一句,“就今晚有。”

   他说得轻描淡写的,并没有邀功的意思,钟璃便也并未表露出太多的震惊,不然好似她没见过世面一般。

   须臾,凌六和珞瑜将就小船划到了小岛附近,两人下船后,裴邢牵着她往小木屋的方向走去。

   夜晚,岛上的景色果然很美,烛火下,一朵朵绽放的桃花,也多了一分朦胧的美。

   他们一步步往前走了去,离灯盏更近后,钟璃才发现“璃”字旁还有个“邢”字,刚刚因为在小船上,由于角度问题,才没看清这个“邢”字,两个字并排立在一起,瞧着异常亲密。

   钟璃嗓音动了动,心中无端有些动容。

   裴邢只吩咐黄公公让他拼个“璃”字,寓意是这座小岛属于她,她想做什么都成,谁料黄公公竟胆大包天,多拼了一个字。

   他不由拧了下眉,见少女眸中闪现出惊喜的光芒后,裴邢的眉头这才舒展开来。

   两人穿过花圃,在花圃中逗留了片刻,天上明月高悬,繁星点点,月光倾斜而下,给本就美丽的夜景又添了一丝神秘的色彩。

   裴邢圈住了少女的腰,将人拥入了怀中,“冷吗?”

   钟璃不冷,她弯唇主动勾住了他的手,十指交缠时,她晃了晃两人相握的手,“皇上自己感受。”

   她褪去了白日的端庄优雅,显得俏皮又真实,裴邢心动得厉害,忍不住低头去吻她的唇。

   她娇艳欲滴的唇异常柔软,每次亲吻她时,裴邢都觉得亲不够,他撬开了她的牙关,舌尖探进了她贝齿中,攫取着她的甜美。

   钟璃也吻了吻他,试探着与他唇齿相融,她的主动,令裴邢眼眸微暗,两人缠在一起的手,不知不觉扣得更紧了些,天地间,好似仅剩他们二人。

   钟璃心跳有些快,被他亲得身体都有些发软,她有些站不稳,裴邢这才松开她的手,箍住了她的腰。

   他继续吻着她,神色异常温柔,一吻结束,两人的心跳逐渐贴合在一起,钟璃靠在他怀中,微微轻喘着,脸颊也不由有些烫。

   裴邢将她牵回了小木屋,上次来,还是去年的上巳节,时隔一年之久,小木屋变化并不大,只是室内又添了一些东西,越来越温馨了,也更加像个家了。

   钟璃忍不住好奇地多打量了一下。

   裴邢笑道:“有没有世外桃源的感觉?”

   钟璃颔首,因为心情愉悦,她唇角始终扬着,眉眼弯弯的模样,显得异常甜美。

   裴邢忍不住摸了摸她的脸颊,笑道:“后面有一片地尚未开垦,日后还能种菜,等瑞儿长大,咱们可以来这儿定居,你不是爱吃蔬菜?想吃什么,咱们就让人种什么。”

   清楚她喜欢无拘无束的日子,裴邢才给了她一些期待。

   钟璃心中甜甜的,很向往他口中的日子,能一起白头偕老,自然是一件美好的事,她也不想一直待在皇宫,若能来这里,其实也不错。

   只不过住在岛上,难免有些不方便,先不说会远离子女,日后每次想出去也需要划船,万一老的走不动时,再使唤不动身边的侍卫和宫女,他们又自己划不动,岂不是要挨饿?

   钟璃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心中也清楚不可能,若真有使唤不动的侍卫,哪怕他走不动时,也会拿起拐杖敲人,侍卫们肯定都怕他。

   他就算老了也定然是个威风凛凛的老头。

   “笑什么?”

   钟璃忍着笑没说,下一刻,就被男人捏住了下巴,以为她不愿意住在这里,裴邢也没勉强,道:“不住这儿也行,到时由你来选,只要你喜欢就行,我住哪儿都成。”

   他这句话,比任何甜言蜜语,都令钟璃心动,她逐渐敛起了笑,忍不住仔细审视了他一眼。

   他还是那个他,五官线条凌厉,不笑时,显得很冷漠,望着她时,眸中却会不自觉带上一丝深情。

   钟璃心动得厉害,胸腔中也涌起一阵热意,让她眼眶都有些发酸,她甚至忍不住在想,上辈子之所以不得善终,是不是就是为了与他相遇?

   能遇见他,以往所有的不幸,好似都变得微不足道了起来。她伸手推了他一下,将他推到了榻上,随即俯身去吻他。

   裴邢不由怔了怔,他修长的手指不自觉蜷缩了起来,努力克制了一下,才没将她压在床上。她唇边带笑的模样,太过美好,裴邢舍不得破坏两人之间的氛围。

   钟璃坐在了他腿上,圈住了他的腰,低声道:“这里我也喜欢,那我们说好了,日后来这里定居。”

   她说着还伸手勾住了他的小拇指,像承儿每次与她拉勾一样,主动拉住了他的手,孩子气十足。

第108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